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7章 醋罎子成精(兩章合一)

久違的情感化作迸發的,直到子夜時分,兩個人才疲憊地相擁在床上。

王猛摟著趙蓓蓓,輕聲說起了他的故事,除了部隊的機密,全部毫無保留,連與曹曉燕和範琳琳之間的關係都如實道來。

趙蓓蓓是最懂王猛的人,也是王猛最信任的人,更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女人。

王猛知道,趙蓓蓓說知道,其實她只是知道一部分。

對於等了自己六年多的戀人,王猛沒有理由不敞開心扉。

趙蓓蓓安靜地聽著,眼淚就沒停止過。

直到王猛講完,趙蓓蓓才輕聲說道:”我愛你,你做什麼我都支持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王猛緊緊抱著趙蓓蓓,淚如泉湧,感動至極。

一句話,一輩子!

王猛今晚沒有回範琳琳的別墅,範琳琳徹夜未眠,有心想給王猛打個電話,但始終沒打。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怎麼個想法。喜歡上王猛了?她覺得沒有。可不喜歡,為什麼又輾轉難眠?為什麼腦海裡總是浮現出那個滿身傷痕的男人?是可憐他嗎?

最後,範琳琳歸結為:因為這個男人是孩子他爸!

可是,自己懷孕了嗎?

第二天早上。

王猛去接範琳琳,身邊多了個女人。

範琳琳看到,心裡一顫,很驚訝,一向平靜無波的臉上,露出驚訝和慌張。昨晚,王猛和她在一起?

範琳琳心裡忽然好痛!

王猛剛要開口介紹說這是我女朋友,趙蓓蓓搶先說道:”你好範總,我是王猛的高中同學,趙蓓蓓,昨天剛應聘到貴公司任職銷售部部長。“

趙蓓蓓是最懂王猛的,她知道,依照王猛的性格,肯定會實話實說,可是,範琳琳畢竟有可能懷了王猛的孩子,要是范琳琳一點也不喜歡王猛,也不可能同床共枕,哪怕是做戲也無可能。

趙蓓蓓不想在範琳琳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暴露她和王猛的關係,她怕範琳琳受不了。

女人最懂女人,女人何必為難女人!

范琳琳聽到趙蓓蓓的話,沒來由地心裡一松。

”你好,歡迎加盟美仕集團!“範琳琳笑了,溫文爾雅。

王猛一呆,範總變性了?居然會對下屬笑?

他哪知道範琳琳這是心理的緊張得到了舒緩,這是舒心的、放心的微笑。

三人上車後,範琳琳就和趙蓓蓓兩人聊了起來,越聊越投機的樣子,不時地還傳出笑聲。

王猛驚訝,兩個情敵居然也能這麼和睦?

王猛忽然一陣頭疼,還有一個曹曉燕呢?曹曉燕可不像範琳琳如此的知書達理,更不像趙蓓蓓的柔情似水。她,就是猛女!

王猛後悔了,後悔不該睡了範琳琳和曹曉燕。更後悔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聯繫趙蓓蓓,否則,就沒有這麼多事情發生了。

到了公司,範琳琳居然要親自去送趙蓓蓓上任,王猛的下巴差點砸腳面上。

不過,馬上,王猛就明白了。

範琳琳居然主動挽著王猛的胳膊,讓他陪著一起送趙蓓蓓上任。

趙蓓蓓一臉平靜的微笑,看不出不高興,而範琳琳的眼角卻露出得意之色。

王猛藍瘦香菇。

眾目睽睽之下,美麗的範總第一次挽著一個男人的臂彎,小鳥依人般的笑著,將趙蓓蓓送到了位於三樓的銷售部,並當眾宣佈:”趙蓓蓓是我的好姐妹,她說的話就是我的意思。“

王猛有些懵,好姐妹?什麼時候的事?

趙蓓蓓微笑著和新屬下打招呼。

銷售部的人噤若寒蟬,他們對範總敬畏的無以復加,對範總的好姐妹趙蓓蓓自然恭敬至極。

宣佈完,範琳琳親熱地挽著王猛的臂彎離開銷售部。

剛走出銷售部,範琳琳就推開王猛,氣呼呼地先走了。

王猛哭笑不得,很顯然,美麗的範總居然爭風吃醋了!

