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城中書店3】一間書店、一盤生意   貳叄書房的摸索實驗

【城中書店3】一間書店、一盤生意 貳叄書房的摸索實驗

內容: 

(獨媒報導)去年年初,傳媒一律以「三女生亂世中貼錢開書店」為題介紹位於油麻地的貳叄書房,「年輕」、「熱血」、「文青」等標籤,紛紛落在 Sherry、阿翹和 Joyce 身上。 有些人看過訪問後,會特意跑去書店找她們聊天,那是一種出於擔心的關心——阿翹說,大家都同情你、覺得要多點支持,她感受大眾對「開書店」有種偏見。

於是三人努力去接近主流。她們一臉認真的說,由此至終都把貳叄視為一盤生意,所以會參考台灣大型連鎖書店的經營模式、想方法吸引人流、晚晚通宵開會「辯論」如何走下去……

「維持到就是好的生意,維持不到就是失敗的生意。」

開業之初,三人中只有阿翹剛從大學畢業, Sherry 和 Joyce 仍是大學生。一年半過後,阿翹繼續以自由身教結他,Sherry 延遲畢業一年,Joyce 則已踏入社會數個月。在摸索之中前進,她們既是想法實際的生意人,也是仍然在吸收養分成長的年輕人。

未來?不知道,但她們還有許多事情想做:「宜家只是起點。」

63649252-FA60-432C-8817-FDAC66FF63D0
阿翹、Sherry 和 Joyce

同居的工作狂

大半年前,三人搬了出來一起住。阿翹解釋,她們中一人住鴨脷洲、一人住上水、一人住將軍澳,油麻地雖是「中心點」,但因為大家工作時間不一,要在清醒的狀態下聚在一起討論實在太難,便索性合租單位同住。

經營書店是很實際的事,一點都不浪漫——Joyce 如此形容。小至洗碗打掃執書,大至舉辦活動管理財政,三人兼顧工作或學業之餘,還要考慮每個月的營業額和不同活動計劃的進度。有時意見不一,或突然冒出新想法,她們都會一起討論,一開始就談不完:「食飯又傾,沖涼又傾,瞓覺前又傾。」

「我哋係工作至上。」Joyce 說畢,阿翹附和:「我哋三個係有工作狂嘅傾向。」即是放工回家,吃過飯後便立即開會?「唔係,我哋食緊飯都會講。」「或者諗緊嘢瞓唔著,就喺張床上面嗌。」

E65700EF-A042-400F-AF0B-B8473E4D8A48

不是書店,是賣書的文藝空間

以貳叄為起點,三人有許多事情想做——她們想開設網站,每天刊出一篇關於文藝評論、流行文化介紹或刺蝟保育知識(Joyce 有一隻名叫姨媽的刺蝟寵物)的文章,推廣更多普及知識給大眾;想繼續辦「Trade 書」活動,讓客人把不要的舊書帶來,再以較優惠的價錢換走書店的新書;想舉辦作家工作坊,讓過去較少接觸本地文學的人可以與作家當面交流……

但如上述所言,她們本身已經要兼顧書店營運、正職或學業、還有一直在進行的音樂雜誌。我不禁問,還開展這麼多計劃是不是太貪心了? Sherry 答得理直氣壯:「貪心啊,唔貪心點解要做?」Joyce 和應:「係,我哋就係要野心大!」Sherry 爆笑:「哈哈!」

阿翹趕緊解釋:「我哋覺得件事值得做,就試吓。」對三人而言,貳叄從不止是一間書店,而是一個賣書的文藝空間。這裡提供飲料,因為她們希望即使客人找不到合適的書,也可以坐下來和朋友交流:「啊,我有睇過呢本書!」開業之初,她們幾乎每個星期都舉辦活動,也是為了讓參加者互相交流,將文藝討論帶入主流。

搞雜誌、搞網站不一定有收入,也未必能即時帶來很大影響:「好多嘢好零碎、未必睇到好有成果,但當有人睇到,嗰一吓已經令我哋繼續做落去。」

C5635DEC-8BE2-4235-93DB-336FC2CDEEBF

疫下的生意人

單計租金、員工工資和雜費,貳叄每月的固定開支約四萬元。開業初期收入不多,三人不時做兼職補貼交租;後來生意好轉,收支開始平衡,又因為疫情下沒法舉辦活動,收入隨之大減。

在政府無限期延長限聚令之下,逛書店的人少了,計劃好的活動要推遲或取消,她們感到很大壓力。兩個月前,由於旺角接連爆出多宗感染,佐敦亦惟政府「突襲封區」,貳叄只好停業半個月,待疫情緩和時才重開。

最灰心那段時間, Sherry 有想過結業:「我真係好認真諗過:如果我搞唔到活動,我宜家只係做零售,其實 HKTV Mall 都買到書啦!」Joyce 亦覺得,當疫情有種沒法結束的感覺,她們的想法其實與一般生意人無異:「都係諗,點做生意啊?」

Joyce 說,現時整件事仍然不明朗,只能嘗試找方法令書店營運下去。 Sherry 則努力調整心態:本書冇人賣,你怪個讀者?不,不應該這樣想,本身(開書店)這件事是為自己開心、為自己而做。只要這樣想,她心裡就舒服多了。

3D1178BD-7B64-41ED-A44F-AC44A420B758

最壞的時勢

阿翹曾在某次訪問中說過:書店開業初期正值反送中高潮,理大圍城事件發生時,她在書房的落地玻璃前看著彌敦道上的人來回奔跑。那個晚上她好抑鬱,於是跟 Sherry 說,沒有甚麼可以比現在這個時勢更差,如果可以捱過這個階段,書房的發展其實不會比現在更壞。

「後尾發覺係有(更壞的時勢)嘅。」我提起這段話時,阿翹和 Sherry 失笑說,「都唔緊要嘅,我哋心臟夠強啦宜家。」

Sherry 說,環境是循序漸進地變差:「反送中、疫情、限聚……反送中時覺得:咦,原來個世界可以變得咁差。個世界當然會影響到我哋,咁點樣諗個心態會緊要個環境點變,因為你根本改變唔到個環境。」

阿翹則說自那次之後,也總會在快受不了的時候跟自己說同一番話:「如果唔係捱唔到落去。你仲要生活,仲要同朋友、家人、老師交代,同自己交代。如果呢一刻精神狀態頂唔住,冇嘢可以做到啦喎。呢個世界只會一直變差,而你冇變好咁……咪少咗啲好人囉!」

D1A29DF0-E294-46B7-8100-7571FEEF55FA

半年之後

經營貳叄一年半,三人覺得現時仍在起點,未做到真正想做的事:她們的初衷是提供一個地方,讓書本、音樂、藝術連結起來;到目前為止,阿翹覺得貳叄只是把三者放在一起,未達到融合的程度

但書店租約將於 9 月結束,她們亦早已從同棟大廈的「鄰居」口中聽聞,業主一般會在續約時加租。Sherry 說,她們暫時仍未確定下一步打算,要視乎到時候的情況再決定:「未到嗰步真係唔知點做。」

也不一定會留下。如果搬舖的話,她們想找一個空間足夠、能讓人坐下聊天的地方;又或者,那裡可以有些房間,讓客人在書店舉辦活動時仍能前來行逛看書。

口裡說貳叄「冇乜前景」、「做好宜家嘅事情就可以」,但其實 Sherry 還想過開分店:「我想做到好似貢茶咁!」她們眼中,誠品是成功例子:台灣做得到,為何香港做不到?

在規律的商業模式與小店人情味之間,貳叄想取得平衡,但一切仍在摸索中。

記者:梁皓兒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