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4章 哥已經把她睡了兩章合一

範琳琳好像洗過澡了,一頭散發著玫瑰花香洗髮水味道的烏黑長髮,被一條兩指寬的藍色發帶束縛在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和雪白的玉頸。髮絲垂落,長及腰臀,隨著她的動作,飄飄然。

範琳琳白皙的脖子上帶著一串白色珍珠項鍊,項墜是一顆核桃大小的菱形的天然的藍寶石。左手腕上還帶著一隻價值幾百萬的百達翡麗名表,右手腕上帶著一個價值不菲的碧綠色的玉鐲子。

王猛心中佩服,範琳琳很會打扮,一身著裝搭配得相得益彰,名貴而不失典雅,本來就氣質俗,此時更顯得氣質不凡。

王猛腦海裡瞬間浮現出一句古詩: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浣紗弄碧水,自與清波閑。皓齒信難開,沉吟碧雲間......

當然,此詩也表達不了範琳琳此時的美麗和高雅的氣質,不過,王猛的文化水準有限,這是他心中認為最頂級,最美的詩詞了。

看著王猛看癡了的模樣,範琳琳心裡狠狠地驕傲了一把。

“看什麼看?還不快走?”範琳琳催促,卻沒發現自己的聲音裡居然帶上了嬌嗔。

“啊?範總,你真是太美了,誰娶你做老婆,簡直是一百八十輩子修來的福分。”王猛已經語無倫次了。

“哼!油嘴滑舌!”

范琳琳冷哼一聲,像一隻高傲的孔雀,蓮步輕抬飄然而去,臉上卻露出得意。

沒有女人不喜歡被讚美。

王猛急忙屁顛屁顛跟了上去。

走出別墅的刹那,微風吹過,一股淡雅的清香鑽進王猛的鼻孔,那是範琳琳的體香。

王猛使勁嗅著,感覺渾身燥熱......

北海市中心,香格里拉大酒店樓高三十五層,擁有近六百間豪華和超豪華客房以及各類套房。

一至六層,是裝修豪華、餐飲絕對豐富多彩、一流的餐廳和酒吧。在頂樓,還設有五千餘平方米的寬敞會議場地。

不但如此,作為豪華的國際酒店,香格里拉內還設有如室內外泳池、氣水療服務、推杆果嶺、網球場及慢跑道等多元化的休閒娛樂設施。

這裡是國內外商家富紳舉辦大小宴會的理想場所。高端,享受,不失身份。

香格里拉地大酒店六層黃金包廂內,王猛與一個和自己基本一樣身高的大山緊緊擁抱。

“親愛的王!我想死你了!”大山抱住王猛,眼睛居然了。

“我也想你,親愛的大山!”王猛使勁抱抱大山,心裡很高興。他和大山很投脾氣,雖然大山比他有錢,但是兩人的共同話題很多,比如說,女人。

大山很英俊,高鼻樑大眼睛,棕發,藍眼睛,一身做工精細的白色西裝,將他襯托得更加風流倜儻,玉樹臨風。

再反觀王猛,帥氣是帥氣,但談不上瀟灑,一身保安把他襯托得毫無地位層次可言。

此時,看著熱情擁抱王猛和大山,範琳琳心中很驚訝,她看出,兩人關係不一般。同時,美麗的範總心中暗暗後悔,咋就沒給王猛這貨準備一身高富帥的高檔衣服呢?真丟人,好像自己虐待王猛似的。

此時,連範琳琳都不知道,她已經將王猛看做是自己人了。

“你好!範總!你越來越漂亮了!”和王猛“親熱”完,大山微笑著向範琳琳伸出手。

“你好,威廉總裁!謝謝誇獎!”範琳琳也禮貌地面帶微笑和大山握手。

“別客氣了,都是自己人,都坐吧,坐吧!哈哈!”王猛沒把自己當外人,大馬金刀坐在了主位上,想想又不妥,趕緊站起來,讓範琳琳做主位。

范琳琳可沒左寒臉大,現在是美仕集團上趕著要和威廉公司合作,人家大山才是主角。

範琳琳便客氣地請大山坐主位。

有王猛在,大山豈能坐主位?

讓來讓去,王猛煩了,不就是個位置嗎?坐上主位還能發財怎地?

“主位空著,我們隨便坐!”王猛一語定音,此時,王猛的建議倒是最合理的,最具有建設性的。

於是,主位空著,三人掎角之勢坐了下來,可隱隱的,還是襯托出王猛身具主位,因為他坐在了兩人中間。

這也難怪,王猛屬於中間人性質,不做中間坐哪?

簡約高檔,中西合璧的酒菜很快上齊。

大山舉杯,說了些客套話之後,三人便推杯換盞。

前奏走完,談話進入正題.....