王猛回到頂樓保安室,腦袋還在蒙圈,依照範總的高傲,不會如此啊?難道她愛上我了?不能啊?她可是掐著半個眼珠子看不上我的。

王猛知道範琳琳確實是在努力地想接受自己,可他認為,以範琳琳的高傲,估計這輩子也不會看上自己。

王猛其實對範琳琳是充滿愧疚的,只是,如今趙蓓蓓出現了,他該怎麼辦?

一上午的時間,範琳琳也沒出辦公室,中午飯也是在辦公室吃的。

曹曉燕上來兩趟給範總送文件,路過保安室時,偷著給王猛拋了兩個,回頭又發了一條短信:范總好像很不高興,你小心點!

王猛看完短信,冷汗就下來了。

不知為何,天不怕地不怕的王猛,打心裡怵範總。

下午,王猛忍不住給趙蓓蓓發短信,問問工作還順利嗎?

趙蓓蓓說,還好,畢竟自己在威廉做過,那裡的業務量可比這繁重,在這裡很輕鬆。

王猛放心了。

不久,趙蓓蓓又發來短信,說,範總召喚她。

王猛不知道趙蓓蓓給自己發這條短信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範總為何要召喚趙蓓蓓?畢竟趙蓓蓓剛上任,也沒什麼可彙報的。

正在王猛胡思亂想,保安室直通董事長辦公室的對講響起。

“進來!”範總語氣冰冷,冰寒刺骨。

王猛沒來由地一哆嗦,急忙大步離開保安室,走向董事長辦公室。

來到辦公室門前,王猛深之後,抬手敲了敲門。

”進來!“範琳琳的聲音很好聽,但卻不帶任何感情。

”範總您叫我?“王猛走進辦公室,問道。

”嗯,我累了,肩膀疼,脖子也疼,你給我按按!“范琳琳靠在老闆上閉著眼睛說道。

嘎?

王猛傻眼,什麼情況?我,給你,在辦公室?

”怎麼?不願意?“忽然,範琳琳睜開眼睛,兩道寒冰似的眼神直插王猛的心臟。

王猛一哆嗦,冷汗出來了。

”這就來,我先洗洗手,剛才上廁所沒洗手。“王猛說著,一溜煙鑽進辦公室裡的衛生間。

王猛邊洗手,邊想哭,這是弄啥咧??範總生病了吧?受了?精神失常了?咋感覺她很不正常呢?王猛洗乾淨手,戰戰兢兢出來後就站在範總的身後,哆嗦著雙手,半天沒敢放下去,他的直覺告訴他,美麗的範總有埋伏!這娘們不會是挖坑要把哥埋了吧?

”不會按?要不你坐下來,我給你做個示範?“見王猛半天沒動作,範總揚起漂亮得不像話的臉蛋,看著王猛。

”啊?啊!會,我會!“王猛努力平靜內心,開始小心地伺候範總。

王猛的手法還是不錯的。範琳琳很享受。

剛按了一會,篤篤篤,敲門聲響起。

王猛停手,要去開門。

範總突然伸出雙手把王猛的雙手按住肩膀上。

王猛一激靈,範總居然摸我?

”請進!“範總說道。

”範總?您找我?“進來的是趙蓓蓓。

趙蓓蓓進來時看到王猛把雙手打在範總的肩上,而範總雙手抓著王猛的手,兩人很親熱的樣子。

趙蓓蓓笑了。

”王總,你好!“趙蓓蓓微笑著對王猛說道。

”你,你好。“王猛老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此時王猛要是看不出範琳琳的小心思,他就是天下第一榆木腦袋。

王猛心裡暗自佩服美麗範總的手段。

她是故意的,絕對故意的!她這是在挖坑,坑裡都是醋!

