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紅樓夢》與香港 (上)

(一)

《紅樓夢》與香港有什麼關係?關係就大了。《紅樓夢》講賈府興衰,香港現在不是由盛轉衰嗎?

賈府為何會敗亡?一個原因是「堡壘從內部攻破」,自我毀滅,這是有證據可尋的。抄檢大觀園時,探春氣忿地說:「可知這樣大族人家,若從外頭殺來,一時是殺不死的。這可是古人說的: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必須先從家裡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呢!」她一邊說,一邊流淚。探春為何這麼激動?因為這是她的家!她對她的家有感情!王善保家的一干人對榮國府是沒感情的,只有利害。由此便知探春遠嫁時內心多麼傷感。

探春不是很像現在以香港為家的香港人嗎?遊行過,抗爭過,都無法改變現狀,於是只好移民。移民那刻,他們不心痛嗎?一定心痛,但不得不如此做,這和探春心情是相通的。至於一群助紂為虐的,他們亦未必真不知自己做得不對,只是他們更在意自己的利益,香港沒了,與我何干,這麼一種思維,此和王善保家的一干人何其相似!

再談迎春。迎春面對惡婆子,只知讀《太上感應篇》。《太上感應篇》是什麼書?道教典籍,專講因果報應,「善惡到頭終有報」之類。迎春迷信這個,殊不知世上善人往往得不到好報,惡人反而得享高壽。她終於嫁給「中山狼」孫紹祖,被虐待至死。這又像不像香港的命運?

主權移交前,香港人一直有個信念,就是我們和深圳河以北的,都是中國人,都是同胞。那些年,大陸常有水災,香港人會籌款賑災。香港部份商家甚至協助大陸改革開放,北上投資創業,舉個例子,大陸的計程車,據說就是採用香港模式。可以說,大陸經濟起飛,和香港人的中國人信念,以及善良願望分不開。可惜「子系中山狼」,迄今深圳突飛猛進,在央視慶祝晚會上,竟絕口不提香港人過去的貢獻。不只官媒不提,特區政府對此也緘默其口,不予表態。孫紹祖當年是受過賈府恩惠和提拔,卻將迎春迫死。香港人看到這段,不反省則矣,反省的話,能不痛心疾首嗎?

惜春最讓人留下深刻印象,是她的自私論,「我只能保住自己就夠了,以後你們有事,好歹別累我」、「我清清白白的一個人,為什麼叫你們帶累壞了?」她真是無情嗎?不是,而是看到元春、迎春、探春都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被糟蹋了,她不想自己也是這樣,於是唯有狠下心腸,潔身自愛,與寧國府乃至最後和賈府劃清界線。這像不像香港部份年青人,揚言中港區隔,不想大陸劣質病毒滲入香港?是「年輕糊塗」,是「叫人寒心」,但始作俑者又是誰?

以上是就三春來論《紅樓夢》與香港的關係,以下我們再作進一步發揮。

(二)

王熙鳳是《紅樓夢》一大主角,也是香港人相對容易有共鳴的人物,因為她是個女強人。

鳳姐能幹、好辦事,但細看她在寧國府的改革,全是規範化、程序化,令行政手續越趨繁瑣。香港現在不是這樣嗎?以求職為例,先填表,表填少一格資料,不受理,要再填,字跡潦草,隨時影響面試機會,學歷副本要順序排列,且必須有諮詢人。有必要這麼繁複嗎?有,因為要顧及公司利益,還要大條道理。此是今天的香港,也是鳳姐理事的思維。

「捉蟲」式的管理方式 (背後建基於對人的不信任),在小修小補上未嘗不可,但大廈將傾就顯得無用了。秦可卿報夢,說「三春去後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這是大廈將傾的前夕,可惜鳳姐沒為意,仍用她一貫的「捉蟲」、一貫的嚴刑峻法。她卒之作法自斃,放高利貸、害尤二姐,事情都被翻出來,被休收場。牟宗三說她有小聰明,無大智慧,是很對的。

