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畫面好靚」的背後 – 藝術家抗爭的外國例子

最近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選舉,牽起業界對「藝文界罷工是否有用」的討論。其實早於去年抗爭期間,已有類似的討論;其中以12月法國人民反對退休改革計畫的抗爭期間,數十名芭蕾舞者及交響樂團成員在巴黎歌劇院門口上演天鵝湖選段,最為吸引業界留意。筆者身邊不少朋友看過相關報導後,亦驚嘆「藝術的力量」可以造成不少影響。

本文希望透過參考外國例子,了解到底世界各地的藝術家有何方法參與社會運動呢?

「畫面好靚」的巴黎抗爭背後,是45場演出取消,與800萬歐羅票房損失

法國的退休改革計劃,嘗試將當地42種為各類工人度身訂造的退休保障,整合為一個「統一方針」。改革損害不少法國工人的權益,包括芭蕾舞者合資格領退休金的年齡由原來的42歲改為64歲;為抗議該改革計劃,法國的工會發起多次罷工,而劇院門外的芭蕾舞表演則發生於第四次全國大罷工期間。

不少朋友看到報導後以為表演當日是舞者將原於劇院外進行的演出搬到戶外進行;然而事實並非如此:表演當日,不論是表演者、音樂家、技術人員、工匠均是全國大罷工的一份子。如有細心留意,就會發現舞者所站的台階上已經鋪上舞台用的黑色Marley地板,現場亦有樂團即場演奏。如非劇院上下齊心罷工,這個「畫面好靚」的演出就不可能成事。而受全國大罷工影響,巴黎歌劇院單是12月就取消多達45場演出,有報導推算票房損失可能高達800萬歐羅。

「不罷工」的其他選項 – 紐約的Theaters Against War

2003年伊拉克戰爭前夕,一群紐約的劇場工作者為反對伊拉克戰爭,組成 ‘Theaters Against War (THAW)’,希望集結志同道合的劇場工作者,在戰爭一事上表達一眾劇場工作者的意見。

THAW在2002年12月9日舉行一次大型討論,希望劇場界在2003年3月2日於全市發起抗議行動,反對即將在伊拉克發生的戰爭。該次討論未能在參與者當中得到共識,因此最後THAW決定以不限形式的方式發起行動。與會的藝術家/藝團可以自行選擇以任何方式參與行動,包括:在場刊中印上THAW的標誌、穿上印有THAW標誌的T-shirt、將當天票房收入捐贈予一個名為’Not in Our Name’ 的反戰組織等。

由於缺乏相關紀錄,筆者無從得知最後參與者多以哪種方式參與行動。然而從歷史回看,行動的反戰目標未有取得成果。2003年3月20日以美軍為首的聯軍進入伊拉克,戰爭一直持續至2011年美軍撤離為止。而受THAW活動支持的Not in Our Name,則在2008年3月宣佈解散。

結語

筆者引用以上兩個例子,非為否定以外的一切抗爭模式,而是希望藉兩個例子指出一個無可避免的事實:不論是以藝術參與抗爭,抑或以集體行動表達意見,均會牽涉一定程度的付出。法國工人放下手上的工作,才成就劇院門外一場令人驚嘆的演出。THAWS的行動雖未有獲得成果,捐贈票房予Not in Our Name的參與者仍付出一整天的票房收入。

在中共政府對香港落實「全面管治權」,國安法即將殺到的時代,不論我們來自任何行業,都要重新思考:為抵抗極權入侵,捍衛自由,我們還可以做到甚麼。

參考資料

2019年法國芭蕾舞者於劇院台階演出相關報導:
https://nyti.ms/2ZPxHel
https://bit.ly/2XglqxH

2003年Theaters Against War相關文章:
https://bit.ly/36NEa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