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37.037;試探姐夫

[第1章第一卷;偶遇局長夫人]

第37節037;試探姐夫

037;

酒飯過後,眾人紛紛散去。

老太太把柳青叫道跟前,問晚上怎麼睡?意思就是她要不要和陸文龍睡在一起。

柳青道;“我和妹妹一起睡可以了,讓小陸一個人暫時睡在新房裡吧。”心裡想拖一天算一天吧。唉!真是弄巧成拙。

夜晚,陸文龍一個人躺在那張碩大的婚床上,由於所有東西都是新的,所以彌漫著一股說不出的味道,透過粉紅色的蚊帳,沿著窗子看出去,那斑駁的樹影在灰藍的夜空裡隨風搖曳不停,漫天的星星閃閃發光,擁擠不堪。

人生多變,世事無常,昨晚還在大富豪和那群女人玩衣大賽,今晚竟然睡在這張名不副實的婚床上。

農村的夜是靜謐的,沒有都市的喧囂,除了偶爾傳過一兩聲的狗叫。其他幾乎聽不到什麼聲音。

旁邊廂房裡,柳青姐妹倆正在竊竊私語。陸文龍把耳朵尖尖的豎起來也沒聽見她們在講什麼。夜很短,陸文龍腦海裡不是閃爍出柳月那俊俏的模樣,就在YY的幻想中昏沉睡去。

夜很漫長。對於柳青來說。看著妹妹睡夢裡那甜甜的笑容,自己則在冥思苦想明天的對策,不管怎麼樣?總不能後天讓陸文龍和自己真的舉行婚禮儀式呀,那豈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許久,她依然沒有睡意……直到雞叫三遍,才朦朧睡去。

第二日,天亮的很早,還沒來得及做夢,陸文龍便被柳青搖醒了。他平躺在床上,眨巴著眼睛,柳青坐在身邊。此時的景象如果定格。外人一看,還真有一對恩愛小夫妻的感覺。

陸文龍爬起床;“你有事呀?這麼早。”

柳青壓低聲音;“快起床,我把你送回龍城。”

“怎麼?我們不結婚了?!”

“啊!你還真想結呀?”

“可是……可是你爸爸他怎麼辦?看他病成那個樣子,你忍心讓他失望呀!”

“咦?”柳青驚訝的看一眼陸文龍,心想這小子結婚上癮了。“別囉嗦,快起床,我送你回去。”

陸文龍突然間竟然有些失望,並不是因為演不成戲,而是內心有一種莫名的失落,至於是什麼,自己也說不清。穿好衣服,臉都沒來得及洗,柳青就拿著車鑰匙和陸文龍躡手躡腳的走了出來,走到大門口,禁不住嚇了一跳。

柳青爸爸正端坐在門外的大槐樹底下,看見兩個人走過來,‘病情’也加重了,使勁的咳嗽兩聲。

兩個人急忙走過去扶住他老人家。

陸文龍關切得問道;“伯父,你感覺好些了吧?!”

咳咳……咳咳……老爺子又是一陣咳嗽。這老爺子為了騙婚算是下了血本了。

“嗯,好多了。比昨天好多了。”

“你們這是……?!”老爺子側臉看著柳青問道。

“哦!小陸第一次來咱家,他是城裡人,沒有來過農村,我想帶他到地裡轉轉,看看咱家的莊稼,看看這裡的山山水水。”柳青小慌撒的自己一點都不臉紅。

陸文龍竊笑,這丫頭還真能拽。

“哦!去吧,去吧!玉米都一人多高了,看看咱家的地也好。別拿著車鑰匙,山溝野嶺的,丟了上哪裡找去。來,給我吧。一會我給你拿屋裡去。”

柳青極不情願的把鑰匙遞給老爺子。轉身時,陸文龍伸舌頭向她做一個鬼臉。

柳青狠狠瞪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媳婦,走。去咱家田裡看看。”他把聲音說的有點大,專門想讓老爺子聽見。同時,伸手去抓柳青的手,被柳青打開。

這丫。連便宜都不讓自己賺一下下。

“你們去哪兒?我也去,”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回頭看時。陸文龍禁不住喜上眉梢;只見柳月喜滋滋的跑了出來,如燕子一般。

“姐姐,姐夫。你們出去玩呀?怎麼不喊上我呀!我也去。”俊俏的臉上因為奔跑而變得紅潤,聲音清脆而急促。

這柳月,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絕頂聰明,雖然年紀只有十九歲,但已經是龍城師大師系的大二學生了,是班裡為數不多的農村女學生之一,但因為出色的表現,現任班裡的團支書一職。在學校裡是標準的校花級人物,不但在本班的同學裡有著眾多的追求者,就連外班甚至其他系裡也有著眾多的仰慕者。

幾乎每天都能收到來自不同年級的情書或是邀約,但是她卻沒接受任何人的情感。她說;“父母在農村辛苦勞作不容易,把自己送進大學校門,怎可以如此浪費青春,再者,大學生的戀愛大多無疾而終,難以修成正果,遊戲而已……”

柳月追上兩個人,跑上去親昵的摟著柳青的肩膀問道,說話時唇角漾著笑意。

柳青的車鑰匙被老爺子半路劫走,知道要想把陸文龍送回龍城暫時是不可能了,正尋思下一步計畫該怎麼走,見妹妹走過來,只好說;“我們沒什麼事,就是想出去走走,好久沒去莊稼地裡看看了,也不知咱家的莊稼長得怎麼樣了?”

“姐夫,我跟你們出去好不好?從學校回來還沒去過田裡呢。”柳月勾著唇角,一絲笑意掠過眉眼,扭頭對陸文龍說道。順勢看了一眼他的手,心想;“也不知這只豬腳昨晚燙的咋樣了?”昨晚不小心燙了他的手和那個位置,害的她一直惦記著。活該!誰讓他的眼睛不老實。

在柳月眼裡。這未來的姐夫其實還是不錯的,高高的個子,身材魁梧高大,服裝乾淨整潔,而且對老人禮貌有加。不像班裡那些男孩子,要麼裝出些奶油小生得樣子,嗲嗲嗲的話都拽的不會說,要麼就整的和老大一樣,不是光頭就是長髮,自己還以為酷的要命,真是讓人難以接受。

可惜,可惜這個帥氣有形的男人是自己的姐夫。也好,姐姐這些年在外闖蕩不容易,她就應該有一個好的歸宿。只不過從昨晚看自己的眼神來看,這傢伙多少有些的。

唉!話又說回來,不色的男人不懂情調,只要不出軌就行。

柳月突然萌生一個念頭,總找機會試試他,考驗一下他對姐姐的忠誠程度到底有多深?( 我的極品姐姐 /2_29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