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3章 他有這麼大能耐?

直到蘭基博尼停在了集團門口,範琳琳還在發懵,還在看怪物似的看著王猛。

“好了,下車吧,你都把我看不好意思了!這件事情我會搞定,前提是,你必須拿出起碼適合美國人的化妝品。至於全球性的化妝品,可以慢慢來。不過,按照集團規定,就是小業務員搞定了這麼大一個定單,也會有不菲的提成吧?”王猛笑著回頭看著範琳琳說道。

範琳琳臉一紅,心說,誰稀罕看你?

“你要是能搞定,我說話算話,提升你當副總,負責銷售這一塊,分成和獎金以及工資待遇,一樣也不會少你的!”範琳琳說著,下了車,頭一不會地進了大門。

望著範琳琳的背影,王猛嘴角露出笑意。

範琳琳來到辦公室,一坐在沙發上,發了好久的呆,這個王猛給她的感覺,越來越神秘了。她發現自己看不透王猛。

曹曉燕敲門進來。

“範總?這是需要您簽字的檔。”曹曉燕將一摞檔放在辦公桌上。

“好!放在那吧!這一陣子辛苦你了,要不要給你放幾天假?你好好休息幾天,出去玩玩,放鬆放鬆!”范琳琳看著曹曉燕,關心地說道。

曹曉燕想笑,心說,你不就是想問問我怎麼去了青龍山度假村,還那麼巧合,王猛也去了。

“謝謝範總,我不累,我會注意的。前天,我還去了青龍山龍頭度假村呢,是我一個姐妹給我介紹物件,約在了那裡。那人倒是成功人士,可不是我的菜,沒相中。對了,我還看到王猛和兵兵了呢!”曹曉燕說道。

“是嗎?兵兵沒跟我說呀?這丫頭,居然敢去度假村玩?王猛怎麼也去了?”範琳琳裝傻。

“王猛好像是去會個朋友,你都想不到,王猛的朋友居然是道上的人。我們在一起還喝了一頓酒!”曹曉燕故作神秘地小聲說道。

“哼!一看他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居然和道上的人接觸!”範琳琳怒氣道,她心裡確實反感王猛和道上人鬼混,不過,從曹曉燕嘴裡卻也證實了王猛沒撒謊。

范琳琳當初看到王猛送醉酒的兵兵回來,只懷疑王猛對兵兵圖謀不軌,壓根也不會想到和王猛有一腿的會是曹曉燕。

“男人嘛,三教九流,多交些朋友,還是有好處的。範總,你要沒什麼事情,我先出去了。”曹曉燕說道。

“好!你去忙吧!”範琳琳說道,拿起檔裝模作樣的看,卻哪還看的下去,滿腦子都是王猛的身影......

曹曉燕走出董事長辦公室,路過門衛室,對著正看著她的王猛拋了個,就下樓了。

王猛會意,松了一口氣,王猛就知道,範琳琳肯定會問曹曉燕青龍度假村的事情。

自從那次在保安室瘋狂之後,王猛和曹曉燕兩人都很謹慎,平時注意保持距離,生怕被人發現。一個是老闆的小白臉,一個是老闆的助理,要是被發現他們的奸*情,後果可想而知。

在沒有確定範琳琳是否懷孕之前,王猛可是不敢為所欲為的。

當然,一旦確定了懷孕,他就更不敢啦。

中午吃完飯,王猛也沒回宿舍休息,因為範琳琳也沒休息,還在辦公室裡忙碌。

外面下起了大雨,雨水很急,透過窗戶玻璃,居高臨下,可見雨水中被風吹起的霧氣。

王猛利用這個時間給大山打過去電話。

“Hello!”電話接通,傳來大山富有磁性的男中音。

“哈嘍,我是王猛。”王猛說道。

“王先生?我的天哪!你居然還活著?你怎麼突然失蹤了?我可是好久沒有聯繫上你了,我很擔心你!”大山驚訝而激動地說道。

“哈哈,我已經離開傭兵團,回到了我的祖國,我打算自己幹點事業,不想再漂泊了。”王猛笑著說道,他聽出大山的關切是發自真心的。

“好!很好,你早應該離開那種危險的環境。正巧,我正想在華夏建設一個威廉分部,你可以幫我嗎?我希望這個分部由你來領導。”大山早就想把王猛拉到自己的戰隊,可是王猛始終沒同意。

王猛知道大山很想幫自己,心裡感動。

“謝謝,我目前在美仕化妝品集團上班,保安兼職老總的司機。”

王猛也不隱瞞大山。

“美仕集團?董事長是那位漂亮的范琳琳小姐嗎?”大山驚訝地問道。

“是的。”王猛說道。

“我正好在華夏,晚上我們聚聚。威廉公司與美仕集團的合作會繼續!”大山是個十分聰明大商人,雖然王猛沒說什麼,但他立刻就明白了王猛的意圖。

“好!”

