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美中貿易戰再添新戰線:扎帶

本文原刊於《華爾街日報》,端傳媒獲授權轉載。目前,《華爾街日報》中文版全部內容僅向付費會員開放,我們強烈推薦您購買/升級成為「端傳媒尊享會員」,以低於原價 70% 的價格,暢讀端傳媒和《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美國已經與中國在農業、鋼鐵、電子等大型經濟領域進行貿易戰。

新加入戰線的是一項關鍵美國技術:扎帶。

總部位於明尼蘇達州沃辛頓的 Bedford Industries Inc. 聲稱,人民幣匯率被人為壓低令中國得以讓扎帶的定價低於成本。該公司稱其開發了現代塑膠扎帶,並希望美國對來自中國的競爭產品徵收關稅。

Bedford 總裁 Jay Milbrandt 表示:「我們生產這一產品已經有50年,擁有一個真正有效的流程。中國可以製造扎帶,然後運到美國,再在市場上銷售,所設定的售價甚至連基本的原材料都買不到,在我們看來這種做法是不正確的。」

Bedford 的扎帶在超市和五金店中隨處可見,用於為麵包、生菜葉、咖啡罐和土豆的包裝袋封口,以及捆紮電源線和軟管。

Bedford 今年6月份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和美國商務部提起訴訟,這是自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今年修改相關法規以來第一家對中國進口產品提起此類訴訟的美國製造商。根據修改後的規定,美國企業如果能夠證明進口產品受益於匯率操縱,將可以尋求對外國競爭對手加徵關稅。

扎線產品關稅將開創一個先例,所以貿易專家正在關注 Bedford 訴訟,將其作為一個測試案件。

中國政府正對該案提出反駁,並提交了3000多頁的文件,稱其認為,有關中國政府會為壟斷扎線市場而調整匯率的說法是荒謬的。

在回覆有關該案的詢問時,中國駐美大使館經濟商務處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將低估匯率作為一種可平衡補貼(countervailable subsidy)的做法,將給多邊貿易體制和國際貨幣體系帶來重大風險。

Kramer Corp. 總裁 Mark Kramer 表示,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樣,麵包行業正處於危急關頭。Kramer Corp. 在亞特蘭大開展食品包裝和設備中間商業務。Kramer 稱,他不知道有誰質疑 Bedford 發明麵包袋扎帶的說法。「他表示:「據我所知,只有三種方法可以封上麵包袋,那就是扎帶、塑膠薄片卡扣,然後是可重複密封膠帶。」

「Bedford 是美國頭號麵包袋扎帶製造商。」Kramer 說。「如果 Bedford 明天關門,麵包業就會手忙腳亂。」

對於 Milbrandt 來說,這是一場事關個人的戰鬥。他的祖父母 Robert Ludlow 和 Patricia Ludlow 在1966年創辦了 Bedford,他們稱自己發明了將金屬絲和塑膠結合在一起的工藝,製作出的扎帶堅固程度足以應用於麵包等產品的包裝機。

Ludlow 先生之前是一名火雞養殖者,當時他尋求干一門更有利可圖的生意。Ludlow 說,當他的妻子待在一位朋友位於明尼蘇達州的冰釣小屋,看到了一條紙和金屬絲纏成的帶子時,靈感迸發了出來。他相信他可以做出一種更好的帶子,在麵包包裝機上不會那麼容易被撕裂。

現年91歲的 Ludlow 先生說:「我當時想,如果能在一條金屬絲上附著塑膠塗層,做成一條扎帶,並且在用到包裝機上時不會裸露出金屬絲,那麼這種用來給包裝袋封口的扎帶就會有市場。」

Ludlow 使用塑膠擠壓機和打捆鐵絲的農用設備進行試驗,設計出這種扎帶,然後在全美各地向麵包店推銷這種最初被稱為 Tie-Tites 的扎帶。現年90歲的 Ludlow 的妻子曾做過秘書、船運業職員和其他工作。

他們將公司以 Ludlow 的中間名 Bedford 來命名,這樣做是因為,如果事業開展不順利,也不會玷污到這個家族的姓氏。他們之後擴展到多個產品種類,諸如綁帶、標籤和提示簽,產品名稱包括 Bib Ties、Flag Ties、Snap-A-Tag、Double Wire Tin-Tie 和 PolyTwist。

他的家族已獲得數十項專利,其中包括帶有可追溯農產品種植地的條形碼的標籤以及用作口罩鼻樑金屬條的扎線。

聯合生鮮產品協會(United Fresh Produce Association)副會長 John Toner 說:「你不會把『扎線』和『技術』聯繫起來,但事實上,他們的產品可讓種植者將一個統一資源定位符(Uniform Resource Locator, 簡稱URL)印在一個扎線上,再把扎線捆在生菜的菜幫上」。Toner表示:「他們的解決方案可以讓人們說:『哦,這棵生菜是這裏生產的。』」

Bedford 稱,該公司每年銷售數以百億計的扎線,通常是以線圈和盒裝出售或按英尺計價,售價從每英尺零點幾美分到幾美分不等。該公司稱,美國一年的麵包銷量約為37億包,其中大部分都使用 Bedford 的扎線。

Milbrandt 稱,大約五年前,中國製造商開始搶佔 Bedford 的市場。在發現一家中國扎線製造商以可疑的低價贏得一份食品包裝合同後,Bedford 去年開始準備採取行動。Milbrandt 說:「中國公司當時進入市場時的售價只有我們的一半。」

Bedford 的律師 Roy Goldberg 稱,他的結論是中國製造商從一系列出口信貸、貸款、稅收遞延和減稅中得到了好處。他說,去年美國修訂法規時 Bedford 尋求政府徵收懲罰性關稅的計劃正在進行中。上述新規在今年 Bedford 敲定此案時生效了。

中國在一份關於扎帶案的文件中稱,2019年也就是此案所涉期間,人民幣匯率沒有被低估,人民幣匯率之所以下跌是因為自2018年以來,美國多次挑起並升級中美經貿摩擦。

貿易律師正密切關注Bedford案,其中包括 Harris Bricken 律所國際貿易律師 Adams Lee。Lee 說:「這種匯率操縱補貼肯定比扎帶案本身更引人關注。」

上述新規在針對中國方面完全沒有先例。只有另外一宗涉及越南盾和乘用車輪胎的匯率案是在該規定下提起的。

如果 Bedford 獲勝,關稅將只適用於扎帶,但將為2019年與中國競爭的所有其他公司樹立先例。許多分析師認為,雖然人民幣過去曾被低估,但最近並沒有被操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2020年表示,人民幣匯率與應有水平「大體一致」。

Milbrandt 表示,他只是想確保他工廠的450個工作崗位不會消失。

他說:「我們對扎帶的認同感要超過我們做的其他任何事情。」他表示:「這是一個偉大的美國成功故事。一份偉大的遺產。這些家庭的生活都是依託著這個公司。你怎麼能讓這持續下去呢?我們怎樣才能讓它再持續50年呢?」

英文原文:U.S.-China Trade War Gets Wrapped Up in Twist-T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