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爛制度內打轉 ‧ 偵查篇】建制狂「種」新工會抗衡工運 百呎劏房涉 27 會 吳敏兒:民主派根本無得贏

【爛制度內打轉 ‧ 偵查篇】建制狂「種」新工會抗衡工運 百呎劏房涉 27 會 吳敏兒:民主派根本無得贏

勞顧會選舉今(21 日)舉行,一如預料地,具建制背景的 5 名代表當選。今屆選舉的投票率高達 97.5 %,869 間登記工會中,有 867 間投票,最終民主派的候選人,僅得約 100 票。(見另稿)勞顧會的 5 名委員,將代表 380 多萬打工仔,就勞工政策向政府提供意見,左右全港僱員一年有多少假期​、​每小時的最低工資等等。 然而,只有經勞工處註冊的工會代表才能投票,並非每個打工仔都有份。過往多年,勞顧會的工會代表,幾乎都由建制中人襲斷。職工盟主席吳敏兒便指,勞顧會一向以「全票制」投選委員,在手握多數票源的建制派配票下,民主派根本「無得贏」。

但在本年初的「新工會浪潮」下,「新生工會」大增,翻查資料,今年登記投票的工會由上屆 390 間大增逾倍至 869 間。雖然民主派工會有所增長,但同時建制派的工會數目亦相應增加,吳敏兒說:「之前建制派都有講過,民主派多幾多工會,建制派就生多幾多,結果都會係一樣。」

《立場》統計發現,不管民主派及建制派背景的工會,今年都有大幅增加。但再翻查選舉單位名冊,及到登記地址查證下,發現「一址多會」的情形普遍,大量新設工會的業務亦成謎。而除了傳統的工會組織如工聯會、勞聯外,亦有其他具建制背景人士疑與新增工會有關。有兩個建制相關組織的地址,一年內便分別註冊了 19 及 25 間工會。亦有僅 100 呎大小的工廈劏房,地址登記了 27 間工會。

所以,是誰「玩爛」了工會制度?

*****

勞顧會多年來被指由建制派壟斷,現屆 5 名委員,分別是工聯會鄧家彪、勞聯周小松、工團總會李國強,以及代表公務員的陳耀光和梁籌庭。吳敏兒指,由於勞顧會是「全票制」,每人都要選出 5 名委員,因此過往建制派都會「配票」,「基本上勞聯一個、公務員、工團、同工聯會主導嘅會。」吳敏兒說,「呢啲係過往咁多屆嘅觀察。」

據勞顧會資料顯示,今年登記投票的工會由上屆 390 間大增逾倍至 869 間,其中勞聯及工聯會的屬會,及資助會合共至少達 381 間,假如全數都有登記投票資格,單計與兩個組織有「直接關係」的工會,已手握勞顧會近四成半票源。

疑民建聯成員任董事 年初開公司「生」20 會 

翻查下發現,不少新工會的郵寄地址有重覆情況,大多都是一個地址有數間至十間以內的工會登記,但亦有數個地址,一年內便「生」出約 20 間新工會。在佐敦恆邦商業中心 1602 室,有 19 間今年才成立的工會都以該址為郵寄地址。從工會的名稱推斷,該些工會都與建造業有關,但在網上無法搜尋到該些工會的網站,或會務資訊。

記者上門視察,見到該大廈地下的「水牌」沒有列出「1602」單位,亦無顯示大樓內有工會辦公室。上樓後,則見到 1602 室的單位,門旁鑲有一塊透明板,寫著「香港建造業職工聯合總會有限公司」。記者按鈴後一名中年男士應門,記者甫表明身份,男子已關門,拒絕回應。記者再次按鈴,表示想問清楚該址是否有多個工會登記,他指「唔洗搞咁清楚喇」,又關上大門。根據公司註冊處資料,「香港建造業職工聯合總會有限公司」於今年 1 月 24 日才成立,該會其中一名董事巫辰冬,與曾參選 2015 年區議會選舉葵盛東邨的民建聯候選人同名同姓。

「建造業關懷基金」地址登記 25 會 潘樂陶任董事

另有多達 25 間新工會,都以「建造業關懷基金綜合服務中心」為郵寄地址,基金其中一名董事為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丈夫,安樂工程集團創辦人潘樂陶;另一名董事伍新華曾在反送中運動期間接受《港人港地》訪問,表明不接受「特赦」示威者,並支持警方執法。

27 會以劏房為址 單位無人應門業務不明

另有多達 27 間新成立,且無網上資訊的工會,都以觀塘敬業工廠大廈 12 樓 D9 室為郵寄地址。現場視察發現,該層 D 單位被「劏」成 30 多間小房間,有租户透露,每間房間不足 100 呎,而該址就是當中的「09」號房間。據《眾新聞》早前報道,其記者早前上門視察時無人應門,報道相片則顯示,該單位門上當時無掛上任何標示。《立場》記者於平日下午再到該址視察,同樣無人應門,門上則貼有「港聯商務、秘書服務/代收信函/商用電郵」的膠牌。

