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40.揚眉吐氣

孫雪梅正跟周睿道謝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一個聲音:“您是不是姓周?”

只見楚子秋帶著期待,,好奇等複雜的神情,正盯著周睿。

如果青州有這麼年輕,同時又厲害到極點的中醫,那就只有三叔所說的那位奇人了!

周睿點點頭,道:“我確實姓周。”

楚子秋更加,連忙追問:“那我三叔的驚雷針法,就是您傳授的?”

周睿早已知曉他和楚國鑫的關係,便道:“談不上傳授,只是互相交流而已。”

“原來您就是那位……我,我真是……”楚子秋激動不已,同時又面色羞愧。

這次來青州,除了想早點學會驚雷針法外,更希望能見見那個被三叔誇上天的奇人。

之前楚子秋一直覺得,三叔有些誇大了,就算會失傳的驚雷針法,也不代表醫術真有多高超。這年頭會一兩手別人不會的絕技很正常,可絕大多數人,也僅僅如此罷了。

作為同齡人中的翹楚,楚子秋不相信還有人能比自己更厲害。

但是現在,親眼見證了周睿的醫術後,他已經徹底的心服口服。

三叔沒說錯,周先生確實在醫術上已經達到非常高明的境界,哪怕去了本家老號,也不亞於其他人!

見原先高傲到極點的楚子秋,忽然在周睿面前如同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低下頭,孫雪梅直接就愣了。

她已經知道周睿的醫術很厲害,可是能折服楚子秋這樣的人物,絕非單純的醫術就能做到。畢竟,對方可是回春堂的人啊!

回春堂是什麼?

中醫界的霸主地位!除了寥寥幾家有著祖上秘傳醫術的中醫世家外,他們可以算作天下第一了!

而楚子秋作為下一代領袖人物,地位何其高?

他對周睿低頭,意味著什麼?

孫雪梅忽然轉頭看向章文霍,此時,章文霍也是非常的驚訝。不過他對回春堂的“江湖地位”並不是很瞭解,雖然覺得楚子秋低頭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卻也沒有太在意。

察覺到老婆的目光後,章文霍轉過頭來,見孫雪梅總盯著他,不由忐忑:“雪梅,我又做錯什麼了嗎?”

看著剛才還滿臉高興,轉眼便因為自己注視而不安的男人,孫雪梅忽然覺得有些內疚。

是不是自己平時壓他壓的太狠了點?

想想以前在學校的時候,章文霍雖然老實,卻也算個開朗的大男孩。哪像現在,跟受驚刺蝟似的。

“你沒做錯,是我錯了。”孫雪梅歎口氣,說:“這次還多虧你把周醫生喊來,謝謝你了。”

章文霍愣了下,然後露出高興的神情,連忙擺手說:“沒事,沒事,只要能幫到你們就好。”

這是結婚後,孫雪梅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他說謝謝。

也許代表不了什麼,但章文霍依然忍不住看向周睿,在內心感激著這個剛認識不久的年輕人。

如果不是他,自己這次肯定又要好心辦壞事。

楚子秋已經拉著周睿熱切的聊了起來,既然服了,他自然不會再表現出之前那般高姿態。反而如學生一般請教道:“周先生,他這到底是什麼病?”

“和你診斷的一樣,血暈昏厥。”周睿回答說。

楚子秋不解的問:“如果真是血暈昏厥,我那六針怎麼沒有起效果?”

“因為他的病症是血暈昏厥,但誘因卻是那塊玉佩。”周睿把玉佩從地上撿起來,道:“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半邊的紅色應該不完全是天然的,有一小部分是以特殊手法弄進去的人血,說不定還是死人血。”

“我想起來了!”孫雪梅忽然驚聲道:“當初爸買這塊玉佩的時候,是從一個古董販子那得到的,對方說是某處皇陵陪葬品!”

“那就是了,依我看,這塊玉佩很可能是死者貼身佩戴的。而且死時血染玉佩,一直沒摘下來過。時間長了,才會帶著一定的怨氣。戴的時間長了,自然會被不乾淨的東西纏上。”周睿說。

楚子秋聽的發怔,不乾淨的東西?

他從出了娘胎,就在藥材堆裡長大,至今學醫二十來年,接受的都是現代化科學教育。不過本家老號的長輩們也說過,世上確實有些病,是他們這些做醫生的解決不了的。

以前楚子秋不信,現在,他親眼所見,不得不信。

這也使得他對周睿的本事,有了重新的認識。

周先生原來不僅僅醫術高,連這些奇門左道也有瞭解!果然厲害!

