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屍歪有可能翻生嗎?

屍歪有可能翻生嗎?

「美德呀,我平安到天京喇,你唔洗擔心我!」

「游老師,你平安翻到香港先最重要!」游老師靜了三秒,然後說:係喎!

過去兩會,香港的獻世派都是懷著食左偉哥的心情去面聖,即使在人大會堂,明明相隔半個足球場以上的距離,但只要能夠用望遠鏡看到大大聖面,也感到全身發滾,還會即時打卡,證明自己身份何等尊貴!後來,因為反恐原因,進場的全國傀儡、全國正摺代表就連一瓶水,都不可以帶進會場;側面反映,天朝從來都是連自己人都信唔過!

這次獻世派就更是面如屎色地參加會議,因為沒想過一下飛機,迎賓的大旅巴不是寫「港區代表團專車」,而是寫「忠誠的廢物專車」;明眼人都知道,所謂忠誠的廢物,意思是指獻世派一直忠於當廢物,即比廢物還要廢物!而且專車位置極遠,很多肥到唔識著襪嘅佼佼者,真係響天京機場行到氣都咳!天朝明顯已經回到極左路線,在定於一尊的封建皇朝之下,對禮數是非常著緊的,你多行一步,少行一步,也反映了大大皇帝的親疏之別。但為什麼「領尚書房行走」的田飛豬,會在全國傀儡、全國正摺專機離地之後,才宣旨呢?

按游老師在飛機上的觀察,推算田飛豬宣旨時間是極像午門斬首,分秒不差的。早在兩會之前,獻世派已經收到風聲,港版整風運動將會在兩會之後展開!因為以現時獻世派的質素,在任何選舉之下,都必然會慘敗。所以當犯婦人透露風聲,將會大改選舉條例,高唱愛黨者治港時;他們便即時聞雞起舞,不停加辣!表面上是露械式效忠,實際上是想為自己爭取更大的利益。

可惜,他們完全無視阿爺的底線早已定了!就是大大皇帝為了自我實踐,證明一國兩制是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認為香港是有選舉,總比無選舉好!其次就是在底線思維之下,特首作為中央的權力代表,因此選委會中絕不容許任何人,可以造王,提戰皇權;第三:香港的選舉可以有反對派,但最多只能是佔49%;最後,就是為示天朝公允,會同時處理新政治經濟特權階級、富二代、權二代在香港殘民以自肥,有損天威的情況。

游老師冷笑一聲,認為以上說法,只是天朝想為又搬龍門的自圓其說,但就成了照妖鏡,折射出獻世派過度演譯的醜態,如何為天朝添煩添亂,例如甚麼婦聯、青聯、政治審查委員會之類;田飛豬收到密旨,要在獻世派專機離地之時,突然宣布他們已經被阿爺定義為垃圾,卻又有最少有三小時在飛機上,令獻世派無法作出回應,「忠誠的廢物」便在香港有足夠的時間發酵,當他們下機之時,比廢物還要廢物的獻世派便正式出爐了!因此他們面如屎色,完全可以理解!

而按照西廠的「揈旗邏輯」,當大家聽到愛黨者治港時,便爭相露械表示獻世派就是愛黨者!在飛機上又聽到「忠誠的廢物」,便要馬上準備好下飛機時,露完前面、露後面;表忠自己不是廢物。無奈這飛機上的三小時,令他們完全失去了時機,被令一位勁共人造人捷足先登,那位就是率先表示自己是「忠誠的臘鴨」屍歪了!

我即時屌~~~屍歪翻生,唔卵係呀!的確屍歪較這群獻世派,更早之前已經到京。他絕對有時間可以過這群獻世派一棟。加上方丈有幾小器,就有呼吸都知!當年他無法連任,就是這群獻世派不願意集中投票,屍歪為免成為分裂陣營的敵人,才宣布不再參選。現在既知整風運動將至,香港又比起他那時候,更不平靜!阿爺亦不再重視突醜民望,屍歪屍變絕對有可能!

屍歪是不可能翻生的

游老師隔著電話聽筒,再次冷笑一聲,說:想得美!這恐怕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加上你要知道,屍歪的DNA同樣是勁共人造人,他的思維同樣是聞雞起舞!透過表態殘民以自肥。天朝又甚會不知道,他純粹想再一次竭盡所能為自己報仇呢?但我奇怪,現在離突醜換屆大概只有一年時間,正常要組班超跑應該已有瑞倪;屍歪屍變豈不時機正好?

美德呀!你太年輕了!屍歪是不可能翻生的了!最大原因是我們不了解阿爺的管治,一直有一種叫:從不認錯,一錯到底的思維!只要天朝決定了的事,就算是錯,也只會走到盡頭,再自圓其說。所以我們經常聽到所謂「修正」,就是天朝從來都沒有錯,所以八酒六四沒有錯、黨安法也沒有錯;大大皇帝比上帝還要聖潔,他那裡會有錯。因此當年大大皇帝屍歪切~是正確的。今日讓他屍變,豈不是有損大大聖德?加上,暴龍將軍同為全國正摺副主席,但履新之前是省委書記;傻嘅都知,要一位省一把手去管香港,香港已經折墮至連地市級都不如。現在另一位全國正摺副主席,翻兜去做一位地市級都不如的領導,就算屍歪願意自降十級,但他有沒有考慮到全國正摺副主席這個身份,會被他一拼拉低,那叫其他副主席情何以堪?還有,屍歪的補償不就給了他嗎?他一定有看過「滿城盡帶黃金甲」:我沒有給,你不可以搶。搶嘛,就只有步夢熊大師的後塵了!

坐飛機,連過關;不就幾個鐘頭,以游老師的智慧,要看透屍歪這隻忠誠的臘鴨,不就是己死的臘鴨嘛,著實不難!期待游老師平安回港,再與我分享獻世派天京眾生相!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