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32.禮尚往來

宋鳳學本來就夠生氣了,再被她這麼煽風點火,更是怒髮衝冠。

周睿實在沒辦法,只能暫時離開,再想辦法。

站在診所門口,田魯靜勸慰道:“宋姐,別生氣了,多大點事啊。小周他還年輕,不懂事,回家教訓一下就行了,別在這發火,讓人看了笑話。”

“我沒這樣的女婿!”宋鳳學說罷,氣衝衝的轉身回去了。

離開診所後,周睿也是頭疼的很。

宋鳳學現在一點也不相信他,除非真找出什麼證據來,否則根本不可能解決這件事。但田魯靜在病房裡守著,不願意讓他進去,又怎麼找假藥?

想來想去,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明天檢查組到來前,偷偷溜進診所把假藥全部找出來銷毀。

不過這事得小心點,萬一出了差錯可就麻煩了。

正想著,門口的鈴鐺突然響起來。不等抬頭,章鴻鳴的聲音已經傳進來:“周老弟,我給你送禮來了!”

周睿連忙起身迎過去,章鴻鳴穿著一身黑西裝,打著領帶,渾身上下都透漏著上流社會的氣息。

“章總怎麼這麼早來我書店了?”周睿不解的問。

“不是說了嗎,給你送禮來了。”章鴻鳴示意他看外面,周睿探頭看去,只見門口停著一輛全新的賓士轎車。修長的車身,仿佛女子的腰線一般令人著迷。

哪個男人不愛車?何況是周睿這種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見周睿看的出神,章鴻鳴也是高興的很。能在幾天內就找到一輛全新的頂配S級轎車,相當不容易,即便是章鴻鳴,也花費了不少力氣。周睿喜歡,他就覺得這事做的值,那麼辛苦也就不算什麼了。

“之前跟你說過的,賓士S級頂配,不過顏色給你換了個紅寶石黑,陽光下面稍微有點點紅,比較適合年輕人。證件什麼的都給你辦好了,隨時都能上路,不過正式的車牌還得等幾天,到時候讓人給你送來。”章鴻鳴介紹說。

依依不捨的把眼睛從那輛價值超過兩百萬的豪車身上收回來,周睿看向章鴻鳴,道:“這禮物也太貴重了,讓我怎麼好意思收。”

“這話以後就別說了,太見外。再說了,我還有事找你幫忙呢。”章鴻鳴說。

“遷墳的事嗎?什麼時候去?”周睿問。

“遷墳的事還得過兩天,今天來找你,除了送車外,就是請你去我家做客。”章鴻鳴笑著說:“你可不准說不去,我可是在我爸面前立下軍令狀,無論如何,都要把你請到的。”

“老爺子出院了?”周睿驚訝的問。

說起這個,章鴻鳴就的很:“全靠你那藥,不光救了我爸的命,還讓他的恢復的好像十年前一樣。老弟,咱們哥倆的交情,你不賣兩顆給老哥壓壓身嗎?我也不跟你討價還價,一顆一千五百萬,兩顆三千萬,怎麼樣?這個價格應該不低吧?”

周睿聽的發愣,一顆一千五百萬?

自己這小書店,一個月的利潤還不到一千塊。就算一千塊吧,一年也才一萬二。也就是說,得不吃不喝的賺上一千年,才能比得上一顆救命金丸的價格。

一千年啊……紫竹林的小蛇都變成白娘子了。

咽了咽,周睿不太敢相信的問:“一千五百萬,是不是太貴了?”

“哪裡貴了?你知道多少人為了多活兩天,甘願傾家蕩產嗎?你這藥的效果,別說一千五百萬了,就算價格翻上十倍也有人願意買。當然了,行情都是炒上來的,咱哥倆,你總不忍心讓老哥也花上一兩億買顆藥吧?”章鴻鳴說。

周睿苦笑,就算章鴻鳴真捨得花一億買藥,他也不敢接啊。這麼多錢,多燙手。

再說了,救命金丸不是路邊的大白菜,需要用道德金光來換的。

現在道德天書上,只有一團金光,還是昨天救紀清芸後出現的。

僅剩這麼一顆獨苗,周睿可不捨得隨隨便便拿出來換錢。萬一再遇到昨天那種事怎麼辦?錢能解決嗎?

