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香港定格》與《茫-記》 我們能應許孩子一個怎樣的未來?

《香港定格》與《茫-記》 我們能應許孩子一個怎樣的未來?

五十多年歷史的九龍麵粉廠、元朗天后寶誕的熱鬧場景、尖沙咀重慶大廈中的生活百態、開業於五十年代的廣生表行、人山人海的中環站、綠意盎然的錦上路與大嶼山景色……是插畫家麥震東畫給年幼女兒的「香港定格」,風平浪靜,稀鬆平常。

我童年記憶裡的香港,也像這樣,大街上總是熙來人往,各有各忙碌,時而熱鬧,時而嘈雜。但這一代的孩子呢? 與父母經過商場,忽被催淚煙嗆得呼吸困難,驚恐不已;13 歲便穿上記者衣,盼紀錄真相,卻遭警方拘捕;還有烽煙裡那無數稚嫩眼眸……他們的童年,盡是血與淚。要如何還他們一個稀鬆平常的童年?我們能應許他們一個怎樣的未來?但連自己的未來都無法想像了,又要如何應許。

九七前出生的我們,爭先恐後地申請 BNO,搭上「救生艇」離開此地;留下九七後的孩子,獨自面對可怕的未來嗎?又是否只能留下一些「香港定格」,告訴他們,以前的香港,是美好的,這裡曾經有人,奮力抵抗……

這陣子,大概是這幾年來最強烈的一次無力感吧。政權的暴力與無賴,超乎想像。世界,蒙上一層灰。

香港定格

麥震東 2018 年起開始創作這批水彩畫,短短兩年,畫中世界卻顯得如此遙遠。昔日日常,如幻境;與其中兩幅繪於2019年的畫作並列,恍如隔世。

「夏愨道,2019」。煙霧彌漫,人民撐傘,警察持槍,中間一排記者。畫面熟悉不過。擺在它正下方,是「香港食肆」群像,同樣密密麻麻。以前總想著大魚大肉的港人,如今已嘗過無數催淚彈放題。還有,大圍捕時,該轉入哪條巷子、跑上哪棟唐樓暫避……這一年,大家對香港街道,大概都有了新認知吧。商店林立、宣揚消費主義的城市空間,頓成戰場,站滿反抗的人民。

這父親留給女兒的香港記憶,有太平盛世之景,有烽煙四起之時;這父親用柔和筆觸,告訴女兒,我城的美好與殘酷。

但現實遠比畫作殘酷多了。

《香港定格》在 Parallel Space 地下舉行,往上一層,是 Deacon Lui 攝影展《茫—記》。兩個展覽,像場對話。一明一暗,一是父親的溫柔,一是真實的苦難。

《茫—記》可分為兩大部分,穿過 Deacon Lui 在抗爭現場拍下的失焦照片,揭開帷幕,彩色照片逐張播放,從和理非百萬人遊行,到中大、理大之役,火光四起,傷痕累累。照片的鮮豔色調加上配樂,像一部電影。然而,我們身處的現實,早已比電影龐大。

離開展場時,不禁想到,麥震東女兒長大後讀到的香港過去,還會有我們現在所經歷的最沈重的痛嗎? 惡法之下,紀錄都變得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