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1章 這個女人真有病

范琳琳覺得趙蓓蓓太傻了!

“他,愛我嗎?”范琳琳看著趙蓓蓓,突然問道。

如果趙蓓蓓說愛,她會告訴趙蓓蓓,她和王猛之間根本就沒有愛情。有的,只是一場孽緣。她為了孩子,才和王猛在一起的,如果沒有孩子,她根本不會也不可能和王猛有什麼。

也許,以前她會因為王猛是她的第一個男人而委曲求全,接受王猛。但,現在不會,絕對不會!因為,他是殺人犯,還不止殺過一個人的殺人犯。誰會和殺人犯一起生活?除了眼前這個傻女人!

範琳琳想用事實告訴面前的這個傻女人,王猛是個什麼樣的人,傻女人,醒醒吧!

趙蓓蓓看著範琳琳,很認真地說道:“他,不愛你!雖然他已經和你在一起了,雖然他對你百依百順,唯命是從,甚至有些卑躬屈膝,但,這並不代表他愛你!這只是因為他是男人,是因為他做錯了事情,他要承擔男人應該承擔的責任!他雖然不愛你,但他會讓自己愛上你,因為,是他把你變成了女人,你就是他的女人。他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不會不會責任!但是你要是不接受他,他也會離開!”

趙蓓蓓的話毫還不留情!

範琳琳傻眼,她沒想到趙蓓蓓會說的這麼直白,其實她心裡清楚得很,王猛和她在一起,不是因為愛,完全是為了責任。

可是這些話,自己心裡想是一回事,被人揭穿是另一回事。

範琳琳心裡不是滋味,有些惱羞成怒。

“他愛你?那他會和你結婚嗎?”範琳琳的語氣裡帶上了火氣,甚至摻雜著一絲不服和嫉妒。

“不會!他會和你結婚!”趙蓓蓓斬釘截鐵地說道,神情裡有了淒苦。

“為什麼?你愛他,你懂他。他也愛你!他為什麼不和你結婚,而會和我結婚?”范琳琳覺得這個女人的思維跳躍的太快,她有些懵。

“因為,你懷了他的孩子!”趙蓓蓓的神情迅速恢復如常,很平靜地說道。

“......那......你怎麼辦?”範琳琳下意識地摸摸肚子,心裡突然有種希望自己懷上孩子的強烈願望,而不是以前的聽天由命。是因為趙蓓蓓嗎?她有些淩亂了。

“我?我願意當情*婦,做小三兒!我也要給他生孩子!”趙蓓蓓的神情無比堅定。

“......”範琳琳瞪大了眼睛看著趙蓓蓓,這個女人真有病!這個女人真是病得不輕,已經絕症了,世界無藥!

趙蓓蓓忽然坐著了身子,看著範琳琳,鄭重地說道“范總,王猛和我說,他在地下停車場遇到了殺手......你和你的家人現在很危險,可能有人要針對你們。”

”什麼?殺手?“範琳琳大驚失色,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小嘴。殺手?誰會針對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他已經派人去保護你母親了。兵兵那裡你也放心,也會有人保護。你,有他保護,也不用擔心。“趙蓓蓓說道。

他,還會保護自己?還會保護我的家人?範琳琳愣住了。

範琳琳也不傻,這危險肯定和他叔叔的死有關,難道自己真的錯怪王猛了?難道這不是王猛故意在演戲?

”我現在要回家!“範琳琳忽然想起,叔叔死了,媽媽將面臨什麼樣的狀況?

”車已經準備好了,機票已經訂完了!“趙蓓蓓也站了起來。

”啊?你知道我要回家?“範琳琳驚訝地看著趙蓓蓓。

”不是我,是他!“趙蓓蓓說道。

範琳琳愣了足有十幾秒,才抓起外套,急匆匆往外走。

趙蓓蓓緊跟其後。

”公司的事情,你暫時全權負責。“範琳琳轉頭對趙蓓蓓說道。此時,她對趙蓓蓓出奇的信任,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難道是因為這個女人對王猛的癡心打動了她?

”好!“趙蓓蓓點點頭。

範琳琳急匆匆下樓。

大廈門口,蘭基博尼停在那裡。

範琳琳一愣。

”姐!“範兵兵也在,此時蘭基博尼的後門自動揚起。

範琳琳猶豫了一下,鑽進車裡。

鑽進車裡,範琳琳下意識地看向司機位置。

王猛一臉平靜地啟動汽車,也不問範琳琳去哪,直接開向機場。

”姐,叔叔死了!嗚嗚嗚!“范兵兵抱著姐姐哭了。雖然叔叔不好,但是她可從來沒想讓叔叔死。

”乖,不哭了!“范琳琳抱著妹妹,自己也哭了。

王猛掃了一眼後視鏡,心裡歎氣。

到了機場,王猛領了登機牌後,領著姐妹倆,通過安檢,走進候機廳。

一路上,王猛也沒說話,神情嚴峻,十分警惕的樣子。

範琳琳偷偷看了看王猛幾眼,心裡很複雜。

趙蓓蓓的話,對她觸動很大。

看著此時王猛冷靜的表情和清澈的雙眼,她有種感覺,貌似自己錯怪他了。不過,她還是不敢確定,如果不是王猛殺了他叔叔,誰會殺了他叔叔?

