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孔聖堂中學擅借課室、淪口罩散貨場 過半教師投訴:搞學校係搞教育,唔係搞生意

孔聖堂中學擅借課室、淪口罩散貨場 過半教師投訴:搞學校係搞教育,唔係搞生意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直資孔聖堂中學(孔中)接連爆出免費外借課室予合辦學校晉德學校,以及候任校長借學校作私人公司口罩散貨場等醜聞。事件一發不可收拾,過半孔中老師參與投訴聯署,並揭發更多校方醜聞,包括在免費外借課室時,以財困為由要求教師凍薪三年、質疑候任校長楊少榮利益輸送,更「踢爆」校方至今仍未收回課室。有孔中老師坦言「搞學校係搞教育,唔係搞生意」,要求教育局嚴肅跟進。

中學免費外借課室疑利益輸送 教師斥:搞學校係搞教育,唔係搞生意

今年5月,有報道揭發辦學團體孔聖堂與晉德書院教育基金(下稱晉德基金)於2015年簽訂秘密協議,將孔中的7間課室借予合辦的私立小學晉德學校;其中五間課室於2017年獲教育局批准作晉德學校校舍,但其餘兩間(206及207室)在未得批准的情況下,分別被改建為晉德學校的校務處及校長室。孔中亦沒有按教育局指引,收取租借兩間課室四個學年共380.1萬元的租金。

孔聖堂曾於孔中Facebook專頁發聲明否認有秘密協議,之後亦有追收租金,更表示兩所課室已交回中學。惟孔中老師阿偉(化名)「踢爆」現時兩間課室仍然只限晉德學校使用,未交還給孔中,又指晉德校長室門牌雖已改為「校監室」,但晉德學校的外籍校長依舊在房內辦公。他批評孔聖堂及校董會公然向公眾及教育局講大話,詐取政府資源作私營用途。

阿偉續指晉德基金、孔聖堂及孔中校董會三機構的骨幹成員中有7人完全重疊,質疑有利益輸送之嫌。他提到身兼孔聖堂主席、孔中及晉德學校校監的郭少棠在今年6月23日曾向全體老師表示「因為中學的表現差劣,犧牲了小學」,更表示多個有興趣投資小學的財團,都因為中學表現不佳而未有進展,批評孔聖堂「是真心做教育,還是希望有人投資獲利?」

阿偉希望孔聖堂能釐清與中學的財務管理,強調學校並不是直屬辦學團體,應有清晰、獨立的帳戶,而所有與學校相關的收入,應清晰列在學校的帳目,認為這做法才能保障師生的利益。他又籲孔聖堂「唔好抱住營商嘅模式營運一間學校,搞學校係搞教育,唔係搞生意。」

孔聖堂中學老師阿偉
孔聖堂中學老師阿偉

孔中借出課室致圖書館被迫遷、多媒體學習中心「被消失」

另一孔中老師阿松(化名)指學校將七個課室借予晉德,嚴重影響學校運作,導致本位於二樓的圖書館被迫遷至距離校舍甚遠的禮堂頂樓,「要行一條窄、長嘅樓梯上去四樓」,對學生極為不便。他又形容現時圖書館的位置「唔就腳」,「學生唔想去嘅地方」、「唔適合放圖書館」。

此外,未獲批准借出的206室原本是孔中的多媒體學習中心(MMLC),但由於改建為晉德學校校長室,孔中學生只能到面積較小的電腦室上課。阿松指本來的多媒體學習中心有超過40部電腦,而且有多種電腦類型;而現時可用的電腦室只有30部電腦,數量根本不足以供同一級學生一起上課,阻礙校內的STEM教育發展。阿松批評孔聖堂罔顧學生利益,強行借出校舍成立晉德學校,又指孔聖堂於2014年為了得到教師支持成立晉德學校,曾承諾會增撥更多資源發展中學,直斥「貨不對辦」。

