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三問林瑞麟:回顧2010年政改

話說四、五年前,筆者曾出席前政務司司長林瑞麟先生的見證分享會。讀者如不了解,林司長是香港政界著名的基督徒,他在2012年卸任後前往英國牛津大學進修神學,大概在2015年起在不少海外華人教會舉辦巡迴分享會 。在分享中,林司長曾憶述在2010年時北京曾提出一個泛民主派無法接受政改方案,而在政改方案即將被否決之際,泛民卻提出「一人兩票」方案而最終獲北京「祝福」,他形容這件事為「神蹟」。

十年過去,先不說2014年的831方案而導致的雨傘革命,近日中共下旨重組立法會選舉及選舉委員會組成辦法,基本上把2010年政改的所謂「進步」推倒;有47人因參與泛民初選而被控告違反國安法,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甚至有人說香港政制發展倒退,是香港人咎由自取。現在回顧這兩年的港中關係,林司長的「政改神蹟論」實在諷刺。

一問林司長:神蹟在哪?
在林司長口中,在看似政改不可能的時候,先是泛民主動提出改良方案,然後中共願意開綠燈,從而促成2010年的政改獲得通過。但回顧這件事的後續,泛民議員遭大部分支持者唾棄,直選得票由2008年的20%跌至9%,而中央也再沒有開過任何綠燈,先是在831方案提出苛刻的普選條件,到今天完全收緊香港選舉制度,推翻當年的改良方案。試問當年所謂的民主進步到今天有何進步可言?香港的民主改革有出現奇蹟嗎?當然,林司長可以冷漠的說畢竟當年的政改帶來了的短短十年的「一人兩票」,但現在看來,一切只是政治賭博,賭輸的是那短視的泛民,香港政制改革變得倒退,哪何來神蹟可言?

二問林司長:是工作崗位為上,還是良知重要?
林司長口中的神蹟看似只是工作上的阻礙有所突破,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難道政制改革在林司長眼中只是一項工作嗎?身在高位的時候,難道你沒有考慮你的工作關乎香港人的福祉嗎?以香港目前的情況回顧當年,你還會覺得是神蹟嗎?若所有基督徒以「搵食啫,犯法呀」的態度對待信仰,相信不少人都要過著埋沒良心的生活。當然,你現在已不在其位,但歷史環環相扣,當年的決定,難道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嗎?試問這又如何是神的工作呢?

三問林司長:敢問你如何看待香港普選的出路?
記得你在分享會中曾坦言多麼希望見到的政制改革而不是停滯不前,但現在林司長口中的神蹟,在十年後的今天卻變得如此倒退,不知你有何感受呢?在工作上,林司長的確是一個幸運的人。儘管當年被人稱為「林公公」、「人肉錄音機」,待遇至少比現在身在要位的香港官員還好,至少在崗位上不用受到違背信仰及良知的煎熬。然而,作為一個基督徒,該如何看待香港這個城市的光景,要如何為香港祈禱,卻是你一生的功課。

當然,這不只是林司長一生的功課,也是所有基督徒需要學習的地方,面對香港這樣的困局,還能有盼望嗎?若充耳不聞,或許香港仍然是一塊擁抱大灣區的福地,然而,人的價值,難道只是單純單純看經濟平穩發展,社會繁榮穩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