“不是我不想賣,而是現在真的沒有。回頭等有了,我免費送您兩顆,就當是還這幾套商鋪的錢了。”周睿說。

三套商鋪,加起來價格超過四千萬。章鴻鳴願意送,周睿卻不想真的白吃白喝。

他已經這樣二十多年了,現在有了道德天書在手,哪裡還願意繼續下去,自然能還就還。

然而,章鴻鳴卻是臉色一沉:“這說的什麼話,我章鴻鳴送出去的東西,還從沒有拿回來過。你要覺得我這個人不是能交朋友的那一類,以後咱們就公事公辦。但如果你覺得我章鴻鳴為人還行,就別在錢的事情上計較!”

見章鴻鳴似乎真的生氣了,周睿只好暫時作罷。不過就算不能用救命金丸來還錢,他也會在別的方面想辦法償還這個人情。

周睿沒再提前的事,章鴻鳴面色才緩和過來,笑呵呵的說:“這就對了嘛。現在我是錢多,可天有不測風雲,指不定哪天還需要老弟搭手救一把呢。走走走,不說了,先跟我去家裡,我爸可是等你半天了。”

“現在就去嗎?那老爺子喜歡什麼?第一次上門,總不好空著手去吧。”周睿問。

“心意到了就行,禮物什麼的都是次要的。再說了,我爸喜歡的是文玩核桃,這玩意一時半會上哪找去,下次再說。”章鴻鳴拉著他就要走。

周睿聽的眼睛一亮,文玩核桃?如果老爺子喜歡別的,他還真拿不出來,可如果是核桃的話,那就算不上什麼了。

第一次用道德天書的時候,周睿可是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弄了一堆極品文玩核桃出來。

“文玩核桃我這還有些,老爺子喜歡哪個品種的?我給他帶點去。”周睿又問。

“品種?獅子頭吧好像,不過他對品相挺挑的,你……”章鴻鳴猶豫了下,沒把話說完。

以老爺子的眼光,普通的文玩核桃怎麼能入他的眼。而周睿的語氣,卻像是把文玩核桃當成了普通物件,還說“帶點去”。這可不是吃的核桃,能稱個幾斤幾兩的。數量再多,品相不好也白搭。

周睿的底細,章鴻鳴也找人查過。從小父母雙亡,岳母開診所,岳父大學教授,妻子則是青州一家二流公司的副總監。這樣的家庭在青州不說差,卻也算不上太冒尖。

儘管周睿能拿出神奇的救命金丸,還對風水術有一定瞭解,但章鴻鳴並不覺得,他在文玩核桃上能有什麼成就。

隔行如隔山,文玩更是如此,裡面水深著呢!

這種話,章鴻鳴沒辦法說的太直白。

他稍微委婉點,周睿也沒怎麼聽的出來,只道:“我那些核桃應該還行吧,起碼個頭挺大的。”

看著走到書店吧台下扒拉東西的周睿,章鴻鳴苦笑一聲。

還行?

聽你說“那些核桃”,就知道行不行了。

俗話說的好,物以稀為貴,能用“那些”來做計數單位的,又能是多好的東西?

