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內地律師盧思位:關於12名港人涉偷越國境罪的五個關鍵問題

內地律師盧思位:關於12名港人涉偷越國境罪的五個關鍵問題

2020年7月8日,中央駐港國安署在銅鑼灣維景酒店設立的臨時辦公大樓掛牌。攝:林振東/端傳媒

三、關於《港區國安法》

許多媒體和家屬非常關注內地公安機關是否會援引《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港區國安法)來偵辦12名香港居民在香港涉嫌的犯罪行為,針對這個問題,筆者認為這種可能性幾乎為零。

《港區國安法》於 2020 年 6 月 30 日生效,該法無溯及力,根據該法第 55 條、第 56 條的規定,只有在經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或者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提出,並報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之後,才由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對規定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三種情形行使管轄權,而且偵查機關必須是國安公署,因此,不管是程式上還是實體上,本案均沒有滿足啟動《港區國安法》的先決條件,深圳市鹽田公安分局無權偵查 12 名香港居民在香港涉嫌的犯罪行為。筆者認為,《港區國安法》是一部在特定時期、特定情形下通過的一部極為特殊的法律,程式和實體均應當嚴格解釋、限制解釋,任何人、任何組織和機關都不可濫用《港區國安法》,否則造成的後果,任何人都無法承擔。

四、關於辯護權和家屬的知情權

多名內地律師持家屬委託書、律師證、律師事務所公函前往鹽田區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看守所均拒絕安排會見。看守所工作人員先是以無法核實委託人與嫌疑人的親屬關係為由不予安排會見,之後待辯護律師提交委託公證書後,又以當事人已經自行委託了其他兩名律師為由拒絕安排會見。

我們認為,看守所的理由無法令人信服,第一、當事人並不認識內地辯護律師,何來自行委託;第二,如果有律師接受了委託,應該向當事人家屬通報平安和基本情況,但目前無一家屬收到大陸律師的通報;第三,即便當事人願意自行委託律師,作為家屬委託的律師亦有權依法當面核實,以確定當事人是否受到脅迫、引誘和欺騙,在核實完成並告知其訴訟權利後,當事人有權自行決定委託誰作為自己的辯護人。鹽田看守所對於一個普普通通的刑事案件,卻以各種理由妨害辯護人行使會見權,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家屬關心的是,自行委託的律師究竟還有無辯護資格,筆者的回答是肯定的,在家屬或者當事人明確地、自願地、真實地表達解除委託合同之前,接受委託的律師應繼續履行辯護職責。

家屬有權知道當事人的一切情況,包括基本案情、健康狀況、羈押場所等,但是內地《刑事訴訟法》對此沒有明確規定,通常情況下家屬只能委託律師前往探視並瞭解情況,因家屬委託的辯護人目前無法會見當事人,這導致家屬的知情權受到實際損害,因此,除了辯護人繼續據理力爭之外,香港家屬可以通過以下多種途徑維護權利,第一,香港家屬可以直接向當事人寫信,信的內容不要談論案情,郵寄位址為廣東省深圳市永安北一街南一號深圳市鹽田區看守所,當事人收到信函後,看守所應當保障其回函的權利。第二,可以向香港駐粵經濟貿易辦事處尋求各種幫助。第三、可以直接向承辦警官電話諮詢當事人的情況,也可以向辦案機關諮詢並提出合理訴求。

五、關於案件的程式

內地法律制度與香港法律制度有很大不同,家屬非常關心案件的進程,筆者就這個問題做一個簡單介紹。根據香港警務處從鹽田公安分局接獲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來看,12 名香港居民於 2020 年 8 月 25 日被刑事拘留,根據內地《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嫌疑人在逮捕之前最長可被羈押 37 天,也就是說如果鹽田區檢察院不批准逮捕,12 名香港居民將在 2020 年 10 月 1 日前會被取保候審或者無罪釋放,如果被批准逮捕,那就意味著將會被繼續羈押,而且被定罪的可能性會很大。

嫌疑人被逮捕之後,公安機關的偵查期限為兩個月,之後案件會移送鹽田區檢察院審查起訴,審查起訴的期限為一個月,可以延長半個月,最後起訴到鹽田區法院,法院的一審期限為兩個月,最遲不超過三個月。當然,上述期限均不包括公、檢、法在各種法定情形下的延長期限和補充偵查期限。因此,2020 年 10 月 1 日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節點,請大家拭目以待。

以上問題,並不全面,希望能解答家屬的一些疑惑,也給家屬一個安慰。同時,對於上面涉及的法律問題,也歡迎大家進行理性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