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17.你的賓士呢

既然周睿說了,紀清芸也不好就這樣走,便對開車的男人問:“秦總,能不能讓他搭個便車?”

秦世傑呵呵一笑,說:“既然是你老公,那有什麼不可以的,上來吧。”

周睿也不客氣,直接打開車門上去了。

從後視鏡瞥了眼,秦世傑眼裡閃過一道充滿敵意的目光。但立刻又把眼神變幻回來,一邊啟動車輛,他笑著問:“怎麼,周老弟也來宏業集團談業務啊?”

周睿搖搖頭,說:“隨便走走而已。”

“哦,倒挺有閒情雅致的。”秦世傑又笑了聲,說:“我聽人講,你開了家書店?雖然不怎麼賺錢,不過這個點就到處閒逛,書店不用看著嗎?”

周睿哪裡還聽不出對方暗中的諷刺,便冷聲說:“怎麼了,法律規定這個時間不能關店嗎?”

“周睿,你怎麼和人家說話呢!”紀清芸立刻開口訓斥道,然後又對秦世傑說:“不好意思啊秦總,周睿平時很少和人交際,說話就這樣。不過書店雖然不怎麼賺錢,卻還算自由,我覺得挺好的。”

不管怎麼說,周睿都是她蓋過章的老公,哪怕已經打定主意要分開,紀清芸也不想讓他過於難堪。

周睿聽出紀清芸在幫自己說話,心裡微微一暖。只是想到她其實也是為了自身的面子,又不禁感到失落。

什麼時候,自己才真正能讓她看得起呢?

秦世傑心裡冷笑,一個開破書店的,月利潤連一千塊都沒有,要什麼自由?

紀清芸年輕貌美,又有能力,在公司內外,不知多少人瞅著這朵花流。秦世傑也不例外,雖然早就聽說紀清芸嫁人了,可那又怎麼樣?

一個窩囊廢老公,能跟他這種剛滿三十歲就當上總監的人比嗎?

只要自己多表現點實力,說點甜言蜜語,紀清芸早晚是他的人!

抱著這樣的想法,秦世傑更希望能當著紀清芸的面去貶低周睿,好讓她做出一個更清晰的判斷。

笑著拍拍方向盤,秦世傑說:“自由啊……這詞聽著挺好的,不過這個世界,還是錢說了算。就說我這車吧,剛買的賓士E級,最新款的高配,上路都快六十萬了。你說要是沒錢,還不得站在路邊等車,或者去擠公車啊?可那種車,又不按你的想法去運行,連個人時間都無法支配,又哪來的自由?所以要我說,這男人啊,還是會賺錢靠譜。哦,我不是說周老弟不會賺錢啊,就是討論自由嘛。怎麼樣啊周老弟,你看我這車還成嗎?”

周睿掃了一眼前後,然後點頭道:湊合吧。

秦世傑聽的冷笑:“聽周老弟這意思,好像覺得我這賓士E級不咋滴啊。怎麼的,周老弟平時都開什麼車,比E級更高的S級嗎?”

“怎麼,我開賓士S級不行嗎?”周睿冷聲問。

紀清芸皺起眉頭,再次呵斥出聲:“周睿,說完了沒有!”

秦世傑哈哈大笑出聲,拍著巴掌道:“厲害厲害,看來公司的人都說錯了,紀副總監的老公都開賓士S級了,我這個總監才開E級,真是太丟人了。”

“停車!”紀清芸忽然道。

秦世傑轉頭看她,卻見紀清芸面若寒霜,只好把車停住。

待車子停在路邊,紀清芸直接解開安全帶下了車。秦世傑連忙道:“哎,小芸,我不是針對誰的意思,你別誤會啊!”

“很抱歉秦總,我沒有生氣,只不過覺得心情不太好,想散散步,你先走吧。”紀清芸說著,敲敲車窗,沖周睿道:“還不下來!”

周睿這才從車上下來,不等秦世傑多說什麼,紀清芸已經扭頭朝前面走了。

周睿看出她生氣了,連忙追過去,這時候,秦世傑從車窗喊他:“哎,周老弟,什麼時候把你的賓士S級開過來讓我也長長見識啊。這麼好的車,我還沒見過呢!”

冷冷的看他一眼,周睿沒有理會,朝著紀清芸追去。

坐在車裡的秦世傑看著他的背影,撇撇嘴,不屑的道:“什麼東西,還賓士S呢?十來萬的國產車你都買不起吧,廢物一個,在這裝大尾巴狼!”

很快,他啟動轎車,從紀清芸和周睿身旁疾駛而過。

周睿已經追到紀清芸旁邊,見她仍然冷著臉,便問:“你生氣了?”

不說話還好,一說話,紀清芸直接停下,冷冷的盯著周睿,問:“你的賓士S呢?開出來讓我看看。”

周睿怔然,然後明白過來。

見他不說話,紀清芸冷笑出聲,說:“怎麼,拿去洗車了還是保養了?周睿,我以前一直以為你雖然沒本事,卻不會像別的男人一樣喜歡吹牛來掩蓋自己的無能。但現在,我錯了,你也是一個虛偽到極點的男人!”

