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看管浩鳴、看「美好的見證」

看管浩鳴、看「美好的見證」

這段時日,陳同佳案又重新浮現公眾眼前,管浩鳴牧師又再成為新聞熱炒對象之一。身邊有人問過我一個我答不了的問題:「其實點解陳同佳單嘢會關管浩鳴事?」

為此,我翻查一下資料。有關管浩鳴為何涉足陳同佳一案的報導並不多。查考資料中,維基百科只有一句「管牧師曾接觸涉嫌在中華民國台灣地區殺害女友後潛逃到香港的陳同佳,並勸導他前往台灣自首,引發「陳同佳送台案」,管在陳同佳出獄後變成其監護人。」但奇怪的是,一般而言父母才是監護人,陳同佳又非無父無母者,而且年過 18 歲,何以「管在陳同佳出獄後變成其監護人」?

我姑且猜測這裡所說的「監護人」,是指由於陳同佳曾為犯人,他需要一位「監護人」去協助其出獄後適應社會的生活吧。無論如何,管浩鳴與陳同佳的「緣份」,應該是由管牧接觸陳同佳後締造而成,究其原因,好像說是因為陳同佳同潘曉穎本身是讀聖公會中學。咁都係原因?真係唔知係咪上帝的旨意啦。話說陳同佳亦已受洗信耶穌,那即是話,呢兩條繼續在港興波作浪的「XX」(可自行配詞)都是「神所愛的子民」喎。

提起管浩鳴,總讓我想起上年 4 月在北宣(宣道會北角堂),看管浩鳴、吳宗文與邢福增的「塑造香港教會前景學術研討會」—「教會與政治」研討會的情景(當時反送中運動還未發生,實在仿如隔世……)。當時會後,我也寫下一篇名為〈教會與政治武俠版之「炮山論劍」〉作感想。當時我以「鳴波微步」暗喻(暗諷~)管牧,原因在於當時題目為「教會與政治」,但管牧一於少理,講一大輪廢話帶人遊花園 — 明明是比劍(談「教會與政治」),他卻走來走去(講廢話遊花園),根本不對題。「一隻滑頭得很的老狐狸」,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而「這隻滑頭得很的老狐狸」再因陳同佳案再鬧出更大風波,相信也是大家意想不到了。不僅如此,其他關於他的黑歷史我一時間也不便說清,大家有興趣也可看看相關報道。這段時間,大家不時譏笑陳同佳成年都返唔到去台灣。管牧當中的角色,實在惹人懷疑。最後,我忍不住想起這句聖經:

【來十二 1】「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大佬……這條「前頭的路程」原本還不不怎麼辛苦,但纏下纏下,點解嗰啲見證人嘅雲彩開始纏住我雙腳,搞到唔多行到啦開始……

(題外話是,陳同佳這種「見證」性質,其實頗符合主流教會「做完一大堆衰嘢最後改邪歸正」的主旋律。唔知會唔會終有一日,會有機會聽陳同佳「講見證」?不過我就唔多想聽啦,等我行出間教會先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