孫雪梅聽的大吃一驚,看著那塊玉佩:“這上面有不乾淨的東西?周醫生,您快把它扔了吧,別回頭……”

“沒關係的。”周睿笑著打斷她的話,道:“這上面不乾淨的東西我已經清理掉了,以後你父親再戴它不會有任何問題。而且這也確實是一塊難得一見的高品質老玉,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說著,周睿把玉佩遞給了孫雪梅。孫雪梅猶豫了幾秒,才敢接過來,並向周睿表示感謝。

周睿搖搖頭,他看了章文霍一眼,然後道:“你要謝的不是我,而是你丈夫。他在章家受了諸多委屈,卻為了孫大爺,不惜放棄自尊求我來這。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個小人物,對其不屑一顧,但在我看來,你丈夫也許能力有限,但在對你,對這個家,卻是一頂一的好男人。有幾個男人能為了幫助家庭,甘願被人戳著脊樑骨,還得賠著笑臉,就為了能給妻子這邊多帶來一些人脈和幫助?你們看不起他的時候,也要靜下心來想想,他付出了多少東西,又為什麼願意付出!”

這番話,是周睿的心裡話,與其說幫章文霍講的,倒不如說是發洩自己前十幾年受過的委屈。

孫雪梅和章文霍都聽的神情複雜,前者是因為有所觸動,後者則是純粹的感激。

夫妻倆看向周睿的眼神,也多了絲崇敬。

包括楚子秋,也是佩服不已。周先生如此大的本事,卻還能站在小人物的角度考慮事情,果然心境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層!

此間事了,周睿也沒有多呆,藉口有別的事情要辦,便提前走了。

楚子秋則留下來,幫他等孫長雲徹底清醒再確診一次。

孫雪梅本打算問他診金多少,周睿只擺擺手,笑道:“只要你們夫妻倆能夠和睦,就算給我的診金了。”

孫雪梅夫妻聽的感動不已,如此大情大義的神醫,上哪找?

他們自然不會明白,周睿對他們的期望,何嘗不是對自身的祝福。

如果錢財能夠解決與紀清芸之間的矛盾,周睿願意一輩子身無分文!

十分鐘後,孫長雲的意識完全恢復。

他並不是很清楚剛才發生了什麼,等孫雪梅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孫長雲聽的驚詫不已。

竟然是那個被自己罵到狗血淋頭的年輕人出手,救了他一命?

如果只是孫雪梅自己說,也許孫長雲還會懷疑女兒被人騙了。但是,連楚子秋都出言作證,話語中更充斥著對周睿的崇拜之情,孫長雲就不得不信了。

“爸,周醫生真的很厲害,而且還沒收診金,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他了。”孫雪梅說。

孫長雲沉默一會,然後歎出一口氣,道:“沒想到我剛正不阿一生,卻是罵錯了救命恩人,這臉可是丟盡了。”

楚子秋已經幫他把脈完畢,聽到這話便笑著說:“孫大爺不用覺得丟臉,我不也一樣懷疑過周先生?不過周先生為人大度,想來也不會把這事記在心上的。您的血暈昏厥已經無礙,至於寒疾,還是要按照之前說的繼續治療才行。”

“多謝楚醫生了。”孫長雲點頭道。

“你要謝的是周先生,我其實也沒幫什麼忙。”楚子秋說。

孫長雲嗯了聲,轉頭看向章文霍。盯著這個曾讓自己很是失望的女婿,孫長雲道:“文霍,這次真是要謝謝你了。不過周醫生那邊,我們也不能就這樣走。既然你請來的,就去問問周先生家住哪,回頭我要親自上門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老丈人的感謝,讓章文霍激動的臉色發紅,這算是他多少年裡最揚眉吐氣的一次了。

連忙點頭,章文霍道:“鴻鳴和周醫生很熟,我等下就去問!”

此時的周睿,已經離開酒店,朝著家的方向行去。

路途中,周睿還在想著剛才的事情。

救了孫長雲固然可喜,卻讓他覺得十分惋惜。因為又用一團金光才解了玉佩上的古怪,等於白乾。

道德金光有近乎心想事成的效果,周睿還想著換幾顆救命金丸隨時帶在身上備用。眼下金光仍然只有最後一團,哪裡捨得換。

也許,得想個辦法讓金光數量增加一些?

就目前來看,無論救人還是傳授能夠救人的針法,都可以增加金光,這也是周睿思考的兩種可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