事實上,即使小修小補,「捉蟲」式的管理方式也有弊病。鳳姐自己說,這些年來結下不少仇家。無他,凡嚴猛的改革,必傷及既得利益者之利益,他們自然有怨言。

以此反觀刻下香港,經濟引擎逐漸停頓,轉型不成功,創科發展不太順利,大廈將傾了,還要用現代管理學原理,用不同 measures 去 check 員工的 effectiveness,有必要嗎?幫助大嗎?然後是做人事鬥爭、權力鬥爭、派系鬥爭,賈府最後是如何收場?「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香港再繼續這樣下去,相信也會是如斯的命運。

(三)

元春一段,很多人看到省親場面浩大,但讀書要仔細,「當日這賈妃未入宮時,自幼亦系賈母教養。後來添了寶玉,賈妃乃長姊,寶玉為弱弟,賈妃之心上念母年將邁,始得此弟,是以憐愛寶玉,與諸弟待之不同。且同隨賈母,刻未離。那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賈妃手引口傳,教授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其名分雖系姊弟,其情狀有如母子。自入宮後,時時帶信出來與父母說:『千萬好生扶養,不嚴不能成器,過嚴恐生不虞,且致父母之憂。』眷念切愛之心,刻未能忘。」此段對香港畸形教育,簡直是當頭棒喝!

賈寶玉怕讀文章,我們都知道,但他一開始就不喜歡嗎?不是。元妃在,他是肯讀書的,為什麼?這裡涉及教育孩子的關鍵,就是關懷和愛護。賈政珍惜兒子之才華,但不能讓寶玉感受到關懷和愛護,在寶玉眼中,賈政永遠是嚴父,令人畏懼,如此一種關係,賈政勸寶玉讀書,怎會成功?至於王夫人,更加是從自己利益出發,她要在賈府站穩,寶玉就要考科舉得功名,她是在這種脈絡下叫寶玉讀書。寶玉於此也感受不到溫暖。唯獨是在親姐姐元春身上,寶玉感受到憐愛,感受到重視,感受到溫暖。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寶玉再不喜歡讀書,在姊姊如斯對待下,終讀了「幾本書、數千字在腹內了」,這是關懷和愛護在起作用。

香港做教師的,常覺得學生難教,怎學也不懂。然而,諸位不妨捫心自問,你們對學生有多少的關懷和愛護?他們又能否感受得到?關愛校園,不是口號,不是宣傳標語,拋出來招收學生,而是要切實行動。有無關愛,在學生是否願意上學,在學生學習表現有無改善,是反映得出來,不能騙人。香港教育最大的問題是打著關懷和愛護的旗幟反其道而行。做教師的小息也不願和學生相處、聽他們訴心事,這不是關懷和愛護。教育是「以生命影響生命」,香港有教育行業,沒有真正的教育。元春教寶玉一段,是很好的警醒。

(四)

青黃不接亦是賈府衰亡的原因。抄家也好,內鬥也好,賈母在,整個家族必不至一墮到底。奈何賈母而下,無一人具賈母的情懷、識見及魄力,「家亡人散各奔騰」關鍵在此。

賈母是貴族出身,卻並無看不起身份卑下的人,對待清虛觀的小道士,她說:「快帶了那孩子來,別唬著他。小門小戶的孩子,都是嬌生慣養的,那裡見的這個勢派。倘或唬著他,倒怪可憐見的,他老子娘豈不疼的慌?」與鳳姐「照臉一下,把那小孩子打了一個筋斗,罵道:『野牛肏的,胡朝那裡跑!』」恰成對比。她也沒有歧視劉姥姥,反而邀請劉姥姥遊大觀園,巧姐差點淪落風塵,就是劉姥姥所救。不過,賈母亦有嚴格的一面,婆子夜間聚賭,她就嚴懲了。

