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國還是俄國,美國被將軍抽車的兩難

雖然唔想講太多美國,不過當Ted Cruz反對《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之後今次俄羅斯攻擊美國網絡,川普同蓬佩奧出現意見分歧,其實係分映咗美國面對嘅困境,首先大家一定要接受一樣嘢:「俄羅斯其實對美國都係威脅」,可能會有人覺得中國比俄羅斯更有威脅,但我會講其實兩者威脅程度都一樣,但兩者係唔同類型嘅威脅,根本無邊個有優先次序,反而正因為兩者唔一樣,美國會陷入顧此失彼嘅局面。

俄羅斯 – 傳統嘅老對手

咁我哋先簡述威脅有乜唔同,俄羅斯由十九世紀,已經同歐陸國家有明顯文化差異,當工業革命後個差異就越嚟越大,無論喺地緣、文化、宗教(東正教及天主教),加上斯拉夫主義嘅催生下,俄羅斯本身就難以融入以西方國家建立嘅秩序當中,更加唔洗講列寧十月革命後,建立出嚟共產主義嘅蘇聯,對普遍反共嘅西方國家,就形成更大嘅對立。

雖然二戰時期西方國家同蘇聯,為左對抗軸心國而一時合作,但二戰末期就已經形容冷戰局面,而冷戰就加劇左對立同對抗,當冷戰以蘇聯解體告終,及後俄羅斯繼承蘇聯嘅影響力,雖然葉利欽普遍被外間認為,比較親美同西方,但問題在於俄羅斯繼承左由沙皇到蘇聯時期嘅影響力,要保持國家嘅傳統利益,但同時候要融入西方,就注定俄羅斯入世失敗,因為俄羅斯選擇放棄傳統利益,而當經濟同民生唔見得好轉,一眾親俄國家就有機會傾向西方,而普京上台至今,而我哋都知俄羅斯已經演化成威權國家,大俄羅斯民族主義嘅國家。

而近年無論喺毒殺間諜、反對派領袖,定出兵南奧塞梯定烏克蘭,打壓國家親西方或反對派,某程度可以講係一種注定,因為俄羅斯嘅領袖,無論係葉利欽定普京,都最後都係搵唔到,俄羅斯入世嘅同時,可以避免左俄羅斯嘅地緣影響力下降嘅方法,令俄羅斯走上一條必然同西方對立嘅路。

所以點解俄羅斯永遠係美國嘅傳統對手,就係歷史累積落嚟,無論我哋講緊俄羅斯經濟同國力,已經下滑比中國弱,但佢依然會係對手,因為俄羅斯有國力會擴張,無國力都發動入侵南奧塞梯同烏克蘭,甚至九十年代提出第六代戰爭論述後,到咗呢十年俄羅斯成功實踐左,所以俄羅斯點都係威脅,美國又好,定歐陸國家又好,甚至日本同中國,唔會因為俄羅斯嘅國力下降,而忘記俄羅斯係一種威脅,所以點解會有咁多「通俄門」,因為個威脅係實在。

中國 – 想像中嘅黃金國

中國呢?作為香港人,我哋會覺得中國威脅大過俄羅斯係正常嘅事,因為我哋見證住中國由擴張失敗,不斷戰敗嘅國家,然後中共上台令中國發展陷入低谷,而我哋香港就不斷發展,到中國改革開放至今,成為世界不可忽略嘅一部份,所以我哋會覺得中國嘅威脅比俄羅斯大,係非常正常嘅事。

同俄羅斯唔同,中國對於西方國家嚟講,並唔係傳統對手,更重要是地緣上從來唔係最優先嘅對手,而歷史上,中國雖然係一個中華帝國(蒙古帝國唔係中華帝國,元帝國先算),都係以西方角度更傾向係貿易巿場,大於一個對手,加上近代長期積弱下,難以用一種威脅,甚至連競爭對手都講唔上嘅觀點,去對中國作出一個有效評估。

而更重要一點,解殖思潮興起,加上西方國家反思帝國主義,加上好多因素,西方國家一直對中國呢類「東方國家」,係有好多唔同程度嘅幻想同誤解,呢種誤解就做成好多嘅人去判斷中國,會覺得中國無野心,中國係一個好和平嘅國家,特別係中國至古行一種朝貢體制,只需要承認中華帝國是最上層嘅國家或以臣自稱,中華帝國就唔會佔領該國,當對比西方嘅殖民體制,就好似更和平。

但如果輔以地圖去睇,中華帝國行朝貢體系,一來是儒家文化影響,二來是地形問題,三來國家形態,因為中華帝國都面臨東西方帝國嘅難題,就是對於遊牧民族嘅威脅,加上於東亞內一直無另一個長期同中華帝國抗衡嘅勢力,而中華帝國嘅版圖內(即秦帝國為基礎)嘅物資充足,令中國無需要追求外征,最重要是一出長城,一過兩廣,一到圖博,帝國周邊環境,不適宜長期駐守,所以就算出現過漢武帝、唐太宗等個人喜好出征嘅帝皇,但後繼者都不一定承接落去,令到中華帝國無競爭,亦不會偏向特別向外出征,造成好似中國至古係喜好和平嘅國家,但只要深入理解,中華帝國至今歷史內嘅爭權戰爭,會比西方少嗎?