在談了一些細節之後,大山看著範琳琳問道:

“范董事長,你對我們這次合作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威廉先生放心,我們的全球性化妝品很快就會研製成功,目前已經進入最後的實踐階段。如果沒什麼問題,今年年末前就可以量產。”範琳琳說道。她很高興,也很驚訝,因為這此磋商,大山幾乎沒怎麼壓價,很順利,幾乎就是按照範琳琳起草的合同來談的。

范琳琳起草的合同,當然會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樣才能在談判中經過逐步的鬥爭,到達自己的底線。

範琳琳知道,威廉先生做出這麼大的讓步,這都是看在王猛的面子上。

此時的範琳琳對王猛的不良看法有所改變,可以說是刮目相看了。

“既然沒什麼問題,明天我們就把正式合同簽了。”大山說道。

“謝謝威廉先生!”範琳琳激動了,這筆買賣做成,美仕集團將會邁上一個新的臺階。

“不客氣!“大山客氣道,之後看向王猛:”王?我的邀請你接受嗎?”

“呵呵,大山?我對我現在的現狀很滿足,再說,我也不是經商那塊料。”王猛拒絕。他要是真想依靠別人來成功,不是吹,來扶持他的人趨之若鶴!

“你的實力毋庸置疑,經營一個華夏分公司對於你來說不是難事。如果你要是想自己單幹,我可以將分公司送給你!或者,再給你開個公司也行!”大山不死心,力勸。

王猛搖頭:“我現在沒想那麼多,想過一陣子平淡的日子。”

“你拒絕是因為你不想寄人籬下?那你為什麼還在范董事長手下打工?難道你想追求範總?”大山很失望,不過依舊開了個玩笑。

“咳咳咳。”王猛剛喝進嘴裡的紅酒差點噴出來,被嗆著了。追求?哥已經把她睡了。

範琳琳俏臉通紅,居然沒有反駁。

“範總?你撿到寶了!我敢說,天下沒有王做不到的事情。他就是真正的王者!”大山羡慕地說道。

範琳琳不知該如何回答,她覺得,之前,自己貌似太瞧不起王猛了,只把他當做找不到工作、要餓死的可憐人。可此時,她覺得,貌似自己對王猛太不瞭解了,有些大材小用了,居然把威廉都看重的人當成了自己的司機和公司的保安來使喚!

“你可別把我說得跟花似的。“王猛不好意思地笑了,忽然話鋒一轉:“對了,聽說你在和吳氏集團談生意?我和吳氏集團有過節!”

王猛說得很直白。

”是嗎?那好,我立即中止和吳氏集團的談判!“大山好像對王猛的話唯命是從,很堅決地說道。

”來喝酒,喝酒!“王猛笑得跟花似的。

範琳琳相當震駭,王猛一句話,吳氏集團的生意就泡湯了?

.......

第二天,威廉果然和美仕集團簽訂了合作合同。

美仕集團上下,歡欣鼓舞,幹勁十足。

員工們都知道,集團越好,他們的待遇也就越好,工作就有了保障。

也就在這一天,吳氏集團接連傳來噩耗。

就在這一天,威廉公司主動終止了與吳氏集團長達幾個月的談判,這意味著吳氏集團和威廉公司的合作徹底流產。

吳氏集團與威廉公司這次的生意談判失敗,令吳錦堂很惱火,他整不明白為什麼談的好好的,威廉公司突然不談了。

然而,禍不單行,醫院突然傳來噩耗,他的唯一的兒子,吳俊仁死了,跳樓自殺!

吳錦堂驚聞噩耗,當場就昏死過去。

吳錦堂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

醒來後,吳錦堂放聲大哭。

他就這麼一個兒子,竟然死了,他徹底斷子絕孫了。因為他已經不舉,而且那啥啥存活率為零,也就是說,他不可能再生育了。

吳錦堂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自殺。

可是經過公安部門的法醫鑒定,沒有發現他殺的證據,確定為自殺。

而醫院方又證實,吳俊仁得了抑鬱症。

守護吳俊仁的保鏢也沒看到有外人進入病房。

一切都表明,吳俊仁是得了抑鬱症,從十樓的病房窗戶跳樓自殺。

兒子沒了,吳錦堂一下子衰老了很多。

吳錦堂把兒子的死全部推到了王猛身上,如果沒有王猛幹廢了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就不會得抑鬱症,也就不會跳樓自殺。

吳錦堂咬牙切齒,恨意滔天,恨不得活剝了王猛。

他要報復!

就在此時,吳錦堂得到消息,威廉公司與美仕集團正式合作。

大驚的同時,吳錦堂似乎明白了......