賈赦好色不在話下,邢夫人苛刻,自私自利。賈政方面,只知一臉嚴肅,少了溫情和靈活。王夫人也是自私自利。趙姨娘和賈環簡直是破壞力量。元春入宮、探春遠嫁、黛玉寶玉率性,一口氣數來,能擔當賈母繼承入的,不復幾人,此謂之青黃不接。

這個狀況,對香港都有參考價值。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人,在工廠流水作業不覺辛苦,他們會否說自己的青春被浪費了?要趁年青外出看這個世界?沒有。「你食左飯未」是當時口頭禪,大家都在忙生計,忙家庭,為口奔馳。講更好的人生前景,要做能夠展現才華的工作,甚至做白領返寫字樓,是八十年代承平日久的事。

另外,如李彭廣所言:「(97 前) 管治香港的團隊是由英國政府委派的英國官員所組成,而行政團隊中的重要職位和高層官員亦是由英國官員所擔任,較基層和事務性的官員則會在香港本地招聘……值得注意的是,華裔官員只在香港回歸前數年才陸續獲晉升至這些屬於管治核心的職位。」香港的官僚系統、管治團隊亦有青黃不接的問題。英國人猶如賈母,一旦離去,香港就垮了。

主權移交前,香港經歷過幾次重大危機,二十年代省港大罷工、1941 年日本侵港、雙十及六七暴動等,有賴當時英治政府及英軍處變不驚,香港才化險為夷。此好比前八十回賈府危機皆由賈母鎮住。八十回後,賈母不久逝世,問題接踵而來,「風刀霜劍嚴相逼」,香港目前連防疫、保住經濟民生都無法取得平衡,市民怨聲載道,與破落的賈府何其相似!

(五)

《紅樓夢》一大主題是「美中不足,好事多魔」,秦可卿說「盛筵必散」,此對香港人又是有大啟發。

香港人是投機的、功利的,那裡前景好,就往那裡走。為何林鄭會在施政報告大篇幅鼓勵年青人北上大灣區工作?撇除政治因素,就是因為看到深圳比香港繁榮、有活力有朝氣。她看不到繁榮、有活力有朝氣背後的一層,只看到表面。不只是她,許多親中人士的想法都是如此。這是不讀《紅樓夢》的結果。

讀過《紅樓夢》,元妃省親,多麼的架勢,連通靈寶玉都說:「此時自己回想當初在大荒山中,青埂峰下,那等淒涼寂寞;若不虧癩僧、跛道二人攜來到此,又安能得見這般世面。」至於大觀園,「天上人間諸景備」,更加厲害,秦可卿形容「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然而,再繁盛,元妃省親,實際是一場告別禮,元妃之後再無正式公開見賈母等人,這是最後的告別。至於大觀園,更諷刺,脂硯齋說穿了,就是「一個葬花塚」。美好,從來是表面,要看底裡,香港人就是不懂這個,所以吃大虧。

1997 年主權移交,多麼和平,米字旗緩緩降下,解放軍入城,第二天一切如常。可是,細心的人就會知道,鄧小平所謂換支旗、換支軍隊,實際是由英國殖民改為中國殖民,香港仍是殖民地啊!只是換了殖民宗主!「回歸祖國」是冠冕堂皇的話,底蘊仍是殖民。尤其不堪的是,中國不像英國,無公民社會、無民主憲政,過去五十多年,更加政治鬥爭不斷,對知識分子乃至無辜平民都可動殺機。這麼一種轉換,一切如常?不可能吧!但香港人依舊認為沒問題,移交翌日,記者到酒樓訪問,受訪者竟臉現笑容,說回歸是件開心事,廿三年過去,當國家機器可以隨便命令銀行凍結戶口,敢問開心從何說起?距離全民共產已不遠矣!

熟悉中國近幾年的經濟發展,都知道全國正承受著下行壓力,選擇此時卑躬屈膝併入大灣區,根本是「石田為業喜非常,畫餅將來未見香;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由此也見以林鄭為首的特區政府是多麼有「遠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