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24.一家人的攀比

“他能認識什麼人,整天守著個書店,也就認識旁邊做牛肉湯的。”宋鳳學連忙道:“這事還得博義你幫忙,要是有什麼需要,就跟你表姐提。”

坐在一旁,身材偏胖,更像個伙夫的三舅在此時開口道:“鳳學,這事你可別逼博義,一家人,能幫他肯定幫,幫不了,那也沒辦法。剛才博義不是說了嘛,簽約不了,那是小芸他們公司的問題。有問題,那就要先從自身找原因嘛。小芸,你說三舅這話有沒有道理?”

話裡話外,充斥著一股子明顯的優越感。

以前宋鳳學開診所,紀澤明又是大學教授,可以說日子在眾多親戚中算是相對突出的那種。

三舅一家呢,則都是普通的國企職工,勉強稱得上小康之家。

國人本來就喜歡互相攀比,兩個陌生人碰上了還鬥眼呢,何況熟悉的親戚?

三舅兩口子一直覺得,在經濟上落了宋鳳學他們家一頭,尤其紀清芸學習成績好,年紀輕輕就做了公司副總監,更讓他們憋了一口氣。

直到宋博義畢業,應聘到了宏業集團的法律部做律師,這才真正揚眉吐氣。

尤其是現在看著往日盛氣淩人的宋鳳學,在那求自己兒子幫忙,三舅兩口子心裡就說不出的暢快。

以前你們不是總在家族聚會裡充老大,看誰都像在看手下的樣子嗎?怎麼現在反過來求我們了?

紀清芸握緊了手掌,深吸一口氣後,說:“有道理。”

實際上有道理個屁,要是換個場合,換個時間,她已經提包走人了。

本來紀清芸也沒打算找宋博義幫忙,是宋鳳學知道宋博義進了宏業集團做律師,才安排的這場飯局。

紀清芸能留到現在,純粹是不想讓媽媽的一番苦心白費。

可三舅一家子這種“暴發戶”心態,實在讓她有點受不了。

“對嘛!實事求是,有錯就改,才能進步。”三舅樂呵呵的,又看向周睿,說:“關於這個,就不得不說說周睿你了。看看你表弟,雖然以前我們家日子過的一般化,但他很爭氣。在學校裡成績一直都不錯,畢業後又應聘了宏業集團這樣的大公司。有這樣的履歷,以後就是妥妥的大律師!你比他年長,卻還守著一個書店不思進取,這怎麼給小芸幸福生活嘛。這年頭,學歷是很重要的。我聽說不是有成人高考?反正你書店也沒啥生意,平日裡多看看書,萬一考好了,說不定還能去哪個小公司工作,總比守著哪個破書店強。”

三舅媽嗑著瓜子,說:“你這不為難人家周睿嘛,他初中畢業,連高中都沒上過,靠自學怎麼可能考的好。要我看,就踏踏實實的,反正小芸現在還行。雖然公司沒宏業集團大,起碼在青州也算不錯了。”

聽著這倆人跟唱雙簧似的,紀清芸的手掌握的更緊。

她哪裡聽不出,三舅和三舅媽是要把以前被壓制的憋屈,現在全部宣洩出來。

那一副炫耀,得意的神態,讓紀清芸很是上火。

連向來性格寬厚的紀澤明,臉色都不太好看了。紀家雖然過的好,可也沒虧待哪個親戚啊。平時能幫忙就幫忙,跟誰都還挺客氣的。

怎麼這反過頭來找人幫忙的時候,就這個樣子?

可是為了女兒的事業,他只能忍著心裡的不快。

宋鳳學是個直脾氣,如果三舅只拿公司大小說事,聽也就聽了。可聽著對方一口一個周睿,宋鳳學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要是周睿能有點出息,哪裡需要被三舅這樣說三道四?

在宋鳳學看來,自己這一家人,個個都爭氣,唯獨這個女婿,簡直就像一灘爛泥!

她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沖周睿發起火來:“聽見你三舅說的沒有,要學歷沒學歷,要能力沒能力,整天就知道混吃等死,還像個男人嗎!小芸嫁給你,真是白瞎了眼!”

被宋鳳學這突然發火嚇了一跳,三舅連忙換了口氣,道:“哎呀,周睿還年輕嘛,以後日子長著呢,說不定哪天萬一就有出息了呢。”

“他能有出息,那我就能上天了!”宋鳳學氣惱不已的說。

不過被她這麼一通發火,三舅一家子也不好再說下去了。紀澤明連忙喊服務員,問怎麼菜還沒上來。

過了會,服務員來說:“實在不好意思,因為來了一桌比較重要的客人,點了VIP套餐,需要加緊製作,所以廚房那邊慢了點,還請各位稍等。經理說了,等會結帳的時候,給你們打九五折。”

三舅一聽就不樂意了,九五折?打發叫花子呢!