”趙部長請坐。我叫你來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想瞭解一下,你還適應嗎?銷售部沒人欺負你吧?“範總微笑著說道。

”同事們都很好。業務方面,我也能適應。謝謝範總關心!“趙蓓蓓也微笑著說道。

”那就好!今天晚上,我和王猛做東,為你接風。畢竟你是王猛的老同學,北海你也沒什麼朋友。以後,你要不嫌棄,你就叫我一聲姐,我們姐妹相稱。對了,你應該還沒地方住吧?公司的宿舍你不一定適應,你乾脆就住我們家吧?我家裡房間多,除了王猛和我妹妹,沒有別人,很方便的。“範琳琳說道。

王猛差點趴地上,範總該吃藥了。這都什麼跟什麼樣?這醋意也太明顯了吧?範琳琳明顯是在告訴趙蓓蓓,王猛住我家裡,我們已經睡在一起了。

”好啊!謝謝姐姐,其實北海我也有房子,是老宅。不過我一個人住害怕!那以後就麻煩姐姐了,我就住姐姐家裡了!“令王猛驚爆心臟的是,趙蓓蓓居然答應了,還改口叫姐!

範琳琳顯然也沒料到趙蓓蓓如此”實在“,一時間也有些懵。

”好!好!這事就這麼定了,今晚我們一起出去吃飯,然後就去我家住!“範總咬著牙說道。

”那沒什麼事情,我就回銷售部了!“趙蓓蓓笑著說道。

”好好!下班後,我和王猛過去接你!“範琳琳硬擠出笑容說道。

”再見範總,再見王總!“趙蓓蓓溫柔地笑著告辭離開。

範琳琳愣了好一會。她覺得,這個趙蓓蓓不簡單,看似柔軟,卻以柔克剛。

範琳琳有種不好預感,自己該不會又引了一條狼入室吧?還是條母狼!

”範總?還按嗎?“王猛冷汗順著後脊樑都流到褲襠裡了。他發現,這兩個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燈。

”滾!“突然,範琳琳吼道!

王猛嚇得屁滾尿流,速度跑出辦公室。

回到保安室,王猛還腿發軟呢。

范總威武!我好怕怕!

王猛突然覺得還是曹曉燕好,除了那方面的要求,別的要求還真不高,也不會為自己爭風吃醋。

範琳琳由冷冰冰的冰山突然變成了暴怒的獅子,讓王猛膽戰心驚。看著溫柔賢慧的趙蓓蓓,綿裡藏針,讓王猛大出意外!

女人真麻煩!

王猛心裡好難受,好想哭!

“藍瘦,香菇!”王猛哀嚎!

剛坐了一會,小五突然打來電話,說要和王猛聚聚。

王猛好言推掉,開什麼玩笑,今晚可是刀光劍影的恐怖夜晚,主角是他,他必須回家,回範琳琳的家。

王猛在保安室裡魂不守舍,度日如年。

下班時間一到。

範琳琳準時走出辦公室。

王猛站了起來,走出保安室,像以前那樣接過范總的包包,之後跟在範總的後面走進電梯。

範總臉若寒冰,沒給王猛好臉。

王猛戰戰兢兢。

電梯在三樓停下,範總寒霜的臉上突然推起了甜美的笑容,居然親熱地挽著王猛的臂彎走出電梯。

王猛臉蛋子直抽搐,這個女人太他嘛會演戲了。

有下班的銷售部人員見到親密無間的范總和王猛,全都點頭哈腰地打招呼。

範琳琳微笑著點頭,王猛苦著臉,硬擠出微笑。

銷售部的員工們很驚訝。

範總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誰看到過像今天這樣小鳥依人般,笑容滿面的樣子?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與王總如此親近?誰見過?

冰山融化了?小白臉轉正了?

王總威武!

所有人都佩服死了王猛,居然短時間內就拿下了霸道的範總,由白臉臨時工轉正了。

趙蓓蓓還在辦公室裡忙碌,看到範琳琳和王猛進來,立即站了起來。

“范總、王總?等我五分鐘行嗎?我把整理好的檔案備份!”趙蓓蓓歉意地對範琳琳說道。

“可以,你這麼勤勉,月底我給你獎金!”範琳琳笑得很親切,之後拉著王猛坐在了沙發上,把整個身子都靠在王猛懷裡。

王猛要哭了,至於嗎?范大小姐?醋味太重了!

