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3.從我的車上滾下去

但看著小菱那茫然的樣子,他於心不忍,只好嘗試性的伸出一根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小菱能夠穿越他人,卻可以抓住他的手。微微發涼,好似被冰塊裹住,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

小菱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呢喃的道:“周睿哥哥,你的手好暖和啊。”

周睿愣了幾秒,然後咽了口唾沫,說:“那什麼,走吧,我帶你回家。”

說罷,他領著小菱往車禍現場走。

此時,肇事轎車已經被抬開,等周睿走到附近的時候,救護車也到了。

醫生和護士抬著擔架快步跑來,交警則把聚集的人群驅散開來。一名醫生跑到小菱旁,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又試探了脈搏什麼的,接著歎出一口氣,微微搖頭。

看到他這動作,旁邊的王哥意識到了什麼,當即哭倒在地:“我的女兒啊!”

兩手泥汙的紀清芸眼中也隱隱含淚,她最見不得這樣的情景,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離開人世,她還那麼的小,明明還有更長久的未來。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等一等!她還沒死!”

接著,紀清芸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過來。在距離小女孩還有一米左右的時候,便被醫生攔下來:“你是誰,要幹什麼!”

周睿沒有功夫搭理他,轉頭沖手邊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快回去啊!你不是要回家嗎?回去就能回家了!快啊!”

除了他,沒有人能夠看到另一個小小的身影。

小菱抬頭看看他,然後看看地上已經沒了,這才點點頭,朝著走去。

與此同時,旁邊幾個先前來幫忙的人都冷笑道:“剛才不幫忙,現在來裝神弄鬼?”

“就是,我剛才還看他在那發呆呢,現在都完事了才跑來貓哭耗子假慈悲!什麼東西!”

“別他媽的臭不要臉了,就煩見你這樣的人,趕緊滾!”

群情激奮,周睿的舉動,顯然讓他們覺得受到了某種侮辱。

周睿沒有辯解,他只緊張的盯著小菱孩的。此刻,那模糊的身影,正在和緩緩重合。而醫生和護士,則把小菱的抬上擔架,朝救護車走去。

周睿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有沒有用,但他希望有用。

這時,耳邊傳來紀清芸的呵斥聲:“周睿,你太讓我失望了!”

轉過頭去,只見紀清芸滿臉憤怒和失望的瞪著他,然後轉身朝著車子而去。

看了一眼已經啟動的救護車,周睿無法得知後續的情況,默默為小女孩祈禱一番,這才朝著紀清芸那邊追去。

身後,一群人沖著他的背影指指點點,滿臉唾棄和不屑。

等周睿上車後,紀清芸冷冷的看他一眼,問:“你還有臉跟來?滾下去!我不想和你這樣的人一起回家!”

“我剛才其實是在……”

“是什麼?別人都在幫忙,你在幹什麼?跑去別的地方轉悠一圈,然後回來裝模作樣的表示關心?”紀清芸眼眶裡淚水在打轉:“當年父母執意要我嫁給你,都以為我們是信了那些老封建的話。可實際上是因為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嗎?可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幾年了,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可你呢?周睿,我真的不想再這樣等下去,也不想再見到你,你現在立刻滾下車!”

周睿聽的心中黯然,他當然知道,紀清芸嫁給自己,她父母可能真的是因為二十多年前的那番鬼話。而她,卻只是看自己可憐。

紀清芸從小就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小時候偶爾會捉弄他一下,實際上對他卻是極好的。遇到外人欺負,也總會保護著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更像周睿的姐姐。

正因為同情,紀清芸才勉強同意嫁給周睿。

然而同情是有期限的,忍耐也是有期限的。這幾年周睿的表現,讓紀清芸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愈發後悔自己當年的衝動。

看清了紀清芸眼裡的堅定,周睿歎口氣,不再去解釋,道:“對不起……”

