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赤燄焚城錄】《港版國安法》的「鎖喉槍」和「穿心劍」!

【赤燄焚城錄】《港版國安法》的「鎖喉槍」和「穿心劍」!

《港版國安法》的完整版本已正式公布,即時生效實施。 可是筆者根本從來對這份文件不存任何幻想,只是隨意抽樣式的翻閱過若干條文,以及瀏覽過好幾位法律界人士的專業意見,印象最直接的是張達明在面書概括所說的「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港區國安法的法律文本比我所預想最差的情況還要差」。 

筆者以為,在共產黨人心目中的所謂「國家安全」,只不過是「黨的存亡」的代詞,而為了鞏固黨的無上地位和維繫黨的威權統治,絕對必須無所不用其極的在立法上做到「滴水不漏」,暗地裡就是「趕盡殺絕」。  因此,共產黨制訂《港版國安法》的關鍵在於兩點:其一是滅聲,在條文上設關佈卡,以扼殺言論自由的「以言入罪」手段對付異見分子,恰恰是一記「鎖喉槍」;其二是絕殺,在模糊條文的字裡行間,配合「政治正確」的需要而可以任意羅織罪名,加諸在抗爭者身上,絕不容情,正是一招索命的「穿心劍」!

簡單說來,《港版國安法》匆匆出籠就是首先要在香港製造「政治恐怖」的肅殺氣氛。 其實共產黨的一切部署已在撰寫好的劇本之中,不過只是先由內地官員發表不著邊際的通過立法訊息,一直掩飾著條文的具體細節。 另一方面,卻透過在香港的那些土共頭頭和奴才不斷放風,在香港人心中醞釀惶惑不安情緒,惹起議論紛紛。 如今《港版國安法》正式落實,面對那些覆蓋面極度廣泛的「罪行」和狠辣非常的「刑判」,香港人頓時深感「恐懼」,陷入無助之中而有所顧忌,甚或自我克制起來。 一般香港人便自覺的慎言,以至噤聲;有強烈反抗意識的異見者不惜「以身試法」,不幸被拘捕,甚或被誣陷入獄。 於是,所有抗爭者的反對聲音都被壓制下來,共產黨「防民之口」的手段便得逞。 這樣的「鎖喉槍」直刺要害,封喉滅聲取命!

事實上縱觀《港版國安法》內容所羅列的「具體條文」,慣讀內地官方文件的人當然察覺充滿著黨八股文字的色彩。 本港法律界人士客觀的指出這是大陸法的遣詞用語與普通法的選字擇句有別,而操刀人意識形態上的偏差所造成明顯的分歧,實在難以避免。 那些土共頭頭和奴才曾經多次表示內地官員考慮本港立法的特性,並嘗試揉合大陸法和普通法的差異。 不過筆者以為,內地「黨國意志」對「立法程序」的「凌駕性」早已是「立心不良」,必然「徒勞無功」。 而且,更嚴重和更可怕的是共產黨立法者必定刻意把《港版國安法》的條文寫得「含糊隱晦」,留下不少語義不詳的「灰色地帶」,目的就是保存著「詮釋空間」,必要時由共產黨自行補充,以及配合「政治需要」而加以演繹。 這是共產黨所謂「以法治國」的一貫手段,在立法時已暗藏「穿心劍」這一手,以備不時之需! 

《港版國安法》這兩招「鎖喉槍」和「穿心劍」都是狠毒無比的奪命殺著,如今已是既成的「政治現實」,香港人有如砧板上的魚肉。 須知共產黨素來心狠手辣和無賴寡恥,舉國之力的鎮壓機器極具摧毀性,筆者以為,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下,香港人不宜硬碰力拼,相信只能伺機智取。 因此,抗爭者保留實力和自保自身安全必然是首要考慮,而抗爭行動上的審慎周詳更是重要的行事守則。 話雖如此,筆者明白危機必然存在,往往這是抗爭者兩難的取捨,而且事實上,行動的抉擇只能按著抗爭者個人的條件和能力而適時反應,筆者不敢多費唇舌。 無論如何,筆者補上一句:抗爭者必須克服心理上的「恐懼」,才能更理智地以冷靜平和的精神狀態,面對前路的種種險阻艱難!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