趙蓓蓓看了一眼王猛和範琳琳,笑著坐下,繼續工作。

五分鐘很快,但王猛好像經歷了五年。

趙蓓蓓終於結束工作。

三人一起離開公司。

王猛開車,範琳琳和趙蓓蓓坐在後座上。

“蓓蓓?你在國內還沒買車吧?回頭我讓曹助理給你定一輛,你喜歡什麼車?”範琳琳像親姐妹似的拉著趙蓓蓓的手,關心地問道。

“以後我住在姐姐家裡,和姐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做你的車就行了,沒必要浪費錢!”趙蓓蓓笑著說道。

王猛手一抖,車子一晃。

範琳琳心臟直抽搐,我就跟你客氣客氣,讓你去我家裡住,這咋還當真了呢?我認識你老幾啊?你就去我家住?而且看著意思還打算長期住下去?

範琳琳此時哭笑不得,又暗暗後悔,她覺得,絕對是引狼入室了。

要說趙蓓蓓和範琳琳第一天認識,範琳琳也沒發現王猛對趙蓓蓓表現出什麼親密的樣子,但是,女人的直覺告訴範琳琳,趙蓓蓓和王猛關係不一般。特別是王猛夜不歸宿,第二天和趙蓓蓓一同出現,這絕對不正常。

有時候,女人的直覺很准。

範琳琳感覺到了來自趙蓓蓓的威脅。

“車必須買,平時我們可以同出同進,但還是自己有輛車比較方便。”範琳琳咬著牙說道,自己這不沒事找事嗎?不但引狼入室,還搭輛車。

“那就謝謝姐姐啦,隨便買一輛就行了,就算是公司配車吧!”趙蓓蓓不是貪圖便宜的人,她本身也不差錢。

“好!”範琳琳心裡多了,看著趙蓓蓓也順眼多了,此女很識時務!

可一想起趙蓓蓓要住在家裡,範琳琳腦袋就疼,暗怪自己嘴賤。

不過,轉念一想,範琳琳又高興,這個方式也不錯哦,趙蓓蓓和她住在一起,上下班也在一起,這樣更便於範琳琳監督,也可以讓趙蓓蓓看到她和王猛的“恩恩愛愛”,也許,即使趙蓓蓓和王猛真有什麼,也會主動退出的,除非趙蓓蓓想當小三!

貌似想通了,範琳琳忽然有種雨過天晴的感覺。

她哪裡知道,趙蓓蓓就是當小三兒來的。趙蓓蓓甘願當小三,住進範琳琳家裡是想和範琳琳搞好關係!

範琳琳要是知道,估計得哭死!

“範總?去哪吃飯?”王猛突然想起,範琳琳還沒說在哪定了位置呢,自己現在是在往家的方向開呢。

“北海海底餐廳!”範琳琳笑著說道,那神情就是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王猛手一抖,心裡咯噔一下,範琳琳不會要把趙蓓蓓扔海裡喂鯊魚吧?

因為範琳琳事先預定了包房,所以三個人避免了在喧嚷的大廳裡就餐。

因為心裡有事,王猛並沒有像以往那樣吃得狼吞虎嚥,而是慢條斯理,很有紳士風度。

這讓看慣了王猛野蠻人造型的範琳琳眼前一亮,原來這個男人還有這樣的一面?

不過,轉念之間,範琳琳就不高興了,你這是在趙蓓蓓面前裝風度嗎?哼!

范琳琳心理來氣,臉上卻笑顏如花,不斷給王猛夾菜。

“吃!多吃點,你最近都瘦了!”範琳琳溫柔地說道。

王猛差點一口蟹黃噴範琳琳臉上,前幾天不還說我胖了嗎?

