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不只是「釘牌」那麼簡單

九龍塘宣道小學教師因播「獨」被「釘牌」。細看網上流傳的工作紙,問題是有,如標題「不能逾越的紅線」太敏感、選播的影片太一面倒、設題傾向單向灌輸資訊等,但因此而「釘」人的「牌」,未免過火。還有,在學校工作過的都知道,工作紙、教案、講授內容皆必須經校長及課程主任等審批,為何中間不曾有人發現問題?難道個個受過專業訓練、有相當教書經驗的都蒙在鼓裡,唯獨教育局清醒,知道那位老師是「有計劃散播港獨訊息」?這又是否說得通?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表示,「今次事件的內容、深淺程度,絕對不適合小學生」。副秘書長陳蕭淑芬則指:「《社團條例》、藏獨、台獨等議題,絕不適合小五學生」。

其實,不只小五學生,有更低年級的小學生對去年「反送中」等一系列社會事故感興趣 (他們不是只知讀書上補習課,也會看電視新聞,會接觸到社會上發生的種種事,尤其是修例運動持續時間甚久)。他們對警察的做法有疑問、對政府常常提及的「港獨」二字有疑問、對大學校園火光紅紅不知其所以然。別低估小學生的學習能力!

作為教師,打份工求升職則矣,若非如此,本乎「傳道、授業、解惑」的精神,看到學生有興趣想知而又不知得透徹,給他們看相關影片,在課堂予以講解、討論,有什麼問題?不過在盡為人師的本分而已。即使要求學生表態,也是一個學習民主表達意見的過程,老師可因應學生取態作出合適的糾正,避免其思想走向偏激,也是一件好事,為什麼許可學生表態是否支持民族黨及「港獨」就一定有問題呢?抑或有人帶有色眼鏡看事物,結果樣樣事都有問題?

教育局開了此一先例,對香港教育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以政治去凌駕學術,踐踏教師的專業自主自不待言,連坐式的譴責亦必引來校內告密風。大家都不想有事,於是稍有風吹草動,就向校長告密,校長也不想承擔風險,遂迫涉事者離開。好聽點叫「抽出害群之馬」,難聽點叫煽動教師互相鬥爭。這一種態勢下,教師與教師之間,教師與校長之間,哪裡還有信任可言?有教育熱誠者,又焉會入行?最終受害是香港的下一代。

中國文化傳統中,學術、政治是緊密相連,以學術革新、糾正政治,學術之統緒叫做「道統」,政治之統緒叫做「政統」。「道統」由教師承傳,「政統」由當權執政者承傳。因「道統」能革新、糾正「政統」,所以「道統」某種意義上凌駕於「政統」,教師的地位亦較帝皇將相為高,也較受尊重。宋明諸位理學家都是以「道統」自居。

「道統」崩壞,以政治力量摧折學術,始於中國共產黨。國民黨蔣介石對學者是尊重的,毛澤東則不然。文化大革命時,學生批鬥老師,老師之間又互相告發,悔過認罪成為時尚,這是「道統」最墮落的時候,中國文化最頹喪的時候。

今天,教育局的做法,實際是將中共五六十年代的那一套引進來,要以政治壓力凌駕教育行業的專業自主。早在上次歷史科試題「出事」,第一時間出來批評試題有問題的,非考評局,也非歷史系專家學者,而是教育局,已些微露出端倪。那是針對中學。現在將矛盾指向小學。這和何君堯早前披露中聯辦官員指示議員要對司法、教育、社福界「三座大山」「敢於鬥爭」是吻合的。

言論、新聞採訪自由受壓,刻下到了學術思想自由,中國大陸的小學生近日被問到如何看美國總統特朗普,他們竟清一色地民族情緒上頭,冷嘲熱諷,說些「特朗普那個壞蛋就愛吹牛皮」、「為什麼美國特朗普這麼壞,說我們中國病毒」。我們是否想香港的下一代,那些可愛的小臉,都現出被當權者洗腦的猙獰面色?

有陰謀論指梁振英批楊潤雄為官避事、只知譴責、「當習主席的說話耳邊風」,迫得楊今次狠下重手。實情如何,不得而知。如果屬實,反映楊為人道德很有問題,畢竟「釘牌」等於「斷人米路」,迫人轉行,辛苦讀得教師資格可不容易!若然不是,整件事為教育行業帶來赤色恐怖陰影,也是無可否定的。楊乃禍港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