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46章 我要給姐夫生孩子

王猛聽到風神的質問,苦笑著說道:“什麼也瞞不住你......”

王猛要搞死吳錦堂,自然不會讓吳錦堂有逍遙法外的機會,有些時候,借刀殺人,是最簡便的方式。

王猛實話實說,把和吳錦堂的恩怨說了。

“我知道怎麼做了!吳錦堂必死!何陽這輩子也別想走出監獄大門了。你現在怎麼樣?有困難沒有?”風神說道。

“一切都好,老大你就放心吧。我是誰,我是暴王!”王猛牛哄哄地說道。

“擦!跟我就他嘛別裝了!聽說你差點餓死街頭?”風神挪揄道。

“嘎?你連這都知道?”王猛老臉通紅,差點跳起來。

“瞧你那點出息!真給暴風丟臉。”風神罵道。

王猛嘿嘿乾笑,有些無地自容。

兩人又聊了幾句,結束了通話。

王猛這回徹底放心了,吳家徹底完蛋了,範家也就安全了。

王猛偷偷地把這消息告訴了範母。

范母既驚訝又高興,看著王猛的眼神說不出的喜愛。

範母心裡歎氣,傻女兒怎麼就看不到王猛的好呢?

吃晚飯的時候,警方打來電話,說老範頭的案子破了,是吳錦堂雇兇殺人!

範母早就知道,但也故意表現出吃驚的表情。

範兵兵很驚訝,但她是一直相信姐夫清白的。

範琳琳愣住了,心情複雜。

晚餐是在沉默中進行的,範母心情不好,雖然案子破了,也在意料之中,但畢竟小叔子死了。

範琳琳因為冤枉了王猛,心情更是複雜至極,只是低頭吃飯。

範兵兵倒是很活躍,但除了王猛配合她,金絲猴等人都裝作不太熟悉的樣子,自然也不會說什麼。

最後,範兵兵也沒了興趣,安心吃飯。

大家都悶頭吃飯。

吃完晚飯,王猛藉口送金絲猴三人去酒店,一起離開。

吳家完了,範家也就安全了。王猛也把警戒任務解除了。

酒店裡。

“吳氏集團的資金已經全部轉到我們賬上了,不多,十幾個億。是在十九個國家三百多個戶頭周轉一圈後入的帳,可以說是巡遊世界,沒人能查出來。”金絲猴彙報到。

“吳氏集團沒有了資金,必然會負債累累,剩下的那些固定產,我們就不要插手了,免得引起別人的注意。”王猛說道。

金絲猴點點頭。

“不過,老大?估計你會有麻煩?”金絲猴忽然說道。

“我還有什麼麻煩?”王猛蹙眉。

“黑羊將你的資料傳給了美國中情局,之後她就出事了。以我們對中情局的瞭解,他們肯定會懷疑你、調查你,被他們盯上可是很麻煩的。黑羊栽贓陷害,說你是久妖妖的策劃者之一,單這一條,就足以引起對久妖妖事件耿耿於懷的老美政府的重視,中情局必然也會因此對你進行全面傾力調查。目前看,你被中情局盯上已成必然!而且,我們的傭兵團也會被中情局關注,這可是很麻煩的。”金絲猴擔憂地說道。

“通知松鼠他們,注意安全,最近一段時間,儘量不接美國方面的生意,以免被利用,落入圈套。老美的卑鄙手段不少。”王猛蹙著眉頭說道。金絲猴分析得不錯,王猛覺得必須早點採取防範措施,以防不測,他可不想傭兵團的兄弟出事。

“你覺得怎麼樣才能徹底解決麻煩?”金絲猴看向類人猿,詢問道。

類人猿也在聽,此時想了一下說道:“按照這份情報是在老大被黑羊手下刺殺之後才上傳的時間上推斷,按照中情局的工作程式,黑羊的頂頭上司會在認真地分析後,再派人進行調查核實。之後才會上報情報總中心。目前這份情報應該還沒上傳到中情局總部。”

