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如果可以不只懷舊 — 楊學德個展《好像在那裡見過你》

如果可以不只懷舊 — 楊學德個展《好像在那裡見過你》

楊學德個展《好像在那裡見過你》,儼如 2020 年夏天的「花潮」——誰沒有到海港城看畫,「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點時間,去湊個熱鬧」。瘟疫持續數月,政治氣氛持續不明朗,末日將臨的低氣壓之下,令人期待的展覽確實帶來多少安慰。7 月爆發第三波疫情,令人措手不及,全城整月減少出外、居家避災。情況方才稍為緩和,8 月尾開幕的展覽可謂正是時候。

事隔四年,楊學德再次在海港城做展覽。如果說,今次展覽是上次的續集,由 2016 年《海港》到 2020 年《好像在那裡見過你》,展題吐露出家園漸變陌生的感嘆。外貌早改變,處景都變,但題材未變,這幅那幅「好像在那裡見過你」。

這種錯覺大概是楊學德從生活收集素材,像剪報儲起圖像,如:公屋、球場、巴士、小輪、高達、超人、碼頭、鐘樓……並於畫中重新排列組合這些「香港符號」,化成不同作品。萬變其實都不離其宗。就像放在展場最裡面靠窗的《大沙池》,背景只是普通海灘,但加上一座舊式遊樂場常見的攀爬鐵架之後,立即變得「好香港」。「香港符號」似乎是楊學德重要的創作素材。符號勝在夠精練,一看就能勾起觀眾的回憶。然而,畫面上符號一再重複出現,難免有時覺得眼熟,似層相識。

除了改變排列組合的調整畫面之外,楊學德也巧妙地利用標題區分作品。他畫筆盡量「客觀」描寫場景,但文筆卻提出「主觀」看法,營造故事效果。就像入口處所放的《古渡口》,畫中天星碼頭插上米字旗,天星小輪化身鯨魚。碼頭和小輪是常見題材,但「古渡口」的標題有效地引起觀眾懷古的情緒。乍看起來,這可以是一幅融入畫家想像的魔幻現實風景畫,若然另取別名,隨便提意一個《秋鯨擱淺》(註:香港作家蔣曉薇小說新作之名)似乎亦無不可。然而,現時標題再一次帶觀眾回到「懷舊」、「老香港」的主題,變相令作品囿於某些既有的閱讀角度,好像有點裹足不前。

不過,人們說《好像在那裡見過你》看得感動,不止於所懷之舊共通,更是畫作帶來安慰。就像很多人喜歡的《等埋你》構圖簡單,「香港符號」——已淘汰的「中巴」——一再出現。山崖邊,巴士站,即使只有一個乘客在等車,但也決不會把你遺忘。巴士可能姍姍來遲,但還是會來,接你離開。巴士似是盼望的象徵,「等埋你」寓意「終有日會望到」。遮蓋標題也好,觀眾還是可從畫面構圖閱讀出作畫者背後那份勵志精神,走出純粹懷緬昨日的情感。

《等埋你》似是過渡作品,今次展覽披露更多變化的端倪。「香港符號」雖然不時出現,但楊學德悄悄地引入自然,在「好香港」的建築物之中加入一些普世的山水花草,看來應是受到後輩畫家黃進曦的影響。楊學德向來畫城市生活居多,而黃進曦則寄情山水。二人自去年合作《城外》聯展相識。看起來,他們所繪的對象差異甚大,但其實楊學德的城、黃進曦的山很多時都取材自香港。某程度上,我們可以說他們部分作品正在嘗試處理畫「香港」命題。今次展覽正是二人聯展之後 ,楊學德再度公開展示近作,不難看出他與黃進曦互動的痕跡。

其中《你未打畀我》和《長相廝守》,標題寫得虛一點,似狀態多於故事。畫中沒有人,構圖近於黃進曦筆下的山水。兩畫主角分別是公屋和電話亭,雖然都是那些老是常出現的「香港符號」,但被樹葉簇擁、藤蔓纏繞。視覺上,「自然包裹城市」的意象明顯,我甚至覺得藤蔓攀附於「香港符號」,最終會把舊物一同拉倒。很愛,你想抱住它;但太愛,你卻會最終毀滅了它。我看得很悲觀。

「呢啲叫做『回歸返自然』。」我跟楊學德分享這觀點時,他說希望有這麼一片淨土,把被拆走的東西收進永恆。拉倒原來不是終結。納入黃土,融入自然,真正化作世界的一部分。想法頗為道家。正是這種逃離城市、藏身山林的退隱心理,讓我覺得楊學德的創作可能開出一道新門。他早已儲起一大堆城市版「香港符號」,多年來操作純熟,是時候繼續開發新領域。會不會是「山林版」呢?城市與自然如何互相作用?畫作將會出現甚麼變化?繼續拭目以待。

(原文刊於國際藝評人協會香港分會網站,獲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