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總統選舉會引發美國大規模動盪和內戰嗎?

美國總統選舉將於下月初(11月3日)舉行。這會是奠定 21 世紀西方民主制度何去何從的一次重要選舉。

綜合全國民意調查網站 fivethirtheight.com 估計,共和黨的現任總統當奴侵只有 13% 勝算。13% 機會是一個什麼的概念呢?大概是每 8 次便發生一次的事情。有趣一點來比較,歐洲足球聯賽十二碼命中率大約為 75% 至 80% ,當奴侵的得勝機會大概與球隊在十二碼決勝負時落後 3:4,已方最後兩輪命中、對方最後一輪射失,最後以 5:4 勝出的機會相約。這種反敗為勝的情況並不太罕見,所以民主黨拜登得勝的機會,並非如美國主流傳媒說得那麼高唱入雲。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支持者,這幾年來在意識形態的分歧,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當奴侵四年前「意外」當選,固然加劇了雙方的對立,但這種對立其實由 2008 年 9 月金融海嘯已經開始。奧巴馬兩個月後當選,成為美國首位黑人總統,左派振臂歡呼,更馬上頒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給他,但他沒有為美國社會帶來競選時承諾會帶來的改變。他開的空頭支票太多,左派最關心的議題,在他的 8 年任內都沒有辦到。內政方面,他承諾 95% 家庭會減稅、並取消小布殊年代對超級富豪的稅務優惠、加強對金融機構監管、制定政策讓幾百萬非法移民有機會成為美國公民;醫療方面,他承諾為所有美國人提供醫療保障、一般家庭可以節省每年 2500 美元醫療保險費用;環保方面,他承諾創造 500 萬個「綠色就業機會」、大幅減低美國耗油量、利用市場交易機制減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國防外交方面,他承諾結束美國在伊拉克駐軍、關閉關塔那摩灣軍事監獄。

這些承諾兌現了多少?基本上所有政策都是遇到阻力便半途而廢。既然奧巴馬沒有一意孤行,那麼美國社會應該比較「和諧」了吧?但左派覺得黑人總統「做唔到嘢」,全因反對派故意刁難,積怨越來越深,不想想「進步議題」時機尚未成熟,推行時遇到阻力是民主社會的常態。4 年前當奴侵當選後,左派驚訝萬分,選舉翌日就紛紛走上街頭抗議。當奴侵以商人和電視真人騷主持人背景參選,並非傳統政客,他競選時說過要辦的事,幾乎都一一兌現。他性格傲慢自大,不聽別人意見,自己內閣成員尚且一個又一個和他反臉交惡,強推政策時他又怎會照顧反對派的感受?譬如他說過要墨西哥給錢起美墨邊境圍牆,被萬人恥笑沒有可能,但美國邊防保衛局最新的數字是,有超過 300 英里的邊境圍牆完工。而他和墨西哥加拿大從新制定貿易協議,令墨西哥在對美貿易上不能佔得太多便宜,變相叫了墨西哥政府出錢起圍牆了。

這就是美國左右兩派 12 年來累積的恩怨造成今天空前撕裂的原因。今年武漢肺炎爆發之前的 1 月份,美國失業率為 3.6 %,是 50 年來的歷史新低,股市亦在 2 月中創出歷史高位。當奴侵連任本來沒有懸念,奈何他輕視武肺的殺傷力,以為自己不怕,美國人都不用怕,只對中國封關。及後 5 月底因警暴觸發的大規模全國騷亂,失業率飊升至 15% 是一個因素,但事件發生在總統選舉前只有幾個月,不得不相信反侵一族(美國人叫 NeverTrumpers)順水推舟,利用社會動盪攻擊當奴侵,希望影響他的連任機會。

到了 8、9 月份,那些無差別打爆商店櫥窗玻璃的持續抗議,都只發生在民主黨主政的城市,是極左勢力對主流執政左派多年來腐敗無能的反撲,以「政治正確」加暴力威脅,要求主政的地方州長和市長解散警隊。他們宣傳所有白人都有歧視黑人的「內心陰暗面」,更把全國各地的歷史人物紀念銅像拉倒,試圖改寫美國歷史和傳統價值觀:美國是一個以奴隸制度而發跡的國家,美國白人對黑人都有原罪,所謂歷史偉人都應該受到重新審判,完全不值得紀念。

美國的極右勢力也不是善男信女。100 多年前,美國南部白人執行私刑,數以千計被指控謀殺或強姦的黑人被吊死。當代美國人聽到 lynching(私刑)一字,都應該會聯想到極右白人至上主義。上月底總統辯論時提及的極左極右組織,極右的 Proud Boys 只在 4 年前成立,而極左的 Antifa 無論是一個組織還是如主流媒體宣稱只是一個思潮,總統辯論已經預告:總統選舉如果出現任何爭拗糾紛,兩極勢力都已經整裝待發,準備拿起槍枝全面衝突。

現代的內戰,再不會是以往出動軍隊對峙、攻佔敵方陣地的戰鬥。當大多數人不再信任民主選舉原則,雙方開始以武力捍衛一己意識形態,平民大規模參與,在同一個生活空間互相廝殺,直至多數人拜服其中一方信念,或其中一方以壓倒性武力優勢,敉平對方的反抗意志,方可終戰。香港 2019 年下半年的內戰,就是一個好例子。

觀乎左派科技巨頭網站為了保護拜登名聲,可以把拜登兒子串通烏克蘭和中國的醜聞全面封殺,完全不顧及守衛美國言論自由這個重要立國精神,右派一向「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不守護我們重視的傳統價值,為什麼我要照顧你們反歧視等等的所謂「進步價值觀」?美國民主制度因內戰而崩潰,並不是天方夜譚。到時候,「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再不是一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