“你的意思是,幹掉黑羊的上司?”王猛問道。

“不錯,而且速度要快!只有這樣,才會一勞永逸!”類人猿說道。

“今晚制定出計畫,明天我和老大去美國!”山貓說道,在她心裡,王猛的安危比他們這些人都重要。

“哎!我可是兩天四十八小時沒合眼了!”類人猿歎氣。

“你很困嗎?”山貓冷颼颼地說道。

“不困!我精神著呢,別說兩天不睡,再來個十天八天的也沒事!”類人猿一哆嗦,立馬就精神了。

在他們這個領導班子裡,所有人都敬重王猛這個老大,但所有人更懼怕山貓。

山貓極其狠辣,鬧著玩也下死手,令類人猿他們噤若寒蟬。

山貓剛加入進來時,被松鼠這貨騙的團團轉,差點被松鼠騙

巧合的是,松鼠和金絲猴吹牛皮,說馬上就能把山貓睡了,結果被山貓聽了個正著。

於是,貓捉老鼠的遊戲瘋狂上演。

那一次,要不是王猛趕巧完成任務歸隊,及時出手制止,松鼠就被山貓大卸八塊了。即使王猛及時相救,松鼠也在醫院整整躺了一年才康復。

此後,在兄弟傭兵團裡,沒人不懼怕狠辣的山貓。

因為山貓是團裡唯一的女性,王猛也寵著她,逐漸的,山貓成了傭兵團裡的二號人物。在傭兵團裡,除了王猛說話好使,再就是山貓了。

此時見類人猿服軟了,山貓便不搭理他了。

山貓挽住王猛的胳膊說道:“老大?走,咱們開房睡覺去!”

王猛一腦袋黑線。

金絲猴等人憋著氣不敢笑。

王猛還真就和山貓開了房,睡在了一起。當然,不會發生什麼。

王猛和山貓兩人都是瞭解對方的。特別是山貓,她知道在王猛心裡,只把她當兄弟,當妹妹,雖然她很喜歡王猛,但她不敢過分,怕連現在的緣分都沒了。

......

第二天上午,範兵兵給王猛打來電話。

“姐夫,我們要回北海了,你跟我們一起回去嗎?”範兵兵語氣裡透著央求,她知道姐姐和姐夫鬧彆扭了。

“兵兵啊!你們現在已經安全了,也不需要我保護了。姐夫這幾天要出國辦些事情,你和你姐先回去,等我辦完了事情,我再回去。”王猛說道。他估計這是範琳琳不好意思提出來,才讓範兵兵打的電話。

範家。

範琳琳看著打電話的範兵兵,豎著耳朵仔細聽,可是沒聽清。

范母看著大女兒的樣子想笑,心說,你要是知道錯了,就親自給王猛打個電話唄。

範兵兵鬱悶地放下電話。

“怎麼樣?”范琳琳一看範兵兵的眼神,心就是一顫。

“姐夫說,他要出國辦事,過幾天再回去!”範兵兵撅著小嘴說道。

“出國?”範琳琳一愣:“他沒說出國幹什麼?”

“沒有!完了!我看姐夫這次是真生氣了!”範兵兵撲進老媽懷裡,小臉黑黑的。小丫頭心裡很難過,因為姐夫和姐姐要是分手,姐夫可能就不會再和範家接觸了,她也就見不到姐夫了。

“你姐夫肯定是有急事要辦。他是男人,心開闊,不會真生氣的,你們倆也別太擔心了!”范母摟著小女兒,看著大女兒,柔聲說道。

“我擔心他?我和他有什麼關係!哼!”範琳琳氣呼呼地站起來,上樓收拾東西去了。

“媽?我姐為什麼就那麼信任我姐夫呢?我為什麼就那麼相信我姐夫呢?”範兵兵忽然仰起臉,問老媽。

“你姐呀!是帶著經商的腦袋生活,她拿誰都當客戶看待,就是生活,也跟商業合作似的。豈不知,經商是經商,生活是生活!”範母無奈地說道,知女莫如母,她看得很透徹。

“媽?我發現我姐根本就不懂我姐夫。但是,我懂姐夫。媽?姐姐要是不要姐夫了,我要姐夫!”範兵兵忽然一臉認真地看著老媽說道。

范母看著小女兒,不知該說什麼。難道告訴小女兒:你姐的東西,你不能碰?

範母心裡歎氣。

”哎!一切隨緣吧!丫頭,你還太小,很多事情你不懂!”范母揉揉範兵兵的腦袋說道。

“我不小了,過年我就十八了,十八就是成人了。成人就可以談戀愛了。我要是和我姐夫好了,我會絕對相信姐夫的,任何時候都絕對會支持他。我還要給姐夫生一大堆孩子!”範兵兵小臉上掛著憧憬,說道。

“孩子哪有論堆的?你這丫頭,竟說胡話!也不知羞!”範母疼愛地親親小女兒的臉蛋,笑道。

咯咯咯.......

範兵兵紅著小臉,而開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