王猛也得到了吳俊仁死亡的消息,當時就驚跳而起。

他可不相信吳俊仁會自殺,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小五幹的。

兄弟情深,吳俊仁針對自己,小五有足夠的理由,也有足夠的實力殺了吳俊仁,而且以兄弟幫的實力,絕對能夠做得天衣無縫。

王猛也想吳俊仁死,以往的經歷告訴他,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生命的不珍惜。不過,王猛覺得此時還不是殺吳俊仁的時候,畢竟吳俊仁身後還有樹大根深的吳氏集團,還有人稱梟雄的吳錦堂存在。

王猛對吳錦堂不熟悉,但不代表他瞭解不到吳錦堂的資訊。要想瞭解吳錦堂,也就是給電腦天才、負責兄弟傭兵團情報工作的金絲猴打一個電話的事,簡單得很。

王猛本來的打算是把吳氏集團搞垮,吳氏集團一旦垮掉,無論是吳俊仁還是吳錦堂都成了沒爪子的老虎,屁也不是,也會淡出人們的視線。那時候,他們就是案板上的魚肉,隨便你怎麼弄。可是現在不行,現在的吳氏集團樹大根深,枝繁葉茂,正是鼎盛時期,即使死了小老虎,老老虎還在,而且老老虎不但老奸巨猾,還虎威猶存。

而此時正好是在威廉公司取消了和吳氏集團談判,而轉身和美仕集團達成合作的節骨眼上。而幹廢了吳俊仁的王猛又在美仕集團上班,一切的一切,都明顯地傳遞著一個信號,這事就是王猛幹的。

而老奸巨猾的吳錦堂喪子心痛,不但會針對王猛,還會針對美仕集團進行報復。因為美仕集團搶走了他的生意,還因為吳俊仁被幹廢,起源也在範琳琳那裡。

王猛有些頭疼,小五做的沒錯,小五也是為他好,只是時機不對。

就在王猛焦頭爛額的時候,二肥子打來電話,相約晚上聚聚。

王猛也有此意,就答應了。

下午五點下班後,王猛把範琳琳送回家之後就來到了兄弟娛樂城。

二肥子和小五都在,今天的聚會就他們兄弟三個。

“老大?你真厲害!不聲不響就把那姓吳的小子幹死了,還做得天衣無縫,弄出個什麼抑鬱症自殺。哈哈,可真有你的。你的實力可比當年又強了不少,快教教我們,你是怎麼做到的?”喝了幾杯酒,小五而崇拜地看著王猛說道。

王猛一愣:“那小子不是你們做掉的?”

“我們想幹還沒幹呢?怎麼?不是你做的?”二肥子詫異地看著王猛。

王猛有些懵,二肥子和小五絕對不會和自己說假話,不是他們做的,那會是誰?

三人大眼瞪小眼,都是一頭霧水。

“難道是嫂子做的?”小五忽然說道。

“不可能!”王猛搖頭,開什麼玩笑?讓手無縛雞之力的範琳琳去殺人,或者是雇兇殺人,絕無可能。

“那一定是你朋友出手做的!”二肥子肯定道,不是王猛的朋友,誰會出手?

二肥子的一句話,提醒了王猛。

王猛腦海裡突然靈光一閃,難道是他?

王猛立即掏出電話,給松鼠打了過去。

“是你做的?”王猛直接問道。

“哈哈哈,老大,不要感謝我,舉手之勞而已!”松鼠洋洋得意。

“你為什麼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會給美仕集團帶來多大的麻煩?”王猛雖然知道松鼠也是為他好,但還是有些生氣。

“老大?我以為這點小事,不用和你商量的!”松鼠直冒冷汗,弱弱地說道。

“謝了!你是怎麼做到的?”王猛語氣軟了下來,他覺得自己不該這樣,不管怎麼說,松鼠也是為了他好。

一聽王猛口氣變了,還道謝,松鼠高興了:“哈哈哈,太簡單了,我化裝成醫生進去,然後告訴他,他不但做不成男人了,還得了絕症,目前世界上無藥可治。於是他就抑鬱了,不久,他就跳樓自殺了。哈哈哈,老大,我厲害不?“松鼠邀功。

”厲害,你個大騙子!“王猛罵道,心裡很佩服松鼠的手段。

不過,王猛知道,事情絕不會像松鼠說得那麼簡單。

松鼠是個大騙子,騙術高超,但這貨也有絕技,那就是催眠術。這貨肯定對吳俊升使用了催眠術,否則,吳俊升也不是傻子,豈能單憑醫生一句話,就去自殺?

即使得了絕症,吳俊升也未必會自殺,因為,以吳俊升呲牙必報的性格,他會先弄死王猛,再去自殺。而且,他也不會相信醫生的一面之詞,起碼會去國內外的大醫院檢查治療一翻,治癒無望,他才會決定是否自殺。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有一線希望,誰也不想死。除非他真的得了抑鬱症。

被王猛罵,松鼠認為就是誇獎,更加了:”老大,不出十天,老範頭就會把範氏集團轉到我的名下。老大?你是想讓范老頭死,還是讓他老年癡呆?”

