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有佳句而冇佳章的《麥路人》

有佳句而冇佳章的《麥路人》

終於在安博上看到了「麥路人」,有點久旱逢甘霖的感覺,因為近年港産片已經買少見少,今年疫情困擾全球,日漸式微的港産片也就更是鳳毛麟角,難得一看。情況就與電影描繪的無家可歸、夜宿於二十四小時營業的麥當勞裡的「麥路人」一樣,苛延殘喘,活著只是等待死亡,前景黯淡,根本沒有明天。

導演黃慶勛是個有心人,做了二十年副導演,「麥路人」是第一部作品,非常用心,但坦白說,故事並不感人,劇情結構鬆散,甚至予人堆砌的感覺,像一部寫實的紀錄片多於劇情片,與看港台的鏗鏘集分別不大。選角倒是出色,個個入型入格,尤其是演目賭妻子跳樓無能挽救精神失常的退休消防員萬梓良、癌症病後復出演監躉小偷的張達明、憶子成病的母親鮑起靜,以及嫁到香港丈夫意外死亡為爛賭家婆死做爛做還債的無證單親媽媽劉雅瑟和一眾小人物配角。功力所限,黃慶勛不是黑澤明,有佳句而冇佳章,平白浪費了香港土產的優秀演員,「麥路人」不能成為香港的「沒有季節的小墟」。

然而,電影還是令人傷感唏噓,一群生活在社會底層相濡以沫的天涯淪落人,這麼近又那麽遠,熟悉而陌生,因為人們活在其中,久入鮑魚之肆,習慣變成麻木,彷彿就是香港社會的縮影。

托爾斯泰說過:「幸福的人都是相同的,不幸的人卻各有各的不同。」人共患難易,共富貴難,「麥路人」沒有引起社會普遍共鳴,不難明白。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