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十七章 厄斯金博士的新助手

陳默並不打算搶奪史蒂夫的機緣。

史蒂夫非常需要這次機會,這是改變他一生的重要轉折,陳默這個師父自然不會破壞,而且,相比於直接代替史蒂夫進行強化實驗,陳默有個更好也更龐大的計畫。

超常的精神力帶來的過人智商,讓陳默看問題更加清晰、透徹,他要下一盤大棋,到時候,得到的將不只是一次血清強化而已。

他現在要做的是,讓史蒂夫按原劇情接受強化,同時,獲得菲力浦斯上校、厄金斯博士和卡特特工的信任。

他們三人作為戰略科學預備隊的領導核心,是陳默接下來整個計畫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要獲得他們的信任並不容易,可陳默並不是一個人,他的身後是一個極為龐大的組織,九頭蛇,其實力還要遠在戰略科學預備隊之上。

九頭蛇控制的盟國和龐大嚴密的情報組織,為陳默的身份做了很好的掩飾,無論他們怎麼調查,也絲毫查不出一點破綻,而陳默卻對他們瞭若指掌。

查清了陳默的“背景”,博士對他非常放心,以陳默的實力,不可能是九頭蛇派來的間諜,九頭蛇要是能製造出陳默這種實力的間諜,那說明他們已經掌握了不弱于超級士兵血清的強化方式,完全沒有必要再多此一舉讓陳默來竊取血清,直接派人把他暗殺掉就是了。

更關鍵的是,博士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陳默絕對不是一個壞人,他能從陳默身上感受到他的善意和坦蕩。

其實不是陳默的演技有多好,他加入戰略科學預備隊雖然有著自己的目的,但他對博士和卡特特工他們卻並沒有絲毫的惡意,他要做的事不只是為了他自己,同時也將改寫他們原本的悲劇,所以陳默並不覺得愧對他們,自然懷坦蕩。

電影中幾人的結局都不算好,厄斯金博士在血清強化實驗成功後,就在實驗室被九頭蛇的間諜殺死了,霍華德也在多年後,被九頭蛇洗腦控制的“冬兵”巴基殺害。

史蒂夫和卡特雖然沒有被殺,但其實他們承受的痛苦更深,兩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真愛,卻又被命運無情的分開。

整整七十年!

一個被冰封在海底人事不知,一個在等待中垂垂老矣,再相見時,已是物是人非,最終,史蒂夫親自抬棺,送走了獨自走完了一生的愛人。

而所有的這些悲劇都將被陳默改寫,與此相比,陳默的些許隱瞞又算得了什麼呢。

因為要經常配合博士的研究,陳默成了實驗室的常客,完成了他的任務後,博士也不會急著趕他走,隨他在實驗室溜達,沒有了顧慮,本就看好陳默的厄斯金博士,對他也沒有太多防備。

所以進行實驗的時候,博士並沒有刻意避著他,看陳默感興趣還會細心的進行講解,以陳默超強的學習、記憶能力,很快就掌握了這些生物學知識,並且能夠舉一反三,提出一些自己的想法。

震驚于陳默天才般的學習能力,博士對陳默所說的萬中無一的天賦不由得更是相信了幾分,也開始刻意教導陳默生物學的知識。

當然,超級士兵血清最核心的配方除了博士沒有任何人知道,博士早年曾經被九頭蛇控制,被迫給紅骷髏施密特進行過強化,所以對於九頭蛇,一直有著深深地忌憚。

他也擔心配方洩露,被九頭蛇利用,所以電影中,在他死後沒人能夠再次製造出血清。

其實記憶力過人的陳默,早在大學時,就已經把學校圖書館裡各種學科的書籍看的差不多了,對於生物學、物理學等基本學科都有著深入的瞭解,其中的很多理念、知識更是超出了這個世界很多。

不過博士的強化血清涉及的很多尖端科技理論,也是現代的知識體系所不具備的。

隨著陳默對超級士兵血清的瞭解越來越多,提出的很多想法連厄斯金博士也不由得

後來,博士乾脆和上校提出,要把陳默調到實驗室。

戰略科學預備隊當前的核心任務就是研製超級士兵血清,挑選的這批精英士兵本身就是為了作為血清實驗的物件,為實驗服務的。

上校雖然不願意自己最看好的士兵不務正業,改行去當研究員,但還是不得不答應了博士的要求,將陳默調到了實驗室,陳默的身份也正式變成了厄斯金博士的助手。

在與血清相關的事務上,博士比上校更有話語權,電影中,上校其實並不看好瘦弱的史蒂夫,他更傾向於訓練中表現優秀的大兵吉爾默·霍奇,但他也只能建議,最終,還是博士看中的史蒂夫接受了強化。

……

清晨,史蒂夫他們又早早出發,進行野外拉練去了。

軍營中也難得的清淨了下來,陳默趁著這個時候,早早地來到了操場上,在場邊找了一棵高大筆直的紅楓樹當靶子,練起了多日未練的飛刀。

腰間挎著插滿飛刀的皮帶,陳默在大樹二十米外站定。

一道道銀光閃過,伴隨著“咄咄”的飛刀入木聲,樹幹正中,離地一人高的地方,密密麻麻地插滿了飛刀。

在這裡陳默可不敢冒著暴露的風險隨便使用空間,所幸早在參軍前,陳默就想過這個問題,提前準備好了掩人耳目的皮帶,堂而皇之地帶著二十多把飛刀來到了軍營。

射光了身上帶著的飛刀,陳默走到楓樹前,開始一把一把地往下拔,陳默雖然沒用全力,飛刀入木也有兩三釐米,射到人身上更是能輕易地要人命。

陳默剛收完飛刀,準備走遠點距離繼續練,一道聲音叫住了他。

“陳默,你小子幹什麼呢?”

陳默回頭一看,原來是菲力浦斯上校。

“早啊,上校。”陳默打了個招呼。

“我在練習飛刀。”陳默搖了搖手中的飛刀,回答道。

菲力浦斯上校接過陳默手中的飛刀看了看,不屑的說道。

“刀子用來格鬥就好,練這個幹什麼,真是浪費時間!”

“有這個功夫,你不如好好練練槍,比你這個什麼飛刀的威力可是大多了!”上校拍了拍腰間的m1911手槍,驕傲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