一邊免費借學校一邊要求教師凍薪 教師得知真相後「心情跌到落谷底」

阿松又透露,在孔聖堂免費外借課室予晉德學校時,卻於2013至2014學年起以財困為由,要求教師凍薪三年,以致孔中教師薪酬較其他學校少三個薪酬點,即相差約每月6,000元。他表示,孔中老師不滿孔聖堂向教師隱瞞實際財政狀況,強調明明租金足以支付老師薪金之餘,更可幫助中學發展,但這筆款項卻不翼而飛。

另一老師阿威(化名)亦翻舊帳,批評孔中違背承諾,指學校在2010年時曾承諾轉為直資後的5年過渡期內,會維持各教職員職級與薪酬不變。他更表示,有同事在2013時因眼見中學收生不足,自願減薪與學校共渡時艱,惟直至傳媒揭發學校財困的真相原來是辦學團體帳目不清,更打算瞞騙管理層,坦言「心情跌到落谷底」。

孔中教師薪酬遭剝削之外,近四年的流失率亦極高,據教育局2017年的《學校全面評鑑報告》指出,現時孔中七成教師在校服務年資均少於五年。阿偉透露,有部分職位如綜合科學科主任和世史科主任會每年更換,亦有學生向學校反映,高中三年期間每年都有新班主任,而且幾乎每科每年都要轉老師,需要不斷重新適應新老師的教學模式,影響準備公開試。他批評教育局未有妥善監管辦學團體履行直資計劃書的職級或薪酬制度,導致孔中有恃無恐,肆意剝削教師薪酬。

(左起)孔聖堂中學老師阿松、阿橋
(左起)孔聖堂中學老師阿松

候任校長無申報公司董事身份 老師轟校方包庇

早前被指在校內囤積私人公司「真光顧問」的口罩,並作散貨場的孔中候任校長楊少榮,未正式上任亦與教師交惡。他於今年3月成為候任校長,並以非學校僱員身分擔任學校發展顧問,出席及領導學校多個會議。阿偉指他不理教師意見,強行要求推行多項學校改革,包括9月起中四至中六加入DSE體育為選修科,亦曾提及加入DSE音樂科,以及全面推行學生運動員學習計劃,吸引港隊運動員到校讀書。

經傳媒追查,「真光顧問」近年與「優力教育服務中心」合作,並正計劃為九龍區中學開辦聯校音樂、體藝及外語科,而楊少榮更是「優力教育服務中心」的董事之一。阿偉表示,楊少榮從三月到校參與會議至今,從沒提及自己與「優力教育服務中心」及「真光顧問」的關係,亦未有作任何利益申報,斥其有違道德操守,更質疑楊強推DSE體育科及學生運動員學習計劃與其公司有關,有私相授受之嫌。他又指,楊少榮只在30年前當過8年文憑教師,包括六年中學、兩年小學,欠缺中學高級行政管理經驗,質疑他沒有足夠能力領導一間中學。

阿偉批評孔聖堂包庇楊少榮行政缺失、公器私用。他指,口罩事件曝光後,孔中校監郭少棠於6月23日與全體教師見面,惟約40分鐘的會議中,只有郭單方面發言,不設問答環節,亦沒有回應過口罩事件。郭於發言後稱「我有另一個會開,我走先」,便匆匆離場。

葉建源促教育局進行調查並向公眾交代

阿偉表示校方自5月起連二連三爆出醜聞後,教育局亦未有派遣人員到學校視察,也未有警告或譴責辦學團體與私營機構私訂協議,分配受政府資助的直資中學用地。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促教育局更有效率地調查此事,「比較下佢最近調查老師所謂嘅『問題』,速度差好遠,有啲幾個月就已經結案」。他又指教育局早已經得悉孔聖堂中學的財務狀況不理想,而過程中又不斷有新聞及老師投訴,政府應「著緊啲去睇」。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

他表示一間直資學校「既收學生錢,亦收公帑」,故財務管理一定要獨立、清楚,不應與辦學團體的帳目有任何混淆之處,要求教育局加強監管、進行調查並向公眾交代。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