眼裡的失望,濃的如同實質。

車裡的對話,讓紀清芸感受到了恥辱。

哪怕知道秦世傑是在嘲諷周睿,可如果周睿不吭聲,她反而會幫忙說話。

但是,明明沒本事,你卻偏要逞能,以為別人都是傻子嗎?

整個公司,誰不知道周睿是個窩囊廢?

丟人,太丟人了!

周睿嘴角發苦,說:“我沒有那個意思……”

“那你是哪個意思?”紀清芸盯著他,滿臉的冷漠:“再者,人家說錯了嗎?這個時間,你不看著書店,跑來這閒逛什麼?連開賓士S你都敢說,是不是下一句要跟我說,宏業集團的總裁請你來談一筆大業務啊!”

周睿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雖然事實確實是這樣,可如果真告訴紀清芸,章鴻鳴請他來幫忙看風水,估計一口唾沫直接就吐過來了吧。

為什麼剛剛發生的事實,卻說不出口呢?

周睿憋屈的很,又沒辦法去解釋,只能習慣性的耷拉下腦袋。

“現在我連失望兩個字,都不想跟你說了,更不想看到你!別跟著我!”紀清芸說罷,轉身就走。

看著她堅決的背影,周睿歎了口氣,心裡鬱悶到極點。

等他回到家的時候,天都黑了。

敲門後,岳父紀澤明過來開了門,周睿這才看到,一家三口正在吃飯。

他們從來沒有等周睿一起吃飯的習慣,也不覺得需要有這種習慣。不過場面話,還是要說說的。

“還沒吃飯吧?正好一起吃。”紀澤明說。

“老紀,磨蹭什麼,菜都涼了!”宋鳳學不耐煩的喊著。

跟在紀澤明後面到了飯桌前,還沒來得及坐下,紀清芸已經把筷子一放,冷冰冰的說:“我吃飽了。”

說罷,她推開飯碗就回了臥室。

“小芸這是怎麼了?工作上又遇到麻煩了?”紀澤明問。

“不然呢,一個女孩剛出校門兩三年,還沒人能幫她。”宋鳳學說著,瞥了周睿一眼,哼了聲道:“真是倒胃口!”

紀澤明可能覺得氣氛有點尷尬,便招呼周睿去廚房盛飯。

“就你天天裝好人!”宋鳳學今天心情也不好,直接推開飯碗也不吃了。

看著起身要進衛生間的岳母,周睿猶豫了下,還是開口喊住她:“媽,有個事我想問您一下。”

“你問我?你是腦子生病了需要治嗎?”宋鳳學沒好氣的說。

周睿低著頭,說:“我聽人講……你的診所之所以沒過批,是因為賣假藥被人投訴……”

“你放屁!”宋鳳學一聽這話,直接就炸了。她快步走過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聽哪個說的!我賣假藥?我還賣老鼠藥呢!誰不知道我的診所乾乾淨淨,從來不賣假冒偽劣的藥品。”

偷偷瞥一眼臥室門,周睿沒敢說這個消息來自於工商局長。如果說的話,估計滿屋子連狗都不信。

他只好說:“今天有個工商局的人來我書店買書,我就隨口問了一聲,他是這樣說的。”

“放他娘的屁!我宋鳳學就是餓死,都不會賣假藥!”宋鳳學罵了一聲,然後又狐疑的看著周睿:“我找工商局的科長都問不出原因,隨隨便便一個工商局的職工跑你那買書就跟你說了?”

“可能那個人口風不怎麼嚴吧,不過我覺得他可能說的對,您要不然……”周睿回答說。

“你覺得?”宋鳳學冷笑著打斷了他的話:“你有什麼資格覺得?你是醫生啊,還是個官啊?就那麼個破書店都看不好,跟我說你覺得?趕緊收拾碗筷,然後哪涼快哪呆著去!本來就煩,還聽你在這胡說八道!”

眼看著岳母怒氣衝衝的回了臥室,把門板摔的砰砰響,周睿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紀澤明看看臥室,最後歎口氣,拍拍周睿的肩膀,道:“其實吧,你就看好你的小書店就行了,我們對你的要求不高,別瞎操心。”

這話的潛意思,就是幹好你自己那份丟人現眼活,家裡的事你沒本事管就別添亂了。

周睿聽的明白,沒有解釋什麼,低著頭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筷。

紀澤明回臥室後,還能聽到裡面宋鳳學的罵聲:“什麼阿貓阿狗都敢跟我胡咧咧,昨天隔壁超市的老闆跟我說,沒過批是因為得罪了工商局長的親戚。今天這個廢物又跑來說我賣假藥,怎麼的,我宋鳳學的診所莫名其妙就出那麼多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