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倫敦買樓談花賞葉說朗程

倫敦買樓談花賞葉說朗程

好友葉朗程最近加入英國置業專家組別,引起 KOL 一陣哄動。

葉朗程在英國讀書,不過在英國蒲過,不等於是一名資深的 Londoner。

我對 Londoner 的定義是:在倫敦的帝國學院與一群中國留學生一齊讀過電子工程、熟悉唐人街旺記酒家一碟乾炒牛河由一鎊半漲價到九鎊的過程,那幾年所謂「倫敦生活」,絕對不算數。

最低門檻都要好似城中某才子咁,除了在英國讀書,還要在倫敦 WC1 的地區工作過最少八年。至於是甚麼性質工作,是不是投資銀行(英國金融界在 EC1 以東,論郵區號碼 EC 不及 WC,See?),並不重要,總之不是旺記酒家的經理。這就叫做倫敦專家了。

好了,言歸正傳:葉某得意地宣告在倫敦買的第一個盤叫做 South Quay Plaza,發展商名叫柏克萊財團,市值港幣五百多億。

聽見葉朗程這樣曬命,我即刻嚇了一跳。柏克萊喎?美國長春藤大學同名,而前輩才女林燕妮小姐就是在柏克萊大學讀遺傳學的。

不過恕我冒昧:請問有幾多個真正的倫敦人會住在 South Quay 這種地方呢?此地區是倫敦的銀行金融城,凡有品味人士尤其真正倫敦客,工作是一個地方,居住一定要講空間和品味。

正如對不起,即使你告訴我你在香港返工在 IFC,但居住的地方在同一大廈四十樓走廊尾間了一間房,貪圖上下班方便,我會覺得你仍未夠上流。在 IFC 擁有一個俯瞰維港的 office?你的住所應該遠離中環,譬如在渣甸山白建時道。

真正的倫敦人置業會在 Zone2、Zone3 之外,又或者倫敦在視覺範圍之內的衛星城市。李嘉誠在倫敦東南 Deptford 落釘,籌建香港城,證明眼光如炬。因為這個地點北望泰晤士河十一點位,就是大笨鐘。

買樓投資,跟實李生一定沒有錯。在 Deptford 隔籬的格林威治半島,更有一個碼頭,去金融城如 City 或 Canary  Wharf,有甚麼型得過在四月細雨中,跳上一艘輕便的小輪,十五分鐘就到市中心?

葉朗程說格林威治半島像將軍澳日出康城。Good point。請問日出康城十年來樓價漲了多少?認識的一個朋友 2012 年購入四百萬元,當時呎價約九千,今日已經漲了兩倍。

格林威治在倫敦以東,日出金融城,返工方便,確實是最先看見太陽升起的地點。據此戰略要塞,進可攻退可守。

我很同意葉君所說:在倫敦買樓心得專業猶在古典音樂之上。譬如同樣是鋼琴神童,聽中國的郎朗奏模札特與來自俄羅斯的七歲的神童 Elisha Mysin,有甚麼精細的分別?葉朗程論其外表俊朗、事業前程遠大,我不敢誇口勝過他。但論倫敦置業,對不起,我可不可以說最多他只是郎朗的級數,而郎朗最近慘遭英國的《衛報》修理,指為太過 pretentious。

況且格林威治還有三間大學,校舍宏美。這個衛星市鎮是英國中產階級近年的熱門居住地,正如葉朗程公認是港女幻想世界裡的鑽石王老五,兩者是不是一定筍盤?到這個 point 上,我真的不敢 judge 得太誇張了。不知道葉君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