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一日暴政・策展版】我的爸爸是警察 他的工作是甚麼?

【一日暴政・策展版】我的爸爸是警察 他的工作是甚麼?

建制派兼監警會委員話見過突然跳起、愈來愈癲的警察。睇到新聞,嚇了一跳,監警會終於見到癲警察。

據報道,錢志庸一度要求一名警署警長處理,但不獲理會。也許他會好奇,為何市民投訴,警察可以不理會。他可能會好奇,監警會怎麼了?

白羅斯的警察和香港一樣,違反警例、使用過度武力,一般不用受罰。儘管是暴政,有審查,但當地抗爭聲音從未停歇。非牟利組織 Nash-dom 曾經有個 Project,邀請藝術家 Marina Naprushkina 創作,目的是讓國民以至全世界,知道白羅斯警察做甚麼。

Marina Naprushkina 交出的作品一本兒童填色冊(可按此下載,香港適用)。這本叫做《我的爸爸是警察 他的工作是甚麼?》的刊物,黑白線條描繪白羅斯警暴的真實場面。港人不會陌生﹕

Elena S. 控訴被打到躺倒三日無法起床;
Tanja T. 說她被警察腳踢、警棍打頭;
Maja A. 沒反抗卻被打至骨折,還被要求站起走路;
Olga K. 凌晨一點被警察上門,按鈴,拖出走廊,拉上警車;
Ekaterina P. 見到警察毆打女孩,問﹕你們在做甚麼?結果她自己也被捕;
Aleksandra J., 閱讀警方條款時被打頭至吐血;

畫冊最後是一雙半天吊的腿。那是 Jana Polyakova,2009 年 3 月 7 日,因被警察毆打、指控誹謗、被判刑,不堪壓力,上吊自殺,死時 36 歲。

我的爸爸是警察,他的工作是甚麼?孩子,請填畫冊。填完也不懂,去問監警會,問錢志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