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清算教育】小學老師指校長為保校譽  威逼造假文件 扮被捕前已辭職

【清算教育】小學老師指校長為保校譽 威逼造假文件 扮被捕前已辭職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一年前,人們一邊說著害怕「秋後算賬」,一邊誠惶誠恐的站了出來,上街、罷工、抗爭。一年後,社會抗爭氣氛轉淡,白色恐怖隨《港區國安法》無聲來臨,「秋後算賬」悄然開始。

教育界是首當其衝的行業之一。在高壓的政治環境下,教師連在課餘時間,也得小心翼翼:說一句「敏感」的話、like一個批評政府的帖子、參與一次合法遊行,已有可能令他們失去工作。

《獨媒》訪問了多名因政治立場而收到投訴、或遭校方打壓、甚至失去教席的老師。中學通識老師、教學助理、大學教授,紛紛躲不過這場風波。在《國安法》下,他們何去何從?

* * *

9件前,莫德惠才剛從大學畢業。他懷着滿腔熱誠,以教學助理的身分踏進位處跑馬地半山的寶覺小學。初時,他與校內師長關係融洽,兩年後獲聘為教師,之後更晉升為視藝科主任,事業一直攀升。未料,一場反送中運動,讓他看清學校的面目:因在課堂上教導學生遇上到催淚彈時如何「洗眼」,他被校長大罵一頓;他被捕後遭起訴,竟被校方高層威逼他寫下「自願辭職信」,假裝他在被捕前已提早離職。

昔日信任的同事,如今變得陌生。而任教多年的學校和通往校舍的斜坡,儘速面目仍舊熟悉,卻只讓他感到恐懼。

儘管害怕,莫sir卻是整個【清算教育】系列訪問中,唯一願意公開自己身份的老師。我問他,為何願意站出來發聲?「好多老師遇到呢啲問題,都忍氣吞聲,因為佢哋要兼顧前途同家庭。」他清楚高調發聲的後果,是未來難以在教育界立足:「我預咗無人會敢請我,就算個教師牌係度,都完咗架啦。」

他說站出來,只是為了公義。

無標題

入職時工作表現獲賞識 近年被要求避談政治

莫sir說,以前他與校長鍾麗金的關係不錯。最初入職的兩年,他只是教學助理,但校長很欣賞他的才華,更讓他負責佈置全校的壁報。他記得,某次佈置較高的壁報時,校長還特意提醒他小心,讓他感覺「好warm」:「老細關心我喎!」

後來,他升任為老師,主要任教視藝科及常識科。他藉機加入新元素,如美化校園計劃和藝術家工作坊。三年間,他覺得學校增添了不少活力,更獲升為視藝科主任:「校長見到都好開心,我自己又學到嘢,好投入。」

只是,莫sir近年隱約感覺到,學校這些年來在漸漸改變。校方不停擴班,視藝室如今被改為六年級課室,學生的功課簿淹沒了藝術品。此外,校長的政治取向愈來愈明確:這四、五年來,學校突然多了舉辦內地交流團;校長不止一次明示或暗示,任何有關政治的事情「一隻字都唔好提」;開例會時,校長會強調外界對教師有「形象期望」,故教師在社交媒體上要「好小心」、「唔好比其他人有途徑,做到啲危害校方嘅嘢」。

常識課講急救 教洗眼遭訓斥「你煽動學生情緒!」

但事態急轉直下,是在去年10月。莫sir坦認,去年的自己很投入抗爭,天天穿著黑衣上班;當時正值反送中運動中期,港鐵站不時因遊行示威而「落閘」,街道亦經常充斥催淚彈的氣味。莫sir在常識課中,便不時以生活例子教導學。例如,在與交通安全有關的課題中,他會談及港鐵站不時落閘關閉,並解釋這是因為有人破壞地鐵站設施,港鐵為保障市民安全而「閂站」:「我講出嚟係因為呢啲係同學生related嘅嘢,佢地搭唔到地鐵呀嘛。」

而在急救的課題上,莫sir曾以催淚彈為例子,教導學生如何「洗眼」。但他強調,每次講述這些例子後,他定必加上一句,著學生不要上街,留在家中保障自身安全。

後來,校長及副校長樂凱欣得悉此事,於是召見莫sir。「校長好嬲,9年嚟我第一次見佢嬲到青筋都現晒,拍抬拍櫈咁。」他記得,校長直斥自己損害學校聲譽,又指:「你煽動學生情緒!鼓勵學生上街!」莫sir一邊憶述,一邊滿臉不忿地說,自己真的沒有這些企圖,「我每次講完之後都會叫學生唔好出去,留在家中保障安全,確保學生要保護自己。……但呢啲學校都話觸碰到佢地所謂嘅政治,咁都唔鍾意,我自己就好失望。」

_DSC2985
去年10月,長沙灣港鐵站外。(資料圖片)

決心離開校園 離職前突被捕

其實很早以前,莫sir已有思考過離開:連最重視的視藝室也消失了,他還應該留在這所政治立場偏頗的學校嗎?這些年他工作繁忙,連下班後也得一邊到狗公園放狗,一邊「改簿」;但父母年紀漸大了,進食和行動也不太方便,是不是該多花點時間陪伴他們?