范兵兵見王猛沉默不語,也沒說什麼,沒有像往日一樣粘著王猛,很安靜地跟著。

王猛已經把和她姐吵架的事情告訴範兵兵了。

對於王猛,範兵兵要比范琳琳信任得多,王猛說沒殺她叔叔,那肯定就不是他殺的。至於為什麼這麼信任,她也說不上來,反正,她就是相信王猛!

等了近半個小時,開始登機。

也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他們的座位居然和他們第一次在飛機上見面時一個座位序號,只是不是一個航班而已。

王猛坐下後就閉目養神起來。

范兵兵靠在王猛身上睡著了,在她心裡,只有姐夫的肩膀才值得她依靠。

范琳琳看著範兵兵依賴王猛的小樣,有些嫉妒。

範琳琳也很累,精神、極度疲倦,不久也睡著了。

王猛雖然閉著眼睛,精神可沒放鬆,時刻警惕著。

其實,在國內航班上,安全係數是很高的,無論是飛機本身的故障因素,還是外來因素的危險,很少。不過,王猛依然警惕,怕有人對范氏姐妹下手。

王猛向空姐要來毛毯,輕輕地給範琳琳和范兵兵蓋上。

還好,一路安全,飛機順利抵達京城。

範琳琳醒來,發現自己身上蓋著毛毯,哪還不知道是王猛做的,心情很複雜。

範兵兵似乎沒睡醒,賴在王猛身上不下來。

王猛也不說什麼,抱著範兵兵下飛機。

看著王猛那麼寵愛兵兵,範琳琳的心情就更複雜了。

范琳琳母親的住所是一棟很氣派的三層別墅,面積、環境和設施設備、裝修,要比範琳琳的別墅好上很多倍。

此時,別墅內靜悄悄的。

老范頭雖為范氏集團老闆,但貌似人緣並不怎麼好,再加上他是被殺,更沒人敢來了,都怕被警方懷疑被調查。

範母面無表情地坐在客廳裡,神情憔悴。

媽!

范琳琳和範兵兵撲了過去,抱著範母大哭。

範母也流了淚。

”謝謝你,王猛!“忽然,范母向王猛道謝。

”沒什麼,伯母,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們聊,我去忙了!“王猛衝著範母點點頭後,轉身出去了。

範琳琳疑惑的看著老媽?老媽居然感謝王猛?感謝王猛殺了她叔叔?

范母好像知道範琳琳怎麼想的,拍著大女兒的肩膀,說道:”丫頭,你錯怪王猛了。你叔叔不是王猛殺的,另有其人!“

“不可能!哪有這麼巧的事情?”範琳琳的思想很頑固,是一條道跑到黑類型的,她認准了王猛就是殺她叔叔的兇手。

“你得罪了誰?誰又最想得到範氏集團?你心裡不清楚?王猛是想幫我們,他會殺人?”範母無奈地看著大女兒問道。

她就納悶了,範琳琳為何對王猛這麼不信任,既然不信任,幹嘛還生活在一起?

“肯定是吳氏集團!姐姐拒絕了吳俊升的求婚,姐夫又把吳俊升打傷,吳俊升後來又死了,老吳頭能咽下這口氣?吳俊升追求我姐,肯定也沒安好心,就是奔著美仕集團來的,甚至他們的目的是範氏集團。”范兵兵忽然從母親懷裡鑽出來,很聰明地說道。

範母寵愛地揉揉範兵兵的腦袋,心說,還是我老閨女聰明。

“不可能!他應該針對我和王猛,不可能殺了我叔叔!”範琳琳不信,冤有頭債有主,她覺得吳錦堂沒有理由這麼做。

“吳氏集團前幾天和你叔叔談收購的事情,你叔叔沒同意。”範母說道。

“就憑這個?不可能?我在外面談合作,也不是每次都成功的,要是都用這種方式解決,那我得殺多少人?”範琳琳拿自己比較,根本就不相信,覺得很荒誕。

“孩子,你太善良了!人和人能一樣嗎?商人和商人也不一樣,更何況一個已經斷子絕孫的瘋狗?”範母說道,神情中帶著悲傷和憤恨,雖然小叔子不是好人,但畢竟也是生活在一起十幾年了,即使小貓小狗,也會有些感情。

“你這是在替王猛洗罪責,你怎麼就那麼相信他?貌似我和他接觸的時間比你長吧?”範琳琳看著老媽問道。心說,我是你女兒好不好?你怎麼信他不信我?死的可是我叔叔,你即使恨我叔叔,你也不能包庇殺人兇手啊!

范母沒有說話,平靜地看著範琳琳。

范琳琳被老媽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

“你和王猛不是同一路人。你們在一起,就是個錯誤!就憑你這句話,你們的緣分已經盡了!我的好女婿沒了......”範母忽然落淚了,哽咽著說道,似乎為失去王猛這個好女婿感到異常傷心。

範琳琳愣住了。

她和王猛在一起,本就是孽緣,她們無論是思想和性格確實不在一個軌道上,確實就不是同一路人?可是,緣分真盡了嗎?

此時,範琳琳心裡居然很痛。

作者就為活著說:明天除夕,後天春節,祝大家除夕團圓,闔家歡樂!春節快樂,大吉大利大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