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馬拉松的英雄主義

馬拉松的英雄主義

選購跑鞋的時候,旁邊的女士跟疑似男友說:「嘩,二千幾蚊對跑鞋,使唔使呀。」我望一望我拿著那對跑鞋的價錢牌,對,她應該是說我手上這對。

「Gimmick 嚟啫,有啲人就係 buy 呢啲 marketing,你估著咗會飛咩。」

買一對適合的跑鞋走完那四十二公里,不是為了要飛,而是相反地,一步一步,我希望緊貼著地面,好好認識自己。

個個都跑步,唔通個個都跑步咩。現在「流行」跑步,人人都在面書上載自己的驕人紀錄:你跑五分三十秒,他跑十二公里,有人跑布力徑,有人跑寶雲道。他們的重點不是跑步,他們的重點是宣傳自己跑步。正如「歡樂菜瘋華」的善長一樣,他們自己知道,到底他們是在做善事,還是宣傳自己在做善事。

是的,是有種頭巾氣,是有種近乎走火入魔的執著,彷彿「跑步」是一個女神,你越懂她,越不想人冒犯她。有冇見過人用 Margaux 猜枚?我真係見過,但我不懂酒,所以我冇感覺。識酒的朋友看到人家一輪「吱吱喳 bom bom 把」之後,便乾了半瓶 Margaux,那種怒火,常人不會理解。

你很懂跑是嗎?那為什麼只 po 你的距離、速度、時間、路程,但從來從來不見你 po 你的心跳?是你不懂心跳的意義,還是你知道就是心跳證明了你技不如人?

你可以控制速度,你可以控制距離,但你永遠控制不了心跳。同樣路程同樣速度,你今天可以 150 bpm,聽日可以 177,而你可以完全唔知點解。跑步要威嗎?心跳就是真正的英雄主義。跑五分一公里但 170 心跳有型,還是五分半一公里但 128 心跳有型?懂跑的自然懂。

跑過馬拉松便會知道,跑一百個十公里也不如一個半馬,更莫說是全馬。一百個十公里是 consistency,值得嘉許但其實 so what?我阿媽都得,差在幾快而已。

馬拉松的最後四公里,那種心情,未跑過唔會明。點解有啲人衝線會喊?那是苦盡甘來的喜悅。他們呀,在衝線前的四公里,都是跟自己說同一句話。

我唔知道我可唔可以贏,我淨係知道,我一定唔可以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