!不是說好整垮了嗎?怎麼到了你手裡?”王猛驚訝。

“範氏集團雖然不太景氣,外債很多,但也有十幾億的固定資產。可以說是,現有資產將夠抹平外債的。不過,畢竟是老企業,名聲在外,只要經營得當,發展起來扭虧為盈,只是時間問題,可比重新開一家公司省事多了。“

松鼠一頓之後,繼續說道:”而且,自從你離開傭兵團之後,大家都沒心思幹了,都想去華夏和你一起幹。可是你也太窩囊了,居然當了個破保安,難不成我們這些理想遠大的人也跟著你去做保安?所以,我們決定以範氏集團為進入華夏的踏腳石。當然,你放心,範氏集團是嫂子的,我們只是借用一段時間而已,而且會很快連本帶利的還給嫂子。”

王猛心裡忽悠一下子,這方式不錯!

王猛雖然離開了傭兵團,但心裡還是放不下那些兄弟。他也希望松鼠這些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們遠離危險,過上平穩的生活。雖然如此一來,他們有可能會被仇家追殺,但是,兄弟們都在一起集中抱團,誰奈我何?

“好!幹得漂亮。”王猛由衷地贊道。

“哈哈哈!老大,既然你同意了,我們可就真這麼做了!”松鼠之前還害怕王猛不同意呢,此時高興得差點跳起來。

“好!“王猛贊同。

忽然,王猛話題一轉說道:”對了,下一個目標,幹掉吳氏集團!速度要快,關鍵時刻,可以採取非常手段。我不想看到瘋狗亂咬人!”

吳氏集團不除,範琳琳和美仕集團就很危險。追根究底,禍是王猛惹得,他必須徹底解決。

“得令啊!老大你放心!保證完成任務,我想調些人過來,防止吳氏集團狗急跳牆。行不?”松鼠問道。

“可以。不過,你要記住一點,華夏不同於其他國家,這裡是法治社會!”王猛說道,他當然知道憑藉松鼠一人要想速度完成這個任務很困難,吳氏集團可不是範氏集團能比的。

“明白!”松鼠不已。

王猛收起電話。

王猛並沒有背著小五和二肥子打電話。

此時,二肥子和小五眼冒精光地看著王猛問道:

“你朋友做的?”

“真厲害!他是怎麼做到的?”

王猛樂了:“騙!”

“騙?”

“什麼意思?”

二肥子和小五沒明白。

“壞了,這酒裡有毒!”突然,王猛捂著肚子喊道。

“什麼?”

“有毒?”

二肥子和小五噌地跳了起來,臉色大變。

“騙你們呢!哈哈哈!這就是騙!明白了嗎?”王猛哈哈大笑。

“草!”二肥子無語,直拍

“我好像明白了,不過,又糊塗了。”小五若有所思。

......

第二天,王猛接範琳琳上班。

車上,王猛從後視鏡掃了一眼平靜的範琳琳,說道:“范氏集團很快就要易主,會轉讓給我的朋友。不過,我們不會要你的範氏集團,很快會連本帶利交到你手上。現在如果交到你手上,你會被他們懷疑的,這樣對你很不利,過段時間,你可以以收購地名義,拿下範氏集團,當然,你不用出一分錢。”

“什麼?”範琳琳頓時目瞪口呆,這麼快就拿下了範氏集團?至於王猛後面所說,她根本就不在意,她在意的是終於可以把她的壞叔叔

“吳俊仁死了,你知道?”王猛問道。

“聽說了,你做的?”範琳琳從驚愕中清醒,目光複雜地看著王猛。

“不是!”王猛說道。

範琳琳突然感覺渾身發軟,好像如釋重負,如果王猛殺人啦,她還真不知道是該感謝王猛,還是害怕王猛。她可不想和殺人犯在一起生活和工作。

“雖然不是我們做的,吳錦堂也會把他兒子的死歸結到我們頭上,你要小心點!”王猛提醒道。

“我會小心的!”範琳琳說道,她明白,吳錦堂喪子,不會放過自己,因為起因全在她這。

忽然範琳琳又蹙起了眉頭,緊緊盯著王猛問道:“真不是你做的?”

王猛樂了:“你看我像是個做了事情不敢承認的人嗎?”

王猛心說,真不是我做的,是松鼠那貨做的。

範琳琳沒再說話,陷入了震駭的思索中,王猛居然能把範氏集團這麼快就拿下,這貨的能量倒底有多大?

快到集團時,範琳琳突然開口:“今晚你住我家裡!”

“嘎?”王猛差點沒控制好車速,追尾前面緩行的公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