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20.他老婆要死了

轉頭看向蔣國兵,陳金良冷著臉瞥一眼那女人,道:“以後出門多穿點,好歹也是副隊長,家屬穿成這樣就出來,也不怕人笑話!”

說完,陳金良自己打了個車走了。

那女人聽出局長不高興,不禁擔心的問:“怎麼辦?陳局好像挺生氣的。”

“生氣也不是生我的氣,陳局向來嫉惡如仇,肯定看那小子不順眼才發火的。”蔣國兵安慰說。

那女人連忙點頭,想到周睿,她又撇撇嘴:“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多傻帽,天天自作聰明。不過老公你今天真威風,愛死你了!”

蔣國兵嘿嘿一笑,掏出口袋裡的支票晃了晃,說:“也不算吃虧,十萬塊呢。走,帶你買幾身新衣服壓壓驚!”

兩人開開心心的離開飯店,開車朝著商場而去。

此時的周睿,已經和章鴻鳴到了另一家酒店。本來他還想著吃完飯結帳,也算感謝章鴻鳴贈送商鋪了。

結果吃完把帳單拿來一看,一頓飯吃掉一萬多,光章鴻鳴喝的那瓶紅酒就八千八了。摸遍全身口袋,只有一百多塊,連零頭都不夠付的,周睿只好鬱悶的回去了。

結果自然還是章鴻鳴結的賬。周睿只好在口頭上,對其進行感謝。

章鴻鳴哈哈大笑,區區幾套商鋪算不上什麼。只要周睿以後多幫他幾個忙,也就值得了。

周睿沒有推辭,表示只要有能用上自己的地方,一定盡力而為。

兩人也算賓主盡歡,吃完飯後,章鴻鳴打算去醫院看望自己老爹。周睿想到了小菱也在人民醫院,乾脆搭車一塊去了。

到了醫院,王哥看到周睿,又是謝了老半天。同時又有些窘迫的樣子,說:“那個藥的錢……小菱最近治療花費不少,肇事司機家裡好像也沒什麼現錢,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賠,所以……”

“那個藥沒花錢,本來也是別人送我的,你就別放在心上了。”周睿說著,走到病床旁邊,隨手按在小菱的手腕

脈象平穩,彈跳有力,證明她恢復的很好,周睿總算放下心來。

“你還會診脈?”王哥驚訝的問。

“稍微會點。”周睿看看他的臉色,然後道:“你勞累過度,氣血兩虛,得注意休養了。”

“唉,哪有時間休息啊。”王哥歎口氣,道:“你也知道,自從你嫂子過世後,我就是又當爹又當媽。好不容易開家店,想供這丫頭念書,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回頭連房租都不知道怎麼給呢。”

“房租的事你就別操心了,好好守著小菱就行了。”周睿道。

現在商鋪已經過戶給他,別說王哥現在情況那麼困難,就算不困難,周睿也沒打算收他錢。

自己認識的人裡,王哥算是對他態度最好的了。有時候知道書店生意太差,還主動請他喝牛肉湯。加上小菱這丫頭,也確實給了他妹妹一樣的感覺。周睿很喜歡這父女倆,自然能幫就幫。

不多時,章鴻鳴也過來了。

他滿臉喜色,剛才問過醫生,醫生說他父親恢復的比預期好太多了。如果沒意外的話,也許下周就能出院。

醫生雖然沒說為什麼恢復的那麼好,但章鴻鳴已經主動把功勞記在了周睿頭上。

周睿又特意過去給老爺子診了脈,發現脈象比一般的中年人還要好很多。看樣子,救命金丸不僅可以讓人“起死回生”,還能大幅度提高素質。

通過老爺子和小菱的情況,周睿已經對藥丸的效果有了詳細的瞭解。這讓他不由思索著,要不要先拿金光換幾顆帶在身上,萬一身邊人遇到危險,也可以隨時拿出來用。

在醫院呆了一陣子,周睿忽然聽到走廊上傳來了嘈雜聲。

出去看,只見一個有點眼熟的男子,被醫生護士推在擔架車往病房來。

那男人渾身是血,也不知道是他還是別人的,大聲喊著:“救我老婆!先救我老婆!”

周睿仔細一看,不禁臉色微變。他已經認出這男人的身份,正是之前誤會了自己的那位副隊長蔣國兵。

看他一身的血跡,估計是出事了。

站在病房門口的章鴻鳴,隱約也辨認出來,轉頭看了眼周睿,章鴻鳴滿臉佩服的說:“這不是那個副隊長嗎?你說的還真准,果然遇到危險了。”

“我過去看看。”周睿說著,就往那邊走。

章鴻鳴本來沒想過去看熱鬧,不過他隱約在人群中看到了陳金良。猶豫了下,最終還是跟過去了。

擔架車到了病房門口,那男人說什麼也不願意進去,死活都要去手術室等著。醫生很是無奈,勸說道:“你的頭部受到撞擊,有淤血,如果還到處亂走,情緒不穩定的話,也是會有生命危險的。我們已經在盡力搶救你老婆,放心吧!”

周睿已經走到跟前,開口問:“醫生,他老婆傷的重嗎?”

醫生轉頭看他一眼,問:“你是病人的什麼人?”

