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0章 非常手段

王猛看著顯然已經被眼前這陣勢嚇得不輕的車間主任和銷售部部長二人,緩緩說道:”二位請坐。”

穿著工作服的車間主任胡力,四十多歲的年紀,個子不高,其貌不揚,大腹便便,一張大馬臉上鑲著一個大鷹鉤鼻子,嘴角有點向右歪,眼睛很小,但很靈活,滴溜溜亂轉,從進屋到現在,他的眼珠沒有固定的時候。

銷售部部長張富貴,個子一米七五左右,身材臃腫,大肚子比胡力還大。不過穿著要考究得多,西裝革履,大皮鞋錚明瓦亮,都是名牌,就他這一身著裝就價值好幾萬。

張富貴也是四十多歲的年紀,胖臉上紅光滿面,一臉彌勒佛似的笑容,一雙眼鼓鼓著,流露出精明的精光。

兩個人戰戰兢兢地坐下,不知道王總要幹什麼,不過,看這架勢,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王猛坐在了老闆椅子上,目光炯炯地看著二人,半天沒說話。

六個保安虎視眈眈地盯著兩人,殺氣騰騰。

胡力和張富貴兩人開始冒汗了。

“知道為什麼叫你們來嗎?”王猛終於開口。

“王總,您說!”張富貴顯然要比胡力圓滑,立即站了起來,躬身說道。

“我讓你站起來了嗎?”王猛慢條斯理地說道!

“坐下!”六個保安齊聲大喝,聲音震天。

撲通!

張富貴嚇得坐在了地上。

“王總?您這是幹什麼?私設公堂?我們犯了什麼罪嗎?即使我們犯了罪,你也沒權利這麼做吧?你這是犯法!你也不是範總!”車間主任胡力忽然看著王猛說道,一臉的不屑。

連範琳琳都對他們很客氣,王猛只是副總,算個屁呀?不就是個靠女人上來的小白臉嗎?要不是顧忌那幾個虎視眈眈的保安,他早就拍拍走人了。

王猛樂了,這和他猜想的又是一致,張富貴很油滑,撈錢是把好手,就是膽子有點小,但卻管不住自己的手。

胡力看似其貌不揚,實則城府很深,做什麼事情都留有後路。

“我現在全權行使董事長的權利,不信你可以問問曹助理。”王猛平靜地說道。

“我可以證明,早上範總給我打過電話,這幾天將由王總代替她全權處理公司的任何事物。”曹曉燕開口,雖然她還沒弄明白王猛的意圖,但,她也是實話實說。

“現在你相信了吧?”王猛問道。

“相信了又怎樣?我們又沒犯法。犯法了也有公安機關,你算什麼?你也不用嚇唬我們,你還敢把我們怎麼著嗎?這是法治社會!”胡力鄙視地看著王猛,不屑地說道,態度囂張傲慢。

“吆喝?你還懂法?商業間諜犯法不?出賣公司化妝品配方犯法不?”王猛冷笑著看著胡力問道。

胡力臉色大變。

“你這是誣陷,你拿不出證據,我就告你誹謗!”胡力大聲喊道,掩飾內心的驚慌。

王猛沒搭理胡力,而是看著張富貴說道:

“還有你,張富貴。以購貨單位經濟效益差、周轉資金緊張等理由,截留大筆銷售資金,挪作他用。你還和購貨單位的人員相勾結,共同侵吞和騙取集團的銷售資金,回扣吃得也不少吧?”

聞聽此言,張富貴彌勒佛式的笑容消失不見,臉色瞬間慘白,汗珠子劈裡啪啦順著大胖臉滑落。

此時,曹曉燕和李超等人震駭不已,看胡力和張富貴兩人的表現,王猛所言非虛。公司內部居然有兩個大蛀蟲?

“這都不用說了。我主要想問的是,你們是範氏集團派來的臥底吧?”王猛話題忽然一轉說道。

只是一句話,胡力和張富貴立即癱軟在沙發上。

“你,胡力,利用車間主任可以接觸到配方之便,將配方賣給範氏集團,獲得了數額巨大的不義之財。而範氏集團省卻了研發的環節和費用,大批量進行生產,換個品牌就很快牟取暴利。我說的沒錯吧?“王猛看著胡力蒼白的馬臉說道。

