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逆向思維

上星期五(6月12日)美國新聞網站 Politico 報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會飛往美國夏威夷,與中國官員會面。南華早報補充報導,中方將派遣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前外交部長楊潔篪赴會。這當然和中共這個月準備在香港強推國家安全法有關。去年 8 月中,楊潔篪亦曾飛赴美國紐約與蓬佩奧閉門會晤。消息指當時黨中央考慮派解放軍南下香港,掃平反送中抗議引發的連場街頭衝突,但最終因為美方強烈反對,香港逃過一劫。

上月 28 日中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議案,授權人大常委會為香港度身訂造國家安全法。第二天,美國總統在白宮草坪向全世界宣佈,中國把香港的一國兩制改變為一國一制,形容這是對香港人、中國人、和全世界人的悲劇。美帝判香港死刑,港共高官對香港人和國際投資者不得不大派定心丸。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說,聯繫滙率制度不需要美國同意,而《基本法》第112條保證香港不會實施外匯管制,資金可以自由流動。至於美國有權封殺香港銀行以美元作為交易貨幣,陳茂波強調,香港是世界第三大美元外匯交易中心,衝擊香港的金融制度,美國的利益也會受損,所以市民無需過份猜測和擔心云云。

短短幾句說話,可以看清楚中共決策層的思路: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對中國固然是「重中之重」,但美國在香港何嘗不是擁有龐大利益?我在香港立國家安全法,你馬上把香港打個稀巴爛,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你美國真的下定決心不再賺 14 億中國人市場的錢嗎?事實上,黨中央認定,香港人對中共極權的反抗,背後必定有美國的支持和煽動。去年習帝近平接二連三吞了美帝侵侵幾口惡氣,送中條例臨門一腳變暫緩、暫緩變撤回,8 月預備派解放軍南下香港止暴制亂,亦被美方制止,最後連貿易協議也被迫簽了字。但黨中央覺得今年世界形勢不同了,武肺病毒令天下大亂,共產黨以「賊佬試沙煲」的思維,再一次向美帝挑機,而且今次兵行險着,不再像去年送中條例修訂那般猶抱琵琶半遮面,推港共和林鄭背黑鑊,而是名正言順的由中國立法機構提出毒辣百倍的國家安全法。

西方社會對資本主義制度的認知,是建基於這二百多年來分別由英國和美國奠定的世界秩序之上。譬如一個成功的國際金融中心需要有什麼條件呢?全盤接受西方思想薰陶的香港黃絲善眾會解釋,海外資金來去自由、社會資訊傳播不受限制、獨立的司法系統仲裁商業糾紛,缺一不可。相信「共產黨萬能論」的藍絲信眾聽到會冷笑一聲,他們多數沒有足夠水平辯論,但他們都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信徒,誰的拳頭最大,誰就可以訂立遊戲規則。美國訂立的金融制度,誰相信是永恆的真理,只因被美帝洗了腦而已。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中國人遲早會把西方資本主義制度改寫,香港要由西方認可的國際金融中心蛻變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下的國際金融中心。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每一次受美帝恐嚇就退縮,便永遠踏不出第一步。今次人大常委會逾越香港立法會職權,便是向美帝宣示黨中央挑戰老大哥領導世界的決心。

不過,共產黨如果真的是萬能,去年就不用對美帝三番四次讓步。今年中共向全世界輸出武肺病毒,美國死了 10 幾萬人,失業率由 50 年來最低變成 90 年來最高,美國左右兩翼的撕裂也因此步向內戰邊緣。但美國的金融系統如常運作,美元「一幣獨大」,仍然是世界貿易的主要交易貨幣,亦是各國中央銀行的主要儲備貨幣。黨中央緊抱 1 萬 1 千億美國國債堅決不拋售,香港的聯繫滙率,就是要保障港幣繼續和美元掛勾。美帝宣佈香港進入一國一制,等同把香港視作敵對陣型,可殺也。如何減低美帝一刀劈向香港的意慾呢?黨中央的財金智囊團天才橫溢,逆向思維,居然想到呼籲在美國金融市場上市的中資公司,逐一回流香港作二次上市。這些所謂「中概股」,總市值超過 1 萬億美元,其中很大部分股權是美國投資者和基金持有,就好像恐怖分子挾持了一大堆美國人質,向天揮手,得意的高叫:「敢唔敢炸我呀?」

100 年前,中共潛伏在國民黨短短 6 年,蔣介石以「殺無赦」手段清黨,最後還是敗在共產黨手上。100 年後的今天,中共故技重施,成功潛入西方體系 20 年。英國首相武肺中招,死裡逃生,仍然說樂見中國崛起。西方民眾以為武肺病毒奪命無數更摧毀經濟,惡毒非常;誰不知,中共企圖改寫資本主義,以龐大的中國市場為餌,要求西方民眾放下人類價值觀,否則不可以賺中國人的錢。這才是中國病毒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