“我已經聽夠這三個字了!”紀清芸轉過頭去,不去看他。

幾秒鐘後,車門打開,然後關閉。等她轉回頭後,看到周睿抱著那個破舊的手提袋,在夜幕中緩緩的朝著前面走。

他的背影,是那麼的孤獨,又顯得那麼的無助。

有一瞬間,紀清芸心軟了,可是看著幾個剛才幫忙的路人沖周睿吐唾沫,滿臉不屑的叫駡著什麼,她的心又再次堅定起來。

這個男人不是她想要的,也沒人能同情他一輩子。

既然決定了要分開,那就分開吧。

轎車啟動,從周睿身旁駛過,沒有一點停留的意思。

聞著尾氣的刺鼻味道,周睿臉上的苦笑更濃。

別人不理解他,他無所謂,可紀清芸,卻讓他十分的痛苦。

雖然知道這是自己自作自受,但他還是忍不住會傷心,會難過。

明明一切就要好起來,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

想到紀清芸對自己的好,想到哪怕要分開,她依然會為自己著想,周睿深深歎出一口氣。

幾年了,他幾乎沒有見紀清芸在自己面前笑過。如果分開能讓她快樂,那就這樣吧。

此時的救護車上,王哥已經哭的快要昏過去。他趴在女兒的上,大聲喊著她的名字。

醫生和護士都在勸說著,人死不能複生,希望她能夠節哀順變。

“我女兒不會死的,她肯定還有救的,求求你們,救救她,求求你們了,我給你們磕頭!”王哥說著,就在車上沖醫生護士磕起頭來。

醫生護士哪敢受她這麼重的禮,連忙去扶,可王哥依然自顧自的磕著。

沒辦法,醫生只好沖護士使了個眼色,護士心領神會,扶著王哥,道:“您別磕了,陳醫生正在嘗試搶救,您再這樣,會打擾他的,不如先坐下來休息一下。”

陳醫生也很配合的拿出聽診器,裝模作樣的放在小女孩口,想要以此安慰王哥,免得他哭的太厲害出什麼差錯。

然而,當聽診器放在小女孩口時,砰砰的聲音,讓陳醫生聽的一愣。

他滿臉見了鬼的表情,連忙把聽診器拿下來,砰砰聲嘎然而止。

護士已經扶著婦女起身,抬頭看到他這表情,頓時覺得佩服。陳醫生這表情,真到位。

隨後,她便看到陳醫生伸手按住小女孩的脖子,然後又掐起脈搏,接著再次拿起聽診器放在口。

幾秒鐘後,滿臉不敢置信的陳醫生猛地沖護士大喊:“快!快!腎上腺素!她還活著!”

護士更加佩服了,雖然是安慰,可這演技,太逼真了。陳醫生不去演戲,實在有點糟蹋這演技啊。

見護士沒動,陳醫生氣的大吼:“你發什麼呆!腎上腺素!聽不懂嗎?她還活著!!”

護士愣了下,忽然覺得,這好像不是在演戲?

沒敢再多想,她連忙把針和藥都拿來,看著醫生護士忙成一團,王哥愣了幾秒後,忽然跪倒在車上,雙手合十,誠心誠意的祈禱著:“感謝老天爺!我女兒真的還活著,感謝老天爺救了我女兒!”

救護車一路疾駛,載著生命的奇跡朝著醫院狂奔而去。

許久後,周睿回到了家中。

他先是看了眼紀清芸停在門口的轎車,然後看了眼漆黑的臥室,這才上前敲門。

作為家庭的一份子,周睿從來沒有擁有過這個家的鑰匙。

敲了大概七八下,房門才打開,岳父紀澤明站在門口看他,皺眉問:“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有點事,耽誤了。”周睿解釋說。

“你能有什麼事?”紀澤明皺著眉頭,語氣充滿了質疑,卻還是讓開一個空讓他進來,道:“廚房裡還有剩菜剩飯,沒吃的話自己熱一熱。”

“老紀,開個門哪來那麼多廢話,趕緊上來睡覺!”岳母宋鳳學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

紀澤明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話語,臉上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應了一聲後,關上門朝著臥室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周睿本想把手提袋裡的東西拿給他,但紀澤明走的實在太快,不等他回過神來就關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