x

點解要「攬炒」?-從資源分配和人類理性說起

迅狐因為工作關係,認識唔少既得利益者,發現好多人(不論政治立場黃藍中立)都唔明點解香港後生仔主動要求美國制裁香港。

因為一旦成真,下場可能係香港無得用聯繫匯率同SWIFT,港元掛勾人民幣(甚至數碼人民幣),將來真.香港人搵唔到工/減人工/無bonus/搞唔到旅行簽證/出糧出數碼人民幣/將來更難移民。老一輩唔少已累積夠資本撤退海外,反而走唔到嘅後生仔先係最大受害者。

的確,「攬炒」唔係理性解釋到嘅行為。「最後通牒博弈」(Ultimatum Game)提出,有$100俾兩個人分,如果A向提出一個方案去分配依$100,B只能夠揀要定唔要。如果B唔同意,就會談判破裂,大家乜都無。

理論上,假設所有人係理性,A只需要將$0.1俾B,自己袋$99.9,B都會應承,因為$0.1>$0,有錢好過無錢,「袋住先」好過啦,可?不過,人類本身就唔係純理性動物。英國博弈論專家賓莫(Ken Binmore)的實驗證明,如果B分得少過30%,就會傾向攬炒。

其實,動物天性好重視fairness。Frans de Waal嘅實驗(TED Talk: Moral behavior in animals)證明,分配唔同質素飼料俾兩隻馬騮,飼料較差嘅馬騮都會忿怒。人都一樣,所以先有黃子華既「魚蛋論」,乃至「攬炒」依個concept。

好多決策者/資源分配者/既得利益者都要面對依個問題,至於個方案點樣先work,要maximise到自己profit,亦留返(對方認為)合理嘅profit俾對方,really depends。

例如,好多大連鎖店franchise都係計到淨係俾franchisee大約賺返份糧($20–30k),照樣大把人加盟,即係個「分配方案」work啦。相反,業主加小店租(搏你唔想搬鋪因為要成本又流失客群,兼且租值下降會影響間鋪估值,影響業主借貸力),最後通常一拍兩散。

以前,香港個分配方案係勉強叫work嘅。香港人(or港豬)聽聽話話,做返廿幾三十年野,到五六十歲供滿層樓,享受咗層樓嘅升值紅利,就賣左層樓搞移民,收租食息退休。 

問題係,第一,人工完全追唔到樓價。CCL由2008年嘅60–70,升到2020年嘅175–180。其實,QE時代,好多asset都係怒升,相比起美股同大陸樓價,香港樓價算升得溫和。問題係,人工十年如一日,加上扭曲左嘅按揭政策(註:2015–2019年600萬以上首置買樓最多做6成按揭),令到無父幹、非專業嘅人,根本好難上車,享受唔到升值紅利,仲要捱貴租。

第二,移民門檻近年高左好多。投資移民去English-speaking countries嘅投資額已經升到$2,000萬以上;non-English-speaking歐洲國家都幾百萬起;台灣由以前接受淨做存款嘅投資移民,到依加要求創業移民仲要請兩個當地人;英澳紐加白領技術移民計分條curve拉高到專業人士讀埋master都未必夠分。香港人退路愈來愈少。

留,買唔起樓。走,走唔到。樓價升,收成期人士再按樓買第二三四層收租食息差,後生仔無首期仲要捱貴租。福利政策,俾晒新.香港人,然後叫後生仔返大灣區。一個普通香港U-grad出來做野,地位不如expats/海歸/港漂,又有glass ceiling。 

Well,A咁樣分配法,如果你係B,你會唔會反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