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契弟習近平又想縮沙!

一連三日的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會議,今天(6月20日)閉幕。千呼萬喚始出來的「港區國安法」,人大常委香港代表譚耀宗開會後向記者表示,會議只是初審草案,今天不會公佈草案條文,亦不知道會否本月底加開會議。言猶在耳,幾個小時後,新華社公佈草案內容。身在香港的人大代表葉國謙受訪時說,預料月底或下月初會開特別會議表決國安法,好像比身在北京的譚耀宗更清楚黨中央的心意。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人大常委會開幕前半天,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會談了 6 個鐘頭。會後美方保持了不夠一天的緘默,隨行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向傳媒透露,今次會談是否有成果,要視乎中方未來數週是否一意孤行。第二天,蓬佩奧親自發炮,在哥本哈根民主峰會提到香港,警告如果中國對待香港跟對待上海深圳沒有分別,美國會把所有對香港的特惠條款全部取消。蓬佩奧更給了中共一張試卷,宣佈 9 月香港立法會選舉是美方評核中方表現的一條必答題。

香港人包括一眾政治評論員看到美帝兩位國務卿說得這麼露骨,大多數仍然深信「共產黨萬能論」,覺得今次黨中央主動提出國家安全法,如若被美帝「一兇就縮沙」,習帝近平顏面何全?所以香港人的心情既複雜又矛盾,共產黨鑲了生鏽鐵釘的狼牙棒來勢洶洶,幸好英國、台灣、甚至歐盟,已逐一聽命於帶頭大哥美國的號召,答應向香港人打開逃生門。黃絲心想:我又不是肥佬黎黃之鋒,共產黨要捉人也不會輪到我。本來我都打算留在香港做順民專心賺錢,惡法一過,共產黨定必股樓齊托,證明國安法對香港經濟百利而無一害。現在自由世界對香港大發慈悲,錢我可以繼續賺,萬一中共狂性大發,我也可以一走了之。It is too good to be true, isn’t it? 這就是香港人對惡法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

不過,請再看清楚美帝的兩位國務卿說了什麼。助理國務卿首先透露,美方給中方幾個星期的觀察期,亦即兩個多月的時間,訓戒在這段時間中方不可以輕舉妄動。中共最近有什麼大動作?就是在香港強推國安法了。那麼中方有沒有答應呢?一天後,國務卿不再提國安法了,而是以 9 月的立法會選舉作為衡量中共對香港自治程度的最新標準。為什麼?最大的可能,是因為中共已經回覆了美方,會「暫緩」港區國安法,不會在立法會選舉之前在香港推行。但美帝知道中共積重難返,故特意向全世界公佈:立法會選舉是香港自由的寒暑表。潛台詞是:不准 DQ 我方愛將黃之鋒。

新華社今天公佈了國安法的細節,譚耀宗身為港區人大常委,卻對記者說草案不會即日公佈。身在北京的人大常委都只是橡皮圖章,收不到黨中央的消息,香港的一班狗奴才又如何知道最新形勢?中共的算盤,和去年送中同一套路:國安法可以「暫緩」,不會「壽終正寢」。現今世界形勢瞬息萬變,把一切準備就緒,美帝一有新麻煩,就可以把國安法重新拿出來,快刀斬亂麻通過。

中共今次以「習近平思想」的「底線思維」再次試圖突襲,既希望在香港實行「全面管治權」,又希望國際投資者可以若無其事,不把資金撤走。什麼是底線思維?黨報用中共發明的「現代漢語」解釋:「從可能出現最壞情況出發,調動一切積極因素使事物朝著預期目標發展的一種思維方法。」翻譯過來的意思大概是,凡事要想清楚各種可能,並想好如何在最壞情況下翻身。鼓勵所謂的底線思維,就是要中共高層精英幹部不停 brainstorm 千奇百怪的方案,提交給習帝近平選擇,作最後決策。譬如去年以香港送中修訂條例來抗衡加拿大拘捕孟晚舟、上個月趁美國疫情嚴重而強推港區國安法、這兩年來變本加厲的戰狼外交等等,都是中共不按常理出牌,自以為是奇招的國際大笑話。

習近平去年接二連三都因為美國施壓而不能把國策貫徹始終,但香港人仍然不相信美國是「宇宙最強」,覺得中國有能力挑戰美國世界霸主地位。今次美帝再次顯示實力,吹響集結號,美英澳紐加的五眼聯盟、美英德法加意日的 G7 七大工業國、歐盟 27 國、再加上以色列、韓國、台灣、印度和越南,槍口一致對準習近平,厲聲警告:契弟,縮唔縮?攬炒派在香港見狀,搖頭無奈輕嘆:死契弟習近平又想縮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