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店黃店」最令我難受的,是標語寫著不歡迎誰不歡迎誰。

316

在我字典裏,沒有藍店和黃店的草率分類,只有反種族歧視、反欺淩和反暴力。也就是說,藍店黃店我都無所謂,只要讓我看到貼著一大堆歧視、欺淩、宣言暴力的字眼,我管他什麽店,我都不會幫襯。我是作者,不是兩派陣營的支持者,警察有人權,黑衣人也有人權。閣下可以不理解他們的行為和言論,但無權剝奪他們的權利。我沒事吃個飯,何必那麽偏執?不是黃/不是藍,他妹的就不是香港人/中國人?就算他是川普的親戚,只要食物品質可以,價錢合理,不參與欺淩和歧視,不助張暴力風氣,我為什麽要抵制他?

要以老板的立場和背景來定奪幫襯與否,那麽曾經參與砍人的黑社會大哥,金盆洗手搞飲食,你是否抵制?曾經賣白粉的毒販子從良後搞飲食,你是否抵制?曾經為了一樁生意陪客人上次的老板娘,你是否抵制?

食物制造者,本來應該服務大眾,而不是淪為別人的鄭智(ZhengZhi)工具。香港某些卑鄙無恥的示威者,硬是給食店分類,這是一種陷害,然而我還去配合這一種陷害,豈不是幫兇?

我並不會根據藍黃地圖去選擇消費與否。這太欺負我了,我只是一個香港人,為什麽連吃個飯都要參與抵制和欺淩?除非那個店鋪立心不良、其心可誅,否則我不會隨隨便便去抵制一個店鋪。

風波始終會過去,犯法的人自然會受到法律的支持,什麽藍黃,大家本來是一家人……

如果閣下堅持要藍黃之分,歡迎什麽抵制什麽,那麽請不要左右我的選擇,請尊重我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