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老翁要求出示委任證被控 便衣警稱「只拎警棍就係著左制服」

老翁要求出示委任證被控 便衣警稱「只拎警棍就係著左制服」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去年11月2日民主派區議員候選人在維園舉行選舉集會,最終演變成警民衝突。一名60歲退休老翁疑在維園閘口外吸煙,並拒絕應警員要求出示身份證,被控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及在禁止吸煙區內吸煙罪。老翁否認首項控罪,但承認第二項控罪。案件今日(7月7日)於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辯方稱被告一直想確認便衣警員身份後才出示身份證,而便衣警則認為戴防暴裝備已代表穿制服,並同意「只拎警棍,就係著左制服。」案件於7月27日續審。

60歲被告張偉祥,否認一項未能在規定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罪。控罪指他在去年11月2日,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近8A閘口,未能在已出示獲正式發給的證明文件以證明他是警務人員的偵緝警員郭景裕規定下,出示身份證明文件。

被告問警員編號 警回應:「要威比你威囉」

庭上播放警員當時的拍攝片段,顯示便衣警員郭景裕當時身穿短袖衫、穿上背心裝備、戴有黑色面罩並持盾牌,截停當時在維園外吸煙的被告,並要求他出示身分證。被告則要求郭出示警員編號並稱:「你係咩number?」郭拒絕出示,更表示若被告不出示身分證就會被控阻差辦公,又一度斥被告「要威比你威囉」、「阿吱阿咗」、「嘰嘰趷趷」。

警稱環境不宜出示委任證:對被告同自己都安全啲

辯方指出,被告一直想確認郭景裕的警員身份後才出示身份證,但郭則稱:「我覺得佢知我係警察,佢投訴嘅話我先會出示委任證。」辯方質疑郭景裕說法「倒果為因」。郭稱當時未有出示委任證原因為「評估過覺得環境唔適合,唔出示委任證對被告同自己都安全啲」,當時有其他警員在放催淚彈,但片段中未有顯示。

曾稱便衣裝備統一 片中顯示有出入:佢凍所以著長袖

辯方指當時被告未能確認出郭景裕的警員身份,但郭指自己當時身穿便服,同時穿著戰術背心、並佩戴頭盔及盾牌等便裝警的防暴裝備,因此亦算穿著制服。暫委裁判官黃向戎問郭景裕「若只拎警棍,係咪就係著制服?」,郭表示同意。任便裝警15年的郭曾稱所有便衣的防暴裝備為統一款式,黃官在片中留意到郭身旁有一名穿警察長袖風衣的便衣警,於是問:「隔離著長袖係咩裝?」,郭稱:「答唔到,佢凍所以著長袖。」

控方臨時改控罪詳情 將「已出示證明」改「身穿制服」

控方其後引用《裁判官條例》第27條,申請修訂控罪詳情,將「未能在已出示獲正式發給的證明文件以證明他是警務人員的偵緝警員郭景裕規定下」更改為「未能在身穿制服的警務人員即偵緝警員郭景裕規定下」,辯方沒有反對。

警多次忘記《警隊通例》中服裝與儀容指引

辯方又指出,《警隊通例》中列明警員必須佩戴所屬職級的徽章,因這是制服的一部分,但當時郭未有佩戴。郭景裕亦在辯方問及《警察通例》中的「服裝與儀容」指引時多次稱:「呢一刻唔知」、「唔記得」。

辯方問郭是否未能確認自己當時身穿制服,郭起初表示未能確認,後來又改稱:「有著制服顯示我係警察。」黃官又問:「便衣咪便衣,點解著背心?」郭景裕解釋因行動需要不能讓人知道其警員身份,但當時被編配去夥拍軍裝警,上司要求穿裝備,藉此「保護自己,向人話自己係警察。」

辯方再引用「監警會專題審視報告」中「大型公眾活動期間警員身份識別」,提及有關非常規制服警員要戴上布製徽章,但被控方質疑參考價值不大,因事發非大型公眾活動。

案件編號:ESCC0647/2020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