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內循環運動會

內循環運動會

【文:三郎】

最近,來自五湖四海的一百六十多個人權組織嘗試寫信向「奧委會」倡議取消北京舉辦二零二二年度「冬季奧運會」,並呼籲「奧委會」在如今天下大勢底下,能夠三思並檢討當初的決定,因為中國在零八年以後,根本沒有如外界期望一般,受奧運精神影響而「改弦易轍」,反而恃著當初奧運所帶來的榮譽、威勢,以及隨後的經濟崛起,對人權的打壓越加肆無忌憚 — 這是違反了奧運的基本精神,亦即競技以外,人類所強調的美善,如:友誼、團結,以及相互的理解和尊重 — 請願信的發言人 Mandie McKeown 指出,中國這些年來的舉措,違反了奧運所強調的人類尊嚴。

與此信相關的報導,在大量的國際報章,都得到響應,字裡行間再次向世界提醒中國的人權問題,當中包括西藏「奧維爾式」監控、新疆維吾爾集中營的監禁、蒙古語言及文化的大清洗、對台灣的「武統」軍事恐嚇,以及在香港那違反了國際信用的《國安法》實施。

然而,信中所強調的另一番主旨,其實是希望「奧委會」能夠「覺今是而昨非」。因為零八奧運的舉辦,在當時的國際輿論底下,因著西藏問題,甚至後來對於《零八憲章》關聯者的打壓,是極具爭議的。

當時的美國總統布殊曾就奧運問題被傳媒採訪,其立場並不明確,有點「隻眼開,隻眼閉」— 既批評了中國政府對人權的打壓,亦溫和地強調兩國合作會為美方帶來好處,所以就算當時有抵京遊客在鳥巢外搖旗呼籲「讓西藏自由(Free Tibet)」,得來的國際迴響是不多的,就像小石拋進湖裡所泛起的漣漪。

甚至乎,當時的香港人,在舉國一遍自豪感的掩蓋下,大概也只是覺得「政治與我無關」,沒有人思考過黃子華曾經講過的「溫水煮蛙」而關心的,也許只是茶餘飯後之際,國家隊究竟得了多少枚金牌。

但黃子華的比喻,終究還是應驗了,香港人也終於醒覺:我們不過是被動的「蛙」,就好像內地那些因「一孩政策」必須墮掉的「娃(莫言小說之語帶雙關)」,並沒有選擇的權利。「溫水」最終在「加速師」的添柴煽火下,成了「滾水」,而他不僅煉成了「取消任期限制」的不老仙丹,更為港人立了《國安法》。

新疆管治模式裡,也是當初外媒的調查報告中時有提到的「虐打」與「洗腦」,漸始在香港變相實施,還有一著「人口管理」,也將隨著未來的新移民放寬以及「二次回歸」逃難潮,正式封窗作結。制度內的菁英階層宣誓表示效忠,捍衛自由價值者漸被杯葛淘汰,雖美其名曰「風險管理」與「維穩政策」,但其實,那跟歷史上國民黨的「清黨」與共產黨的「反右」於本質上的「排他」無異。民主派在零八年尚存一絲希望的「民主回歸論」,在「書同文」的統一思想趨勢底下,亦正式幻滅。

這封「奧運倡議書」,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而在公佈後,戰狼外交代言人趙立堅隨即「強烈譴責」相關的人權組織「不應該將運動競技『政治化』」,然而可笑的是,對於藝人劉亦菲所發表的撐警言論,他又以「政治化」的言辭,讚揚劉的立場是「好樣的」,毫無疑問是自打嘴巴。因為,不論是港中大戰所促成的《國歌法》,抑或是美國運動員在球場上所支持的「BLM」運動,我們都清楚知道一個事實:運動與政治,根本無法分割。

所以當《CNN》在報導這封書信的時候,亦嘗試指出一個難以逆轉的趨勢 — 杯葛中國所舉辦的冬季奧運,已漸成美國的主流。雖然拜登在十二月的選舉論壇上,並沒有膽量回應將來美國要不要杯葛北京冬奧,然而「奧委會」於 2017 年的檢討卻是清晰的:從 2024 年開始,人權及反貪等因素,將成為篩選舉辦城市的標準。

這意味著,數年後,中國若要參加奧運,就必須解決國際上如今「人所共知」的人權問題;否則,也許要如多年前自創的「具有中國特色」的「孔子和平奬」般,舉辦首屆「內循環運動會」,並邀請那些支持《國安法》的國家,比如巴布亞新畿內亞、厄立特里亞,甚至最近人所共知的白羅斯,齊首參與。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