很快,周睿提著一個有些老舊的手提袋走回來,笑呵呵的說:“走吧,這些應該夠老爺子玩的了。”

看著鼓鼓囊囊,尤其還印著餓了吧LOGO的老舊手提袋,章鴻鳴實在哭笑不得,卻又不好直接駁周睿的面子,只好敷衍道:“禮輕情意重,東西好不好都是次要的,只要你人去就夠了。”

周睿沒聽出來他話裡的第二層意思,從章鴻鳴手裡接過車鑰匙後,先把手提袋放進後備箱,然後才坐進駕駛室。

在眾多品牌中,賓士的內飾奢華感絕對是一頂一的。像周睿這樣的“土包子”,看的眼花繚亂,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好在平時家裡人累了,偶爾也會讓他充當司機開車去接回來,所以對於架勢,周睿不算太陌生。

小心翼翼的啟動後,車輛以龜速開始前進。

章鴻鳴失笑:“老弟,你這樣開下去,等到家天都黑了。”

周睿臉一紅,頭一回開這麼高級的車,生怕磕著碰著,自然速度慢的很。

直到漸漸熟悉車況後,速度才提升起來。

儘管如此,到章鴻鳴家的時候,一個小時都過去了。

作為青州頂尖的富豪,章鴻鳴的住宅,自然也是最頂級的。

青州臨江別墅,均價二十萬一平方。一套房子,就是普通人幾輩子都賺不來的錢。

別墅門前已經停了不少車,檔次都相當高,周睿這輛最頂配的S級在其中只能算中檔。

下了車之後,周睿從後備箱拿了手提袋,跟在章鴻鳴後面進了別墅。

大廳裡站了幾十人,正前方的太師椅上,則坐著一位紅光滿面的老者。

周睿一眼就認出來,正是之前吃了自己一顆救命金丸的老爺子。

老爺子面前,站著一個年輕人,正殷勤的說些什麼。周睿走到近前的時候,正見老爺子手裡拿著兩顆文玩核桃,而那個年輕人剛好說到這核桃的來歷:“我從一個香江收藏家手裡好不容易買來的,正兒八經清朝貝勒把玩過的極品三棱獅子頭,可不好找!”

看的出,老爺子對這對核桃很是喜歡,在手裡把玩個不停。那個年輕人看在眼裡,滿臉得意。

章家的家族產業眾多,老爺子章程和自然是許多人巴結討好的物件。

那個年輕人,是章程和的外孫,叫祁皓軒。

今天老爺子出院,凡是來的人都送了禮物,可只有他送的這對核桃最得老爺子喜愛。

這時候,章鴻鳴走到跟前,彎腰道:“爸,周先生來了。”

在老爺子面前,章鴻鳴的稱謂也正經了許多。老爺子一聽,立刻激動的把手裡的核桃放在旁邊茶几上,然後站起來走向周睿。

核桃和茶几碰撞出的聲音,讓剛才還滿臉得意的祁皓軒,臉色立刻微微發沉。

再看到老爺子已經緊緊握住那個陌生男子的手,一副激動不已的樣子,他就更加不爽。

這誰啊,突然跑來搶風頭?

“果然英雄出少年,小友,我這把老骨頭可真是要多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哪裡還有時間再看一眼這個世界。”章程和語氣複雜的說,在生死面前,沒有人不害怕。越有錢,越會恐懼死亡。

見老爺子如此客氣,周睿連忙道:“這是您吉人自有天相,我只不過恰逢其會罷了。”

“好好好。”周睿的得體應答,讓章程和對他的印象更好,直接拉著手往椅子那走,道:“要是不嫌棄,今天就坐在我旁邊。”

屋子裡的人都紛紛訝然的看過來,有人更是忍不住找章鴻鳴詢問,這個年輕人什麼來頭,怎麼老爺子對他那麼熱情?

章鴻鳴呵呵一笑,說:“我爸的病,就是靠他的藥治好的,再不熱情點,豈不是讓人說我們章家不懂禮節?”

眾人更加愕然,老爺子之前病的有多重,他們是知道的,幾乎算是必死無疑了。現在突然病癒出院,本身就讓人驚訝萬分,再得知是眼前這個年輕人治好的,就更加不可思議了。

哪個有名的醫生,不是古稀之年?最少最少,也得四五十歲吧。

可周睿才多大?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何德何能治的了老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