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照顧者疫下冇得唞 七成人批政府支援不合格 情緒易爆煲:我唔自殺已經好叻

照顧者疫下冇得唞 七成人批政府支援不合格 情緒易爆煲:我唔自殺已經好叻

內容: 

照顧者陳嘉儀(左一)、黎沛薇(右二)、徐江琼(右一)。(關注殘疾人士照顧者平台提供圖片)

(獨媒特約報導)早前葵涌邨一名母親親手勒斃智障兒子,再次引起社會關注照顧者面對的沉重壓力。關注殘疾人士照顧者平台調查發現,疫情令照顧者的照顧時數大幅增加,逾五成受訪者每日須照顧17小時或以上;此外,逾七成受訪者認為政府的照顧者支援政策不合格。平台要求政府重新審視照顧者的需要,提供經濟、情緒、社區服務等支援。

逾五成人每日照顧17小時或以上

關注殘疾人士照顧者平台於4月到6月透過網上問卷及電話訪談,分別訪問了447及10名照顧者,當中逾八成為女性,照顧對象包括長者、殘疾人士、長期病患者、精神復元人士及特殊學習需要兒童,超過四成受訪者擔任照顧者已逾15年。約56%受訪者家庭月入低於2萬元,有18%人更指家庭沒有收入。

調查發現,疫情令照顧時數大增。不受疫情影響下,26.3%受訪者平均每日照顧時數為17小時或以上,20.2%為13至16小時,28.6%為7至12小時;但在疫情影響下,平均每日須照顧17小時或以上的受訪者大幅增加至51.4%,13至16小時的減至19%,7至12小時亦減到18.3%。

以10分為滿分,受訪者對政府整體的照顧者支援政策評分為3.14分,超過七成受訪者給予不合格的分數;至於政府提供的經濟支援,及日間暫託、留宿暫顧等喘息服務,評分則分別為2.78及2.97。

0914
(關注殘疾人士照顧者平台提供圖片)

倡落實照顧者定義、放寬津貼

平台提出多項政策建議,包括落實照顧者定義,由統計處撰寫報告,以了解照顧者的生活狀況;增加人手提供情緒支援;放寬照顧者津貼,與輪候復康服務脫鈎;設立雙軌制交通支援,資助照顧者的八達通及提供定額津貼;以及增加暫託服務等。

育有嚴重智障22歲兒子的黎沛薇指,疫情加劇照顧者原本面對的問題,日間中心、學校、治療服務等暫停開放,令照顧者「冇得唞」,而被照顧者亦「好慘」,因身體較弱而不能外出。她建議,有充足防疫裝備的中心,可讓使用者分批回去,減輕照顧者壓力。

育有患雷特氏症的27歲女兒的徐江琼指,逾五成受訪者每日照顧超過17小時,即「除咗瞓覺嗰幾個鐘」以外都要照顧,缺乏休息時間,身心俱疲。

患者同為照顧者:如果可以,我想同爸爸一齊死

本身患有小腦萎縮症、47歲的陳嘉儀,已全職照顧同患小腦萎縮症的69歲爸爸6年。她指爸爸現時要坐輪椅,說話不清,病症令兩人均容易跌倒,如果爸爸跌倒,她也沒有能力扶起他,「只會兩個一齊跌」。她照顧爸爸非常吃力,然而因兩人同住,不是獨居,不能申請家居照顧服務,又因她正領取傷殘津貼,社署拒絕向她批出照顧者津貼。

陳嘉儀指,她和爸爸雖然可以2元優惠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但他們搭巴士及地鐵會跌倒,的士又沒有津貼;他們曾到聯合醫院覆診,她無力推爸爸的輪椅上斜路,爸爸嘗試步行,但又跌倒,結果需要召救護車。她希望有定額交通津貼,否則只好不外出,「(優質生活)諗都唔敢諗呀!」

陳嘉儀續指,她間中會出現情緒崩潰,有時會因小事而觸發情緒,亦會因扶不到爸爸起身而崩潰,感到「叫天不應,叫地不聞」。她指最近一次是數天前,對爸爸及兩名姑姐發脾氣,因疫情下「大家都困住咗喺度」,「度火一嚟就開跑」。陳嘉儀指,同時要照顧自己及爸爸,經常覺得無助及被孤立,「我唔自殺已經好叻」,「如果我爸爸未死,我唔敢死;如果可以,我想同爸爸一齊死」。她指,照顧者需要空間「唞氣」,只要有數小時可以「睇場戲、飲杯咖啡」 ,已有很大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