趙蓓蓓微笑著看著範琳琳對王猛秀恩愛,似乎很欣賞。

其實,趙蓓蓓要是一點不吃味,是不可能的。畢竟她也是女人,深愛王猛的女人,看到自己深愛的男人和別的女人親熱,她心裡也是很苦的。

只是,趙蓓蓓太瞭解王猛了,雖然幾年不見,但王猛還是那個王猛,骨子裡沒有變。

趙蓓蓓相信王猛無論到任何時候都不會拋棄自己的,她對自己有信心,她相信王猛對自己才是真愛!

一個對自己有信心的女人,她害怕什麼?更何況,她是真愛王猛,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一切,這是她說的,也是她心裡這麼想的。她也會這麼去做。所以,此時的趙蓓蓓是以欣賞的眼光來看待面前的醋味十足的情景。

趙蓓蓓看出來了,範琳琳是因為沒有底氣才這樣做,如果有底氣,誰會在陌生人面前大秀恩愛?

趙蓓蓓也看出王猛是有些怕範琳琳。

趙蓓蓓理解王猛為何怕範琳琳,王猛是個自卑的男人,雖然別人看不出來,但趙蓓蓓看得出來。

一個自卑的男人把高高在上,女王似的范琳琳給睡了,能沒心理負擔嗎?其實王猛這不是怕,這是愧疚!是責任心!

王猛哪還不明白範琳琳的小心思,也不說話,低頭就是吃。

氣氛沉重,但很和諧。

“你別淨顧著吃啊?老同學見面,不聊聊?”范琳琳見王猛小受似的低頭就是吃,對誰都不理,很不滿,心說,好像本小姐給你氣受似的,就是本小姐給你氣受,你也不能表現出來啊?你是不是男人?男人要心開闊,大度,懂不?

王猛要是知道範琳琳此時的心理活動,整不好會一個大螃蟹扣在範琳琳腦袋上,這他嘛跟是不是男人有關係嗎?

“我餓了,吃飽了才有勁說話!”王猛都要哭了,這不是你讓我吃的嗎?

王猛真想一拍桌子大罵:你個臭三八,你到底想怎樣?

不過,王猛沒敢!

“呵呵,先吃飯,吃完飯,我們回家有很多時間聊!”趙蓓蓓多聰明啊,立即打圓場。

在外面,女人必須要給男人面子,在這一點上,範琳琳顯然沒意識到。

回家?範琳琳差點痛哭失聲,那是我家好不好?她發現,這個趙蓓蓓就是個自來熟!顯然已經把範琳琳的家當成自己家了。

範琳琳好無語,這個趙蓓蓓是不是大腦缺根筋啊?是不是傻?

範琳琳覺得以後自己說話得小心點了,萬一哪天自己對趙蓓蓓說,你去陪王猛睡覺吧,沒准趙蓓蓓還就真去了。這丫頭是實在,還是傻?

一場聚會在有驚無險中度過。

趙蓓蓓還真的就跟著範琳琳和王猛回家了。

王猛對此很無語,範琳琳對此很無奈。

“我去客房睡,你們姐倆在一起好好聊聊。”走進範琳琳家,王猛就想躲開,他覺得這兩個女人都是恐怖分子。

“太晚了,明天還工作,以後聊的機會多得是,要不,你陪你老同學聊聊?”範琳琳挑著眉毛看著王猛說道,那意思分明是說,你敢?

王猛眼睛長長了,留下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太晚了,我也累了,有時間再聊吧。我自己收拾客房就行。”溫柔的趙蓓蓓急忙打圓場。

”那好,我帶你去客房!王猛?你先去洗澡吧?好好洗洗,把前天晚上的味道都洗掉!“範琳琳笑著拉著趙蓓蓓走向客房。

王猛傻眼,我去洗澡?洗澡是必須的,可用得著當著趙蓓蓓的面說嗎?前天的味道?前天什麼味道?老子前天沒幹你啊,老老實實地睡覺的,能有什麼味道?你這娘們倒底想要表達什麼?

王猛發現,範琳琳就是個醋罎子,大醋罎子,成了精的打醋罎子。

作者就為活著說:春節期間,會有爆發,求收藏打賞給力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