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陽光普照》— 躲藏在陰影後的陽光

《陽光普照》— 躲藏在陰影後的陽光

【文:看電影的人】

去年金馬獎與《返校》(Detention)共同成為大贏家的《陽光普照》(A Sun),是一套台灣現實題材的生活倫理電影,片長達到兩小時三十分鐘,細膩地刻劃出貌合神離的四人家庭如何經歷崩解後重組,驅趕陰影,陽光灑進心扉,海報中的陽光照進每個人的身上,即使面臨風雨飄搖的局勢,前景仍然不明朗,仍要緊捉細微的希望,傳遞火苗,茁壯成長後才能散發無窮的光。

電影講述少年阿和因連同朋友菜頭傷害他人身體,被判入少年輔育院,女友卻帶著身孕登門拜訪阿和一家,阿和的母親應允讓她留下,傷者黑輪的家屬不斷滋擾阿和父親索取高額賠償,阿和父親將人生所有希望,寄託於阿和的哥哥,資優生阿豪身上,但阿豪也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說到導演鍾孟宏,大家可能還會覺得陌生,但說起中島長雄,或許會想起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那凌厲的攝影風格,其實「中島長雄」是鍾孟宏擔任攝影師時的化身。導演熱愛揉雜類型結構,把玩敘事結構,如前作《一路順風》(Godspeed)結合黑色幽默和暴力元素,編織荒誕離奇的公路故事。《陽光普照》仍不乏導演獨有的個人風格,但比起前作大大收斂,如血腥、恐怖、驚悚、動畫元素只作點綴情節發展,避免風格化的元素破壞電影平實的基調,跳脫現實的框架。

敘事方面,電影大致分為三個階段,「意外前」、「意外後」及「多年後」,「意外前」平淡地描繪四人家庭的眾生相,「意外後」一道又一道的眼淚攻勢向觀眾襲來,眾人被迫直視陰影,從根源中解決問題,而「多年後」的劇情略顯拖沓,也反映出導演玩弄敘事結構,電影情感傳遞不舒適。

片初一段極其柔和的音樂襯托下,出現突破類型框架的意外驚喜,噴噴稱奇的開場延續導演玩弄觀眾的拿手好戲,並以此建立人性的下限。電影海報陽光普照,戲內的調色卻偏向灰暗,每當鏡頭拍攝變化莫測的天空,重大的轉折便出現,鏡頭語言略顯刻意粗糙。

電影的父子關係出現明顯的斷層,父親縱使視哥哥為心頭好,卻不曾有任何具實質意義的對話。「把握時間掌握方向」,年年如一的禮物更披露出二人關係尷尬如陌生人,儼然兩具行屍走肉的機器人缺乏交流,未曾感受到屬於父親的溫暖。弟弟發生意外後,父親馬上翻臉不認人,揚言自己「只有一個小孩」。

但當一場重大意外發生後,父親終於為兒子阿和成長的崩壞負上責任,嘗試修補阿和與菜頭的關係。哥哥兩度連結父親與阿和的關係,達成大和解,冥冥中自有主宰。片中較為低調的母親介紹阿和時,同樣暗示對兒子不甚了解,但與父親不同,慈祥的母親不能放心將小玉交給阿和,但可以陪著小玉母親一同擔心,反映出母親不了解,但傾向信任兒子的態度。

筆者想為菜頭平反,大抵天道有輪迴,菜頭為了死黨阿和忠肝義膽犧牲小我,庭上卻被阿和毫不猶疑拋棄,坐牢多年死黨了無音訊,出獄後發現奶奶一家被查封,能資助哥哥讀補習班的阿和一家似乎置身事外,阿和一家更對自己惶恐不安,彷彿認定自己出獄後仍是個心狠手辣的壞蛋。縱使菜頭出獄後對昔日摯友的行徑頗受詬病,但他所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個家,還是一段曾經刻骨銘心的兄弟友誼。菜頭並無一絲的陽光普照,成為壞蛋似是理所當然。

筆者最喜歡的鏡頭,弟弟準備離別,房間內的影子大得逐漸吞噬整個鏡頭,暗示弟弟已被影子覆蓋,此時電影第一次交代弟弟的房間,頗為樸素,牆壁上沾黏幾張動物相片,呼應弟弟與女友人的對話。電影無明確表示哥哥為何選擇這條道路,但從二人對話我們可以窺見一二,哥哥表達身邊人有陰影的角落,但自己只有 24 小時的陽光普照。上文已提及父親與弟弟的關係,而弟弟亦因長期被父親用哥哥比較下打壓,與哥哥交情一般,電影沒有交代母親與哥哥的關係,補習班上亦不見弟弟有任何好友,眾人皆視他為未來社會的主人公,但未能考上第一志願,哥哥不斷被施加壓力而缺乏宣洩情緒的出口,做出這個選擇的原因不言而喻。

電影屢次出現大遠景鏡頭,如拍攝山上壯麗風景及川流不息的汽車行駛,暗示人類置身鏡頭只為滄海一栗。電影情節設計方面,簡陋房間內的婚禮,安排父親測試血壓器可謂神來一筆,除暗示父親不接受阿和而導致血壓升高,而環繞血壓器的聲效也打破房間內的尷尬氣氛,「放鞭炮」似是導演鍾孟宏的小把戲,監獄內阿和不斷提醒打算背乘數表睡著的敵人,製造電影難得的笑點。

把所有的好留給別人,忘了留一點給自己,嘗試克制地愛別人,亦要毫無保留地愛自己,共同牽手走進陽光大,祝願香港人能撥開雲霧重見光明。

 

作者自我簡介:我們都是看電影的人,在聲色光影的世界尋找著自己的身影

作者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