思前想後,校長的訓斥讓他下定決心。翌日,他遞上辭職信,打算於上學期結束後離開。只是,副校長當時遊說他要為學生著想,著他完成整個學年才辭職。莫sir最終答應,把辭職日期推遲至今年8月尾。

但沒多久,莫sir就在某次衝突現場中被捕了。副校長在電視中看到他的身影,於是致電給他的母親:「你嗰仔返咗嚟未呀?有無打比你?」莫sir保釋後致電副校長,副校長只吩咐他請兩天病假。莫sir事後向校長報告事件,解釋他暫時未被起訴時,校長反應平和,但指有畢業生在電視看到他被捕,因此學校刻意要他當值:「喺學校做broadcast時又要影到我,藉此話比啲畢業生聽我係安全嘅。」他亦答應校長,若學校學生問起被捕的事宜,並不會回應,只會叫他們直接問校長。

大半年後遭正式起訴 校方迫寫提早離職信「割蓆」

而自從他被捕後,學校的總務主任(葉主任)便會主動他關心的情況,又問他將來有何打算。當時,莫sir覺得很感動,覺得自己難得能在學校內找到一個朋友。直到今個月中,警方突然上門拘捕和正式起訴莫sir,於是他在警署內聯絡葉主任,拜託他為自己繳交保釋金;惟葉主任指事件牽涉學校,校方不可代為出面。

一星期後,副校長及葉主任相約莫sir見面。他們為莫sir預備了手提電腦、白紙和筆,然後告訴他:「你要寫兩份文件,一份係提早於7月14日(莫sir被捕前一日)離職嘅信,另一份係交代被捕事宜嘅信。」莫sir完全不解,感到滿頭問號:見面這天是7月22日,為什麼他要寫一封7月14日的提早離職信?難道時光可以倒流嗎?唯一的解釋是,學校希望透過這封信,捏造莫sir在被捕後與學校再無瓜葛的「證據」。

兩人又要求莫sir,在提早離職信中寫下「豁免代通知金」,並不斷避答莫sir的查問,只強調:「我哋好想幫你,呢個係最好嘅解決方法。」最終,莫sir不敵兩人遊說,漸漸心軟下來:「佢哋講講吓又問,我哋一班同事洗唔洗籌錢幫你?咁應該都唔會加害我嘅,所以令我聽晒話。」正當他打算落筆,律師助理卻剛巧來電,告訴他這是「偽造文件」的行為,著他千萬不要簽任何文件。莫sir這才意識到事態嚴重,拿起草稿便匆匆離開。

無標題

被威嚇吊牌、禁致電律師近3小時

那天晚上,葉主任以短訊通知莫sir,指校長希望和他見面。翌日回校後,校長及副校長先不斷對莫sir表示感謝,其後態度「180度轉變」,再次要求他立即寫下提早離職信,並阻止他致電律師。

莫sir重提此事時,不住模仿校長的語氣,指手劃腳並提高聲線的命令道:「你係我員工!我要你寫!你要即刻喺我面前寫!」他當時很害怕,一直低著頭、不敢直視校長,只敢輕聲問道:「對唔住呀校長,我可唔可以打比我律師呀?」校長堅持拒絕,又拿出一份聲稱是教育局發給學校的指引,表示若教師被捕是可以將他即時革職,並會吊銷牌照[註1]。莫sir覺得很無奈,說從未看過這份指引,學校亦從未通知教師,卻反遭校長嘲笑:「教育局不嬲都有架啦,其實都係網上面架喎,你自己唔睇?」

校長又威脅道:「如果你唔肯寫7月14日離職,我可以叫你每日返工,直到31號為止。」莫sir在心裡計算,自己在8月中便要上庭,所剩的時間已經不多;若真的要每天上班,他便沒有充足時間準備上庭、見律師等,於是心裡開始動搖。

莫sir指,校長和副校長軟硬兼施,更找來葉主任一同遊說他。在被炮轟近3小時、且不能聯絡律師的情況下,他的恐懼達至頂點;最終他屈服寫下提早離職信及交代被捕信,校長於是沒再說甚麼,收過信後便急忙離開。

避見校方憂再被壓迫

後來,葉主任不斷以各種方法聯絡莫sir,甚至嘗試約相在他家附近見面,但莫sir沒有理會他。他說,單是看到來電紀錄上寫着的是「葉主任」,已足以讓他感到驚慌。最後,校方把7月首兩個星期的薪金傳入莫sir銀行戶口,又以電郵方式通知他回校,歸還寫有「8月31日」的舊版服務證明書,並拿取新版寫有「7月14日」服務證明書。

為避免校方派人上門找他,莫sir一度到朋友家暫避:「呢兩日都瞓唔到,好驚學校上門搵我,又用啲極端手法迫我就範,感覺好有壓迫感。」本來,記者打算相約他到寶覺小學外進行訪問,他也提出更改地點,說如今再也不敢踏足校舍附近。

校方未回覆本媒查詢 向《蘋果》稱莫sir自願寫信

記者曾以電郵向校方查詢事件,惟至截稿前仍未獲回覆,學校電話亦無人接聽。據《蘋果日報》報導,校長鍾麗金承認曾與莫sir在本月23日見面,但否認讓他致電律師求助等指控,並指他是自願寫下辭職信。她稱不會作書面回覆,並指有關指控為部份教職員帶來傷害。鍾亦稱,莫sir現時仍是學校員工,最後上班日為8月31日,惟他自23日起一直拒絕與校方聯絡及領取新的服務證明書,期望他與校方重新聯絡。

註1:記者找到相關指引,通告中 (xi) 項指出,教師若涉及任何在進行中的刑事訴訟或調查(包括被警方逮捕或拘捕),學校可按事件嚴重性,考慮暫停該教師的職務;及 (xii) 項指出, 若教師涉嫌干犯嚴重罪行或失德行為,學校必須向教育局呈報,供局方考慮採取跟進行動,包括審視有關教師的教師註冊資格。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