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主流,去死吧!—— 屬於怪咖、異類、小眾、弱勢的第 57 屆金馬獎

可能因為疫情關係去不了台灣,可能因為今年香港真的沒幾部電影了,對今年上映的台片份外提起興趣,從《無聲》、《親愛的房客》一直看到《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卻是一邊看一邊在心裏覺得眼紅,媽的這什麼平行時空,不是沒有時差嗎?這邊都已經變得愁雲慘霧面目全非一整年,台片居然一部緊接一部,整體不但比往年精彩,甚至有著脫胎換骨的新氣象。《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香港首映場結束之後,離開戲院,翻開手機一刷,第 57 屆金馬獎就剛剛開始公布賽果。

可能因為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取消了頒獎禮,只是由爾冬陞用幾分鐘速讀所有得獎名單,可能因為有些無法在香港上映,但觸及了許多香港人心底傷痛的電影,都刻在金馬獎入圍名單裏,金馬獎是屬於台灣的,但這一屆對香港人別有意義。

至少,能夠找回那種觀看電影頒獎禮的雀躍心情,怎可能錯過陳柏霖和桂綸鎂一起上台做頒獎嘉賓,將獎座交給易智言,還偷偷牽了一下手呢?沒有這樣的頒獎典禮,就沒有這樣的久別重逢,讓我們一瞬間回到 18 年前的《藍色大門》。那是我們這一代 80 後影迷最先接觸到的台式愛情片,青春、樸實的一道藍色大門,曾經為許多香港人創造了對於台灣的無限憧憬。如今遙遠了,但今年入圍金馬獎的電影其實都關於愛情,也大抵保留著昨日我們熟悉的味道,只是談情說愛之間,藏著更多精細和新奇變化。

連奪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和最佳原著劇本等獎項的年度冠軍《消失的情人節》,既保留導演陳玉勳的早期創作風格,而輕鬆胡鬧、笑中有淚的台式都市愛情喜劇,似曾相識卻不落俗套,帶著一點魔幻雋永的變調,將兩個都市異類、失敗者的人生串連在一起。《怪胎》同樣是小品愛情之作,圍繞兩個孤僻厭世的強迫症患者,別人眼中的怪胎,情人眼裏卻是命中注定世界上唯一包容自己的天作之合。《親愛的房客》則借同志戀人逝去之後的各種蒙冤受辱,將台灣電影常見的同性情慾題材,延伸到相對嚴肅的社會議題,探討倫理、法律制度根深柢固的不平等待遇。《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同樣寫同志情誼,回到解嚴初期,少男情懷總是詩,在胡鬧、好色、逞強與撩事鬥非的大男孩世界裏,卻有幾幕曖昧而美麗。《孤味》是一場花期已逝,來得太遲的情海翻波。

———–

閱讀餘下全文,需要您的小額支持,讓優質內容可以自食其力。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好新聞,並不貴。

支持我們,請成為付費會員。馬上 點擊 ,與端傳媒站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