正說著,蔣國兵看到周睿,立刻睜大眼睛。他一把抓住周睿的胳膊,咬牙切齒的道:“就是你!是你詛咒我老婆出事的!她要是死了,我絕不會放過你!”

醫生和護士連忙過來將他拉開,蔣國兵沖周睿破口大駡,弄的整層病房的人都朝這邊看。

章鴻鳴到了跟前聽到蔣國兵的罵聲,不禁氣結,直接就要把周睿拉走:“這種不識好人心的傢伙,你管他幹什麼!”

“怎麼回事?咦,章總。”這時候,陳金良也和醫生結束了談話,和其他幾人一塊走了過來。看到章鴻鳴和周睿的時候,陳金良微微一怔。

不是因為他們出現在人民醫院,章鴻鳴的父親住在這家醫院,又不是什麼秘密,之前陳金良還來探望過。

他愣神,是因為想到了周睿說過的話。

在海悅樓,周睿說看到蔣國兵老婆額頭有紅光,結果沒幾個小時,他就接到電話,說蔣國兵出了車禍。

作為局裡的一把手,陳金良自然以最快的速度趕到醫院。醫生說,蔣國兵自己倒沒有大礙,但因為存在顱內出血的可能,需要住院觀察。他老婆傷的就很重了,極有可能撐不住。

現在看到周睿,陳金良不由回憶起了之前的事情,下意識想著,這是巧合,還是真被這個年輕人說中了?

“陳局,好巧。”章鴻鳴好歹也是青州的上流人物,幾個小時前的氣憤,現在已經散的差不多了,便抬手打了聲招呼。

這時候,周睿突然瞥見了一個身影,不禁瞳孔微縮。

他想也不想的竄了出去,把章鴻鳴嚇了一跳,連忙喊:“哎,周老弟,你幹嘛去?”

“他老婆要死了!”周睿邊跑邊回答說。

章鴻鳴愣了下,沒等反應過來,一名護士便匆匆趕過來,在醫生耳邊低語幾句。醫生聽過後,看看蔣國兵,又看看陳金良,最後歎口氣,道:“很抱歉,剛才手術室傳來消息,他們已經盡力搶救,但病人還是不幸離世了。”

一聽醫生這樣說,蔣國兵直接就從擔架車上跳起來往手術室的樓層跑去。一堆醫生護士怕他出事,連忙跟在後面追。

陳金良也讓警局的人跟著防止出意外,而他自己的心裡,卻已經翻江倒海,充滿了震驚。

醫生宣佈死亡之前,周睿就突然莫名其妙的跑開,還說“他老婆要死了”這種怪話。

現在想想,指的是蔣國兵老婆?

可是,手術室與這裡隔著三層樓,他怎麼會知道蔣國兵老婆要死了?

又是巧合嗎?

人命關天,哪有這麼多巧合?

章鴻鳴走過來,看著有些愣神的陳金良,輕聲道:“陳局,這世上有些事,是可以信的。有些人,卻是不可以輕視的?這位周老弟絕非一般人,你呀,錯失了一個大好機會。”

聽著章鴻鳴的歎氣聲,陳金良回過神來,他苦笑一聲,道:“說實話,我到現在還是不太信。都是一樣的肉眼,怎麼可能看到不一樣的東西呢。”

“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他看得見,我看不見,可能這就是命吧。”章鴻鳴道。

陳金良回頭看了眼,早已經找不到周睿的身影,便納悶的問:“不過他這麼突然的跑掉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可能是看到了什麼吧。”章鴻鳴猜測說。

說出那樣的話,能看到什麼?陳金良忽然覺得有點不寒而慄。

此時的周睿,已經跑到更上面兩層樓。盯著前方那一身血跡的模糊身影,他一個箭步竄過去,抓住對方的手臂。

那模糊身影被他抓住,轉過身來。看到她的面目,周睿也是驚的額頭冒汗。

這身影正是蔣國兵老婆,當然了,是靈魂出竅的狀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已經死了。

不過周睿卻知道,只要她的靈魂能夠回到裡,就有機會救活!

儘管蔣國兵的態度十分惡劣,但周睿不是個小心眼的人。活生生的人命就在眼前,如何能夠袖手旁觀。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周睿也算駕輕就熟了。

“不要亂跑,我帶你回裡去!”一邊說,一邊拉著那身影往樓下去。

靈魂離開後,神智似乎都很模糊。蔣國兵老婆沒有反抗的意思,任由他拉著往下飄。

幾個看到周睿剛才動作的人面面相覷,然後議論著,這是誰家精神病人跑出來了?大白天的來醫院裝神弄鬼。

拉著蔣國兵老婆的靈魂,周睿一路跑到手術室。

手術室的門大開,醫生正在和陳金良解釋整個手術的詳細情況,而蔣國兵已經進去了,裡面傳來他淒慘的哭喊聲。

章鴻鳴也在,他看到周睿後,立刻抬手招呼:“周老弟,我在這!”

周睿看見他,眼睛一亮,連忙跑過來,道:“章總,快幫我找一套針灸用的針具!越快越好!”

“啊?針灸針具?你要這個幹什麼?”章鴻鳴納悶不已的問。

此時蔣國兵老婆的身影越來越淡,一副隨時要消散的樣子。再拖下去,恐怕就要魂飛魄散了。

周睿來不及詳細解釋,拉著那身影直接沖進手術室,只留下兩個有力的字眼:“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