胡力汗如雨下,啞口無言,已經沒了剛才的囂張。

”你,張富貴,很忠誠,但那是對範氏集團的忠誠,而不是忠誠於美仕集團。你以資金回籠慢的理由挪用和侵吞美仕集團不少錢了吧?你自己都記不住了吧?你把大部分不義之財都交給了範氏集團,因為範氏集團資金緊缺,而你是範氏集團的股東之一。我說的沒錯吧?“王猛平靜地看著張富貴說道。

張富貴一聲不吭,使勁擦汗。

王猛看著已經冷汗如雨,面色死灰的兩人說道:

”你們可知道,你們這樣做,給美仕集團造成多大的損失嗎?至少十個億,沒有你們倆從中作梗,美仕集團早兩年就擴大規模了,而不是在競爭中拼命掙扎。你們知道你們這是什麼罪嗎?會被判刑幾年嗎?”

胡力和張富貴一哆嗦。

“我國法律雖然沒有規定《商業間諜罪》,但是卻有《侵犯商業秘密罪》。“王猛點燃了一顆香煙,徐徐說道:

”《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一,以盜竊、利誘、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三,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明知或者應知前款所列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的,以侵犯商業秘密論處。”

王猛頓了一下,又說道:“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特別嚴重後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所以,你們不但會被罰得傾家蕩產,還會坐牢!”

胡力和張富貴此時都哆嗦成一團了。蹲大牢?他們一天也不想蹲,那裡面是人呆的地方嗎?他們可是聽說那裡面暗無天日,進去的人都得先挨頓暴揍,就他們這細皮嫩肉的,能受得了?

王猛冷冷地看著體似篩糠的胡力和張富貴二人,說道:

“這只是其一,是單指商業間諜罪的判刑。還沒加上貪污,受賄,侵吞企業資產的罪。我估計,再加個十幾年的徒刑肯定是夠了。“

胡力和張富貴兩人耷拉著腦袋,體似篩糠,衣服被冷汗打濕了。二人無話可說。他們不明白,王猛怎麼知道的?他們做的一直都很隱秘的。

”你們也不要心存僥倖,把希望寄託在範氏集團身上。範氏集團經過此事,必將名譽倒地,企業業績也會一落千丈。他們自顧不暇,你們覺得範氏集團有能力保住你們嗎?還有精力保你們嗎?你覺得我們就不會使用非常手段?我不是吹,判你們個無期徒刑,讓你們把牢底坐穿,輕而易舉。”王猛說得很平靜,風淡雲輕,但聽在胡力和張富貴二人耳中,猶如晴空霹靂。

胡力和張富貴二人此時臉上汗珠子滾滾,跟水洗的似的。

王猛忽然把電腦螢幕轉過來,淡淡地說道:

“你們要證據,我也有!你們和範氏集團的通訊、郵件往來、資金往來的證據,你們和範氏集團的關係背景,都在這裡。你們不會覺得證據太少吧?我這也只是在三個小時內請特警隊搜集到的證據,還不算派人去特警隊取證據往返的時間。如果多花些時間,我想,你們犯的罪可不止只這些吧?”

這還用看嗎?王猛要是沒有十足的把握會這麼做嗎?

撲通!

胡力和張富貴幾乎同時給王猛跪下了,砰砰使勁磕頭。

“王總,饒了我們吧,我們知道錯了,我們認打認罰,千萬不要把我們送進大牢啊!”張富貴聲淚俱下,差點尿褲子了。判刑?監獄?對他來說都沒敢想過,此時他怕的要死,他估計要是自己這細皮嫩肉的,進去,早晚得死裡邊。

人都是這樣,事到臨頭才感到害怕,張富貴犯法的時候,他可沒想過這些。

“王總,我賣房子賣地也要把公司的損失不上,請你不要把我們送進大牢。”胡力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慫包了。

胡力今年四十九歲,如果背叛入獄七年,出來就是五十六歲,雖然歲數也不算太大,但是在被罰沒之後,他還剩啥,他老婆孩子怎麼活?

七年,對於一個自由的人來說,可能是彈指一揮間,可對於失去自由的人來說,七年,那將是什麼樣的生活?那將是度日如年的黑暗生活,那將是無法想像和無法承受的七年。七年,社會變化會有多大?七年後他出來還能幹什麼?這還是單指他犯的間諜罪,要是再加上他這些年貪污受賄的罪,他可能這輩子就在監獄裡養老送終了。這還是王猛不進行非常手段的結果,要是王猛使用了非常手段,讓他把牢底坐穿,他生不如死。

胡力此時是真害怕了,怕得要死!

作者就為活著說: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