網上無法找到名為「港聯商務」的公司,雖有一間名為「​港聯策略前海投資服務​」的公司亦有提供代收信件服務,但其標誌與 D9 室門上的並不相同。

勞聯、工聯會已至少持四成半票

以上並非個別例子,不少在去年 6 月後才成立的新工會,都申報同一地址,亦不設網站或專頁。記者嘗試翻查,但無法找到該些工會的資訊,會務內容亦無從得知。但亦有部分「一址多會」的工會,有清晰政黨背景,而當中大多工會都是工聯會及勞聯的會址、或其屬會地址。《立場》整合地址重複的新工會,發現職工盟的會址新增 25 間至 46 間,勞聯新增 22 間至 85 間,工聯會則至少增 13 間至 194 間。

不過,根據勞聯及工聯會網站,勞聯至今有 128 個成員會及贊助會加盟,而工聯會屬下有 253 間屬會及贊助會,合共有 381 間,假如全數都有登記工會,兩個組織手握今屆勞顧會近四成半的票源。另有工會雖然並非工聯會屬會或贊助會,但其郵寄地址反映其與工聯會有所關聯,有 7 間今年新成立的工會,都以親建制非牟利團體「香港社區網絡」的地址為郵寄地址,該團體總幹事為范國輝曾連續 3 屆代表工聯會參選區議會選舉,反映兩會的勢力或不止其公布的數字。

亦有公司在一年間便「生出」多個工會。金鏗企業有限公司的主要業務包括成衣、地產及保險等,據政府保就業計劃的獲批名單資料,該公司僅有 10 名員工,卻有 5 間新工會以該公司為郵寄地址;財務公司番發有限公司按保就業名單只有 9 名員工,亦同樣有 5 間新工會;景遠國際有限公司提供網絡系統服務,按保就業資料僅有 1 名員工,但有 3 間工會以其地址作登記。

根據勞工處資料,雖至少有 7 名員工籌組,才能成立工會。

張超雄:由為工人服務變支配工人

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解釋,聯合工會如職工盟的屬會由於規模較小,或由會方提供秘書服務,故有多間工會會址以聯合工會的會址登記。但他直言,一間小型「劏房」要維持 20 多間工會運作,或是一間僅有 9 至 10 名員工的公司,卻成立數間工會,明顯有可疑,「你唔可能有廿幾間工會,喺一個咁細嘅地方維持運作,一定背後有一個組織去特登成立啲工會,攞一啲投票權」。他認為,在新工會浪潮下,建制一方或會成立更多工會作抗衡,以保障他們在勞顧會,以至是立法會的議席。

他又表示,該些議席長期被壟斷,對勞工不利:「聯合工會有晒呢啲票,佢就可以繼續坐硬喺呢啲會到,佢哋就變成咗支配工人嘅力量,唔係為工人服務。」他形容,勞顧會是政府的「遮醜布」,在建制派佔大多數的情況下,政府面對不想做、或實行有困難的政策,便會以勞顧會作擋箭牌,指會內勞資雙方未達共識,而非真正解決勞工問題。

他又批評,勞顧會以工會為投票單位的制度,偏坦聯合工會,指該會應代表工人聲音,而非由工會完全代替工人,認為應讓勞工以個人身份投票,選出自己界別的代表。

黃國健:不知道工聯會有否成立新工會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回覆《立場》查詢時,亦稱多間工會申報同一個郵寄地址是否有問題,要視乎該址登記了多少間工會、空間是否足以容納該些工會運作。但當他被問到,香港社區網絡一年內成立 5 間工會是否有可疑時,便拒絕評論個別事件,又指自己「呢壇嘢冇跟開」,不清楚工聯會有否新成立的工會,「工聯會自己有冇新增(工會),應該有,但係邊啲係我哋新增嘅,(我)都一頭霧水。」

對於今屆投票的單位急增一倍有多,他斷言有問題,但就說是職工盟及激進青年,在過去「號召」人成立工會,而勞顧會只是「前菜」,相信其目標是立法會及選委會,「公開號召人成立工會去搶呢啲議席,仲唔係明目張膽去種票?」他質疑該些工會的成立目的,以至是否曾進行工會工作,認為警方及國安處,都應就新工會調查,查明所有可疑工會的目的及背景。

雖然如此,黃國健卻不贊成改革現時的選舉方式,指勞顧會只是一個諮詢組織、勞資雙方的溝通平台,無實際權力,「同民主係毫無關係嘅,只係一啲勞工事務」,指該會多年運作良好,因有人帶著政治目的去滲入組織,才導致問題產生。問及非工會僱員可如何對勞工政策表達意見,他則籲人加入工會,「如果佢想要表達意見,佢咪加入工會囉,而家冇人唔俾佢加入工會㗎嘛。」

吳敏兒:工會增加因多人投入民主運動

職工盟名下的新工會大增,對於被黃國健指控為「種票」,吳敏兒認為是「一隻手指指住人,四隻手指指自己」,「咁耐以來,佢哋都係靠生疆屍會,去控制住個界別,包括勞顧會同立法會議席。係佢哋示範呢樣嘢,而家賊喊捉賊。」她解釋,工會運動是民主運動中的重要一部分,工運亦會「長江後浪推前浪」,才會有現時的新工會浪潮,「係應該去鼓勵,大家透過工運去投身民主運動。」

但她亦承認,即使民主派工會有所增加,但在建制派「人哋生幾多,佢哋生幾多」的情況下,只要勞顧會的選舉制度不變,仍然會被建制派壟斷,「制度唔變,賽果唔會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