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專訪韓麗珠談《黑日》:我們在歷史上不是孤單的人

專訪韓麗珠談《黑日》:我們在歷史上不是孤單的人

韓麗珠。攝:林振東/端傳媒

作家本來就要面對誠實

沒有暗語,沒有假借的行動代號,沒有匿名,日記體的書寫,無論內容是否與抗爭相關,都是對當下時空的一種回應,書寫的內容都因每一個日子,每天發生事情而起,也記錄了自己身處的位置和場合。日記體也意味一種赤誠的坦露。大半年以來,人們對述說自身的經驗噤若寒蟬。白色恐怖之下,不知說什麼會有怎樣的後果,身處什麼地方變成犯罪證明,什麼情況會被消失,一切已沒有邊界可循,加上稍有話語權的人,任何立場表態都有被抽秤(註:故意挑剔、指謫他人缺點)的機會。然而韓麗珠在決定出版這些日記前,並沒有太多猶豫。她認為:「寫作的人本來就要面對一個問題,就是揭露和誠實的勇氣。」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