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讓數字說道理 — 全民檢測的迷思

讓數字說道理 — 全民檢測的迷思

本港武漢肺炎第三波疫情爆發,連日嚟新增確診數字過百,鍾南山建議在香港開展全民免費核酸篩查,國家衞健委首支「內地核酸檢測支援隊」其中七名成員,更加會來港協助開展實驗室工作,引嚟社會廣泛爭議。撇除「全民檢測」有否獲取港人 DNA、建立秘密 DNA 庫嘅陰謀論,「全民檢測」係咪真係有用?係好事定係壞事?唔講政治,只係講數字同邏輯講道理。

1. 測試敏感度(sensitivity)的問題

對大規模嘅篩查測試 screening test 嚟講,測試嘅敏感度(sensitivity)最為重要,如果一個測試嘅 sensitivity 係 90%,即係話有九成嘅人被測試證實係陽性係真係染病,相反嚟講有 10% 嘅人屬於「假陰性 false negative」:本身有染病,但係個測試結果係陰性。

九成嘅 sensitivity 算唔算高?個 test 係咪好?要睇下個病本身係咩病,有幾 common。不過,如果將某一個測試全面全民化,假陰性嘅問題就會被放大。我哋假設祖國武漢肺炎嘅測試好勁,準確率達 99.9% ,即係話只有千分之一嘅機會出現假陰性。但係一旦將個測試全民化,放喺 750 萬香港人到,就會有 7,500 個錯嘅結果。咁呢 7,500 個人就會被視為無病,喺社區度出現行嚟行去。當然未必每一個都會係確診者,但係當中只要有 1% 嘅人帶有測試唔到嘅武漢肺炎病毒,就足以帶嚟好嚴重嘅後果。

再講,99.9% 嘅準確率係假設,如果祖國嘅測試只有 90% 呢?全民測試之下就會有 75,000 個假陰性結果,個後果將會以倍數計。況且,之前有歐美國家大量訂購中國製的測試劑後要求退貨,原因就係個凖確率低至只有三成,全民測試嘅後果同效果讀者自己諗。 

2. 測試量的限制 

除咗測試嘅敏感度,另一個問題就係測試 capacity 測試量嘅限制。香港嘅檢測量一直都處於每日幾千個,政府同大陸就話會派員來港協助大量檢測,提高每日嘅檢測量,甚至達至全民檢測。假設係祖國嘅強力協助下,將每日嘅檢測量大幅提升至 10 萬,而且敏感度達 100%,一定準一定中,咁又點呢?10 萬個測試一日,至少需要 75 日嘅時間先至可以覆蓋全港市民。某君喺 Day 1 接受咗檢測呈陰性,佢好開心,繼續生活,咁佢呢 75 日內會接觸到幾多個未檢測嘅人呢?當中又會唔會接觸到有肺炎患者未輪到佢檢測呢? 

因此,某一日檢測咗係陰性,唔等同佢永遠都係陰性。除非可以做到喺同一日同時檢測 750 萬人並於結果出爐之前將 750 萬人完全隔絕,否則某日嘅檢測結果並沒有多大意義。一日源頭有漏洞,一日香港人就有機會接觸到新病毒源頭,某一刻嘅檢測結果並唔係永遠嘅保障,唔通將測試量提高至每日 750 萬,每人每日都要做測試?咁香港唔駛運作,成個社會淨係做測試就夠。

3. 永遠不能斷絕的隱形傳播鏈 

宜家進行嘅武漢肺炎病毒測試,大部份都係檢測病毒嘅核酸測試,而唔係病人嘅抗體測試;換句話講,測試係唔能夠分得開某人係從來無感染過武漢肺炎病毒定係感染過後經已康復。所以即使進行全民檢測,都不能夠斷絕社區內出現嘅隱形傳播鏈。 

舉例講,有個後生仔甲感染咗肺炎病毒但係全無病徵,喺無需要求診嘅情況下自己康復咗,中咗招都唔知,喺感染期內佢分別同咗乙婆婆同丙伯伯喺無違反限聚令下兩個人食飯,而乙同丙係互不認識。就喺兩餐飯度,乙同丙都中咗招,幾日後喺測試中確診。因為乙同丙嘅社交圈子完全唔同,唯一共通嘅「緊密接觸者」就係甲,咁甲就順理成章咁俾人捉咗去檢測,因為佢已經好番,所以個結果都係陰性,甲仲以為自己咁好彩無事。咁乙同丙就變咗兩個張竹君醫生口中嘅「不明來源」確診人士,甲嘅陰性結果成為中間嘅 missing link。以上嘅假設情況只係最簡單嘅三人 model ,可以諗下係香港呢個咁人口密集、社交咁頻繁嘅人社會,個實際情況會複雜幾多倍?會有幾多條隱形傳播鏈?全民測試係咪有用?

4. 虛假安全感比時刻保持警惕更危險 

最後就係 false sense of security 虛假嘅安全感問題。以上嘅論點都解釋咗,某時某刻嘅單一陰性結果並不代表某人係安全或者並無感染性,可以係假陰性,可以係測試後先接觸病患者,可以係感染後康復埋嘅陰性,但係呢啲概念對於一般嘅大眾係咪咁容易接受、理解、明白呢?對於一些較為年長、教育程度較低嘅普羅大眾,政府給予嘅一紙「陰性檢查」會唔會誤以為係「免疫金牌」,從而減低防疫嘅警惕性?

要知道香港喺五六月前一直能夠保持較低嘅感染率主要係因為香港人經過 SARS 後自發性嘅防疫意識,基於對肺炎嘅恐懼所以對個人衞生、戴口罩有極高自律性,直至到七月,對外防疫出現漏洞,有三十三類人士可豁免檢疫來港,加上半年後產生抗疫疲勞才引致第三波爆發。如果宜家推行「全民測試」,大量嘅「陰性結果」會唔會導致防疫警惕意識降低,致使更多人鬆懈,弄巧反拙?情況就好似因為自己有做愛滋病測試而貿然進行不安全性行為一樣,一樣唔安全。

美國每日嘅測試量已經高達數十萬之多,但係仍然未能夠有效控制疫情,就係因為測試本身並唔係解決疫情問題嘅答案;相反,台灣嘅測試量唔高,但係源頭控制做得好,人民生活可以如常。測試嘅重點不在於量,在於快、同準,韓國就係用測試速度而非單單測試量去解決疫情問題。再講,宜家去強求將感染數字壓至零係咪仲係一個合理嘅做法?繼續採取 containment 圍堵嘅策略仲係咪適當同合符比例?「代價」會唔會太重?呢啲問題都需要每個香港人自己思考同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