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酒杯與我

酒杯與我

仍然漂亮但不再年輕的一位靚姐姐邀請我去她家裏吃飯,還有兩個朋友。

其實大我兩年而已,但為了用潛意識控制自己別對她有非分之想,我還是堅持叫她姐姐。

姐姐一向好客,永遠用最好的招呼客人,是夜在她家做 catering 的,是一家頗有名氣的泰國餐廳。姐姐單身,住的空間是不成正比的大,做 catering 沒有壓迫感。

飯後,catering 走了,兩位朋友都走了。我有啲…… 係囉…… 有啲唔係咁想走。

「姐姐,點解唔認認真真搵個男朋友?」我覺得自己醉了。

「有搵你唔知啫,」她說,迴避我的眼神。

「搵我都 ok 㗎,」傻笑,借醉行兇。

她很冷靜,笑一笑,問:「你知唔知你用緊呢隻係 Riedel?」佢講緊我隻酒杯,出名到咁,梗係知。

「你知唔知點解呢隻杯賣到咁貴?」

當然知。

佢哋聲稱,當你攞起酒杯飲一啖,酒跟著酒杯的弧度送進你口裏,酒所擊中的味蕾位置,會令你覺得酒會零舍好喝。詳細係點唔記得喇,總之係類似嘅 science 嘢。不過講到天花龍鳳,都是 marketing 而已。

「你,」姐姐看著我說,「咪就係一隻 Riedel 囉。」

唔明。

「一支酒係好飲,用咩杯都係好飲,唔識飲酒嘅人先會畀隻杯呃到。」

咁深嘅。

「未見過世面嘅妹妹仔,先會畀你啲 marketing 呃到。幫你 call 咗 Uber,六分鐘到。」

原來要兜嗰圈嚟 hurt 我,唔怪得用隻水杯同我飲酒。

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Photo by Patrick Fore on Unsplash​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