“憑什麼VIP套餐就能先為他們服務,難道我們吃的不是菜嗎!”三舅很是不滿的說。

服務員只得耐心解釋道:“我們滕王閣的VIP制度是這樣的,等級越高,享受的服務越好,越快,還請你們諒解。”

“這不是勢利眼嗎!也太欺負人了!”三舅媽當即站起來,說:“走走走,不在這家吃了,到哪吃不上飯!”

宋鳳學更是氣的,本來聽那一家子炫耀就夠不爽了,現在又搞個什麼VIP。

她惱火的沖服務員嚷嚷起來:“我不管你們什麼VIP不VIP,馬上把你們老闆喊來!這樣做生意,我要投訴!”

宋博義推開椅子走了過去,掏出一張名片在服務員眼前晃了一下,冷聲道:“我是宏業集團的法律部律師,你們這樣對待消費者,是違反餐飲行業管理條例的。立刻把你們老闆喊來道歉,不然馬上讓你們關門信不信。”

那服務員愣了下,宏業集團的律師?

她稍微有些緊張,連忙說:“請您稍等,我這就去和經理說。”

看著服務員快步跑開的背影,宋博義露出得意和驕傲的神情,回頭說:“你們放心,他們敢對我們不公平,馬上就治他們!”

三舅頓覺揚眉吐氣,沖宋鳳學道:“放心,有博義在,他們肯定分分鐘就得來道歉。現在幹飯店的,哪個敢惹律師啊!”

周睿在旁邊看著,忍不住勸道:“其實就是一件小事,沒必要搞的太大,要不然我們還是換一家吃吧。”

“你就是這樣窩囊,才天天被人諷刺!一邊呆著,好好學學人家博義,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宋鳳學沒好氣的說。

周睿還想說什麼,卻被紀清芸拉到一邊,低聲道:“你就別說話了,沒看見媽在生氣嗎。”

周睿當然看的出來,他只是不覺得一點點小事非弄到大吵大鬧,影響吃飯的心情。

既然紀清芸開口了,他也就懶得再說。只是想到剛才的事情,便問:“你公司簽約不順利?”

“嗯,宏業集團那邊好像在和別的公司接觸,部門的總監連面都不讓我們見,很被動。”紀清芸面色憂愁,這次的簽約,關係到她未來的發展,可以說相當重要。辦成了,就等於在履歷表上添加了重重的一筆,辦不成,下半年的業績考核很可能也因此被拉下。

“博義能幫上忙嗎?”周睿又問。

“也許能吧,我也不清楚。”紀清芸搖搖頭。

宋博義只是剛畢業,應聘到宏業集團法律部做實習律師,能不能夠得上其他部門的總監很難說。

要知道,像宏業集團這樣的大公司,部門總監幾乎和紀清芸的公司總裁地位差不多了。

但她在宏業集團沒有別的熟人,只能寄希望于宋博義穿針引線。

周睿猶豫了下,然後忽然鼓起勇氣,說:“實在不行的話,也許我能有辦法。我認識巨集業集團的人,也許他可以幫忙。”

“你認識巨集業集團的人?”紀清芸有些意外,周睿整天在書店呆著,怎麼能認識那邊的人呢?很快她就想到,也許是宏業集團的人去書店買書才認識的。

搖搖頭,紀清芸道:“還是算了吧。”

在她看來,周睿能認識的頂多也就是某個普通員工。再者說,去書店買本書,一面之緣,能算認識嗎?就算真找去,人家也未必願意幫這個忙。

從認識周睿以來,紀清芸從來沒在他身上看到“幫助別人”四個字怎麼寫的,自然不會報以希望。

“可他……”

周睿正要再說話的時候,門口已經走來幾個人。其中一人問:“哪位元是宏業集團的律師?”

宋博義挺起膛,昂然走出去:“我就是!”

周睿轉頭看去,只見門口站著幾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一個個氣度都非常不凡。

宋博義正滿臉傲然的跟人家叫囂:“你們誰是老闆,這種不公平對待消費者的行為,是國家明令禁止的。今天必須給我們道歉,否則的話,馬上就起訴你們!”

站在最前面,身材高大的男子笑了笑,轉過身對另一人說:“劉哥,你手底下這些年輕人都挺有朝氣的啊。”

“年輕人火氣大了點,夏總別介意。”身後那人走出來,來到了宋博義面前,微微皺眉,問:“你是公司的律師?什麼時候入職的?”

當看到這個戴金絲邊眼鏡的男人後,宋博義愣了下,然後突然臉色一白,額頭冒汗。

他一眼就認出,這是公司法律部首席大律師,劉景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