當然到近代,中國最成功嘅一步,就係透過改革開放,透過有限制咁引入外資,放棄以國企為主嘅巿場,承認私人財產,加上壓榨勞工巿場,巿場資本化,透支國家資源等行為,令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亦成為第二大經濟體同龐大嘅消費巿場,加上成功入世,中國同俄羅斯最唔同情況,就是中國現在是存活在「西方國家主導嘅秩序」中,而中國依家就係透過呢個行為,令中國喺西方秩序擴張自己影響力。

美國 – 被將軍抽車嘅局面

所以兩者對西方國家,還是美國都係一種威脅,同冷戰時期唔同,中國同蘇聯都係封閉國家,意識形態,加上不斷輸出革命嘅局面,一直都係西方秩序外,加上西方國家無嘢需要佢哋兩個國家,加上兩個國家都無利益給予佢哋,所以可以對抗蘇聯及中國,甚至有條件咁聯中抗俄,又或者直接視中蘇為同一類威脅,但係依家俄羅斯係秩序外嘅威脅,中國係秩序內嘅威脅,當兩者同時間影響緊西方國家,就會出現依家局面:「中國先?俄羅斯先?」你選邊一個做優先目標,都唔係錯先最困難嘅地方,

因為兩邊只要你嘅應付力度一弱,佢哋就會搵機會擴大影響力,俄羅斯用傳統手段去維持影響力,喺介入北非中東各種內戰,入侵烏克蘭,分裂烏克蘭行為就係俄羅斯已經掌握好第六代戰爭嘅例子,同時間透過天然氣同產油議題,與及持續開發戰略武器去保持國際地位,更甚者喺一六年美國總統大選,俄羅斯發動嘅資訊戰進行干擾,就已經顯示到俄羅斯唔會因為國力下滑,就會放過美國呢個頭號對手。

而中國就用經貿手段去擴大影響力,一帶一路、千人計劃、2025中國製造,加上積極主導國際組織,中國同資本主義高度合一,中國產業同全球供應鏈長期合一,令中國同西方嘅政經商有利益關係,即係舊時「資本主義與民主自由結合」,已經被中國打破左呢個組合,當然中國亦已經轉型成一個實際威脅,特別是以南海內海化,而及對台威脅為重心。

如果正常狀況,我相信美國是可以應付,但某程度喺呢十幾年,美國嘅內部矛盾增加,優先應對俄羅斯,還是應對中國嘅議題,我相信將會係其中一個撕裂點,因為一來中美嘅利益關係太多,二來俄羅斯最直接威脅是歐洲大於美國,三來係美國有無力量同時應對?我見過太多人,去借用中俄問題係為左確立自己嘅正當性,大於視兩者為威脅,想搵出解決問題,我相信因為美國長期都拋離兩國,就算佢哋係威脅,美國人都會覺得自己應付到,二戰可以同時應對歐陸同太平洋兩條戰線,甚至冷戰對抗到蘇聯都解體,何況呢兩個國家?

但二戰個兩邊戰線,甚至冷戰唔同嘅係,當年美國上下知道日本、德國,甚至蘇聯點解係美國敵人,但依家嘅中國同俄羅斯,對美國人嚟講,佢哋感覺唔到中俄,係會令美國衰退嘅對手,因為對太多美國人來說,俄羅斯已經唔係蘇聯嘅級數,中國實際發展都未追到美國,呢個係美國最潛在嘅問題。

講緊係無論軍事、科技、外交、經濟、網絡、文化各種層面上,美國都要應對住中俄分開嘅威脅,如果中俄係一體,我相信問題反而不大,但當分開嘅時候,美國反而會出現問題,而今時今日最大嘅目標,中國同俄羅斯唔需要美國好似蘇聯咁解體,佢只需要你不停陷入內部爭執,反利用民主手法去令你國力減弱,令你國民分裂就非常足夠,到時中俄就可以趁機擴大影響力。

美國無論係要點判斷中俄嘅威脅之外,點樣搵返美國嘅國民共識,同美國利益,我相信喺嚟緊呢十年內,我哋需要留意嘅事,呢個唔係左右咁簡單嘅事,美國人重新對國家再進行一個思考。

香港人嘅自處

我哋作為香港人,當然我哋會想各國嘅優先處理對華問題,就算唔係為左我哋,係我哋嘅角度若然坐視中國坐大,一定會出現各種尾大不掉,但問題就係美國面對緊局面,已經唔係傳統個種冷戰,問題只是圍繞美國及資本主義國家,同蘇聯及共產主義國家,然後兩個勢力嘅對抗,依家就算美歐英加澳日等國,都有自己盤算同準備,並唔係純粹以美國馬首是瞻,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嘅「本土主義」同政府傾向。

所以我哋香港人,係咪可以咁單純,將啲問題二元分析,又或者純粹睇報導就得出結論呢?又或者覺得某人傾向適合我哋,所以我哋就可以All in落去。

我唔期待個班活於港英溫室嘅人,能夠有呢種思考方式,我哋呢代即係見過港英餘暉至見證港共惡化嘅一代,我哋處於一個必需呢種眼界,先可以搵到生存空間,我哋嘗試要思考同睇更多,喺觀察外間唔好咁自我中心,客觀咁睇到係事件同人物之間嘅關係,我哋要爭取唔係單一嘅支持,我哋需要係最大嘅利益,當中唔可以夾雜所謂「正確嘅立場」而押喺單一人士。

當然呢件事有好多討論嘅空間,但我自已角度係建立喺一個族群嘅存續問題上,點將理想同現實平衡,就係睇我哋點樣建立族群意識,而呢個過程就係依家嘅美國將會重新面對,成功就會建立下個百年,失敗就係等待更大嘅對立。

所以我哋真係需要,作為外人咁投入人哋國論爭議中?呢個我覺得大家要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