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網絡大遷徙下私隱何價:大數據時代的反思

網絡大遷徙下私隱何價:大數據時代的反思

【文:Pepsi Max 香港關注組】

說起轉場,筆者事實上近年來都經歷大大小小的轉場。從某大學轉到某大學,從讀經濟轉到讀新聞,到近期從飲可樂轉到飲百事 (Pepsi Max)。我相信大部分人在思考是否轉場時,都會有不同的動機和考慮,當中涉及與經濟學上最基本的成本利益的計算。過去幾次有關社交平台和通訊軟件轉場的話題大多圍繞功能上的進步,當然其中都涉及私隱問題的討論,但卻未能成為轉場與否的最大動力。

當然今次 WhatsApp 事件引發的全球網絡大遷徙中,民眾對私隱問題的關注可謂整個轉場事件的最大推動力。而美國社交媒體和科技巨頭 (Tech Giants) 近期所帶出的媒體中心化的問題也導致這一次的網絡大遷徙的出現。當然我相信大部分人思考轉場與否時,都有著各種不同的考量:功能性,去中心化,私隱保障,隨波逐流等等數之不盡。但在我們尋找和轉場到一個看似更好的平台時,亦要反思一下在這一個大數據時代下,私隱何價?我們又要如何避免活在一個由社交媒體所建成的迴聲室 (Echo Chamber) 之中。

最基本,別期望商業化網絡世界有所謂的應許之地。要記住私隱有價,又或者準確點說,服務有價。人們總是把網絡世界想得太理想,又要獨立自主,又要政治立場正確,又要有便利的服務,又要可以免費使用。事實上,經濟學第一堂課便有講,世上沒有免費午餐。”If You’re Not Paying For It, You Become The Product”。網絡世界一樣,當你想無成本地使用這些軟件時,你的私隱和數據便成為你使用這些軟件的成本,換句話說,私隱有價。就以 Whatsapp 為例,早年 WhatsApp 收取八元的時候,有多少人願意接受?但當 WhatsApp 用你的個人資料數據代替八元收費,用戶反而可以接受。這是否代表個人私隱在大多數人心中連八元都不值?未必。但可以看得出普遍人對個人私隱和大數據的意識都相當薄弱。正如至今仍有人不了解大數據和個人化廣告的關係,又或者有人認為所謂的私隱問題是如黑客入侵般明目張膽。

事實上,在現今網絡世界,大數據於我們日常生活已經無處不在。我們要做的是學習如何在大數據下保護個人私隱,而不是嘗試尋找一個脫離大數據的平台。很多人都盲目地想找尋一個獨立自主而且非牟利的網絡平台為應許之地。問題是,這樣的一個平台可以有多普及,可以有多大影響力?而當這一個平台開始擴張,又是否能夠保持著今天的獨立自主?又或者若干年後的 Signal,因平台擴張和成本上升而向用戶收費,大家又可否打倒若干年前的自己?記住私隱有價?(順帶一提:Signal 由 Brian Acton於 2018 年創立。事實上,Brian Acton 就是 WhatsApp 的共同創辦人,就在社群巨頭 Facebook 以 190 億美元收購 WhatsApp 後,他離開公司,創辦非營利組織。)

另外關於去中心化的問題,事實上單靠尋找一個新的社交平台並無助於完完全全的去中心化。對於打破迴聲室效應(Echo Chamber effect),靠的始終是用家自己的自省能力,在接受社交平台提供的資訊外,自己再找尋更多不同方面的資訊,多做 Fact-Check,避免成為大數據和演算法下的資訊填鴨。如果用戶始終滿足於同溫層之中,那麼轉場到那一個平台也是殊途同歸。甚至在離開網上世界後,在現實世界生活也會如此無知被蒙閉。

總括來說,別期望在一個商業化的網絡世界上可以登上一艘所謂的挪亞方舟。世界並非單純的二元黃藍對立,也沒有單純的非牟利平台供你免費使用。我們要用到的是對自己私隱的保護,同時在這大數據時代中培養自己的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這樣不管你移民到哪都可以保存自身。因此網絡安全與否,不盡在於平台,更在於人。
更重要的是,假使你真的因爲 CCP is watching you 而不再暢所欲言的話,走到哪裡又有何分別呢?

作者簡介:一個喜歡講東講西的 Pepsi Max 愛好者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PepsiMaxHongKongConcernGroup/
Instagram: https://instagram.com/pepsimaxhk?igshid=775vac6ua1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