王猛就知道以大山的“老奸巨猾”不會不明白自己打電話的意思。

說起大山,那和王猛的關係絕對不一般。

大山是個成功的商人,成功的背後免不了會得罪一些人。

大山就是在一次被仇家追殺,手下保鏢全部戰死的情況下,得到了恰巧路過的王猛仗義相助,才保住性命。

大山對自己的救命恩人王猛無以為報,因為無論他想給予王猛怎樣的報答,王猛都拒絕。哪怕是上億的美金擺在王猛面前,王猛都無動於衷。

王猛認為,這不是任務,這是順手而為而已,怎麼可能要報酬?王猛有自己處事的原則。

自此,大山拿王猛當朋友,摯友!這麼一個不貪財,不圖報答的人,值得他深交。

所以,王猛這次為美仕集團出面,大山就是賠錢,也絕不會拒絕!

臨下班前,範琳琳突然接到了大山的電話,讓她很意外。

“范董事長你好,因為我公司內部的一些原因,我們之間的合作拖了很久,為此,我誠摯地向你道歉。你今晚有空嗎?如果有空,我們今晚在香格里拉談一下合作事宜如何。“大山說道。

“你好,威廉總裁,我晚上有空。”範琳琳有些傻眼,談合作?難道是王猛周旋的?他真有這能耐?

大山臨結束對話前,說道:”別忘了請王猛先生一起來。”

大山很會說話,也很會做人。王猛出面幫這個女人,他就知道王猛和這個女人關係不一般,否則以王猛的性格,絕對不會求他辦事。

範琳琳明白了,真的是王猛做的!

“啊?好,好的!”範琳琳放下電話後,有些懵。這王猛真的認識大山?大山居然為了王猛同意了和美仕集團合作?這王猛到底是什麼人?他有這麼大能耐?那他有這麼大的關係為什麼不用?至於差點餓死嗎?他有這麼大能耐,為什麼會屈居在我的公司當保安當司機?什麼情況?

範琳琳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

範琳琳呆愣了一會,一看表,已經過了下班時間,趕緊起身,準備好相關文件,就走出辦公室。

王猛還在保安室裡等著。

看到範琳琳出來,王猛立即走出保安室,很職業地接過範琳琳的皮包。

範琳琳很複雜地看了王猛一眼,沒說什麼。

王猛跟在範琳琳身後下樓。

此時,已經雨過天晴,一場大雨將天空刷洗得瓦藍瓦藍的,微風吹過,帶著一絲涼意,也帶來厚重的泥土的清香,令人無比親切,無限

夕陽下,一道彩虹掛在天穹上,像是一幅多姿多彩的虹橋。

“回家,我換身衣服,去見......威廉先生!”車上,範琳琳開口。

“好!”王猛很簡短地答道。

“你和威廉先生什麼關係?”範琳琳看著很淡定的王猛,忍不住問道。

“很好的朋友!”王猛說道。

“有多好?”範琳琳追問。

王猛樂了:“你吃醋了?”

“鬼才吃基友的醋!”範琳琳直翻白眼,我有病啊,吃兩個男人的醋?再說,我和你又沒什感情。

“沒想到範總也會幽默!”王猛笑得很開心,他確實有些驚訝,不苟言笑、總是一副公事公辦模樣的冰山美人范總,居然能說出這麼經典的幽默詞彙來,基友?哈哈哈,有意思。

範琳琳這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俏臉一紅,扭頭看向窗外,心裡暗罵自己,自己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範琳琳鬱悶地發現,和王猛接觸時間長了,一向穩重、心靜如水的自己似乎經常淩亂,一向知書達理的自己,似乎,學壞了!

難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那都是形容被崇拜者感染的人,難道自己崇拜王猛?開什麼玩笑?範琳琳又淩亂了。

回到別墅,王猛在客廳等著,範琳琳上樓去換衣服。

女人就是麻煩,又是洗澡又是化妝,整整捯飭了一個多鐘頭,範琳琳才換好衣服下樓。

美麗的範總身穿一身海藍色的緊身連體裙,外罩一件寬鬆的白色齊腰小衫,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羊皮鞋。修長的雙腿細膩光滑,泛著淡淡的光澤。

范琳琳平時不喜化妝,此時,如玉的臉蛋上也是不施粉黛,卻在朱唇上塗了些淡雅的唇膏,更顯明豔。精緻的額頭下一對烏黑窄細的彎眉就像人工雕刻一般精緻。玩美下,一雙水汪汪黑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蕩漾著令人迷醉的萬種風情。

王猛看到范總時,頓時眼睛就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