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夢珂:羅琳「恐跨」翻車?跨性別權利、「共同體驗」與女性抵抗性身份

《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在6月6日的一條推特上,對一篇名為《為後疫情時代中來月經的人創造一個更平等的環境》發表評論,她對文中「來月經的人」(those who menstruate)這一表達方式展現了猛烈的抨擊:「來月經的人。我很肯定曾有一個詞語可以形容這些人。誰幫我想想:呂人?綠人?釹人?」(『People who menstruate』. I‘m sure there used to be a word for those people. Someone help me out. Wumben? Wimpund? Woomud?)她的推特一石激起千層浪,被許多跨性別人士指責是恐跨的。一條推特回覆表示:「2020年了,不是所有女性都來月經,不是所有來月經的都是女性」。

她隨後於6月10日發表在自己個人網站的一篇小論文也引來更多批判,不少《哈利·波特》的主演,包括丹尼爾·拉德克利夫(Daniel Radcliff)、艾瑪·沃森(Emma Waston)和「神奇動物」系列的主角小雀斑也旗幟鮮明地撰文與羅琳劃清界線。在這篇小論文中,她對自己被扣「排跨激女」(Trans Exclusive Radical Feminist,即TERF,亦有將radical翻譯為「基進」)的帽子表示拒絕,並重點講述了自己曾遭受到的家庭和性別暴力。她表示,正是因為自己遭受暴力的經歷,讓她對「保護」女性產生了強烈的使命感。

無論是站羅琳者還是踢爆羅琳者,這次羅琳事件所激起的討論都是一件好事,因為關於跨性別者的政治權利和哲學討論由來已久——「我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是否某程度消解了女權主義?應不應該徹底消解「女性」這樣的傳統性別身分?人們為何如此糾結?——而思想只有放到陽光下彼此論爭,才可能成熟開花結果。到更具體的生活層面,「同廁法案」是否會傷害女孩和女人?在當今,「女性」的定義可以是什麼?「月經」以及「女人們共同的生理體驗」對於女性的定義又意味著什麼?

本文嘗試從以下三個層面,為此事件作一註腳。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