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43.毀滅證據

輕手輕腳的走到藥房門口,田魯靜開鎖進去,然後輕車熟路的走到一排貨架前開始翻找。

結果找了會,她卻愕然的發現,自己想找的東西不見了。

這時候,一陣風順著破碎的窗戶口吹進來。

田魯靜轉頭看到那些玻璃碎片,不由一愣。

她詫異的走過去,然後順著窗戶往外看,剛好看到一個身影從牆頭處翻了進來。

是周睿?

田魯靜很快就認出來了,她愕然不已,大半夜的,周睿跑來幹什麼?

隨後,她便看到周睿提了一些東西又翻牆離開。從那些東西的形狀來看,是藥?

這傢伙在偷東西?

田魯靜臉色微變,連忙回到貨架前繼續翻找其它藥物,結果讓她慌亂的是,凡是自己想找的藥,全部不見了。

這可讓田魯靜慌了神,因為她很清楚,那些藥中最少有一半都是自己從小作坊裡進的假藥。吃不死人,但效果也不怎麼樣。

這些年來,靠著偷偷摸摸在診所裡賣假藥,她賺了起碼幾十萬。

本來白天周睿來的時候,田魯靜還沒當回事。但到了晚上,一個衛生局的熟人告訴她,上面突然來了檢查組,已經到青州了。

她忽然想起周睿的提醒,說明天會有人來檢查,這才慌慌張張的跑來,想先臨時把假藥撤下去,免得出什麼紕漏。

卻沒想到,藥沒找到,反而看到了一個本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所有的假藥全都沒了,是巧合,還是因為周睿知道她動了手腳?

田魯靜心裡慌的不行,想了一會,她突然咬牙:“讓你多管閒事,活該整死你!”

接著,她掏出手機給宋鳳學打過去。

宋鳳學睡的迷迷糊糊,接起電話便聽到裡面傳來田魯靜著急的聲音:“老宋,不好了,你女婿來診所偷了好多藥,你快來啊!”

宋鳳學瞬間睡意全無,她直接坐起來:“你說什麼?周睿去診所偷藥?”

“對啊,我就在這裡盯著他呢。我已經報警了,你抓緊來吧!”說罷,田魯靜就掛了電話。

宋鳳學愣了幾秒,然後立刻翻身下床。

紀澤明被她的聲音驚醒,按亮了檯燈,疑惑的問:“你不睡覺幹嘛呢?”

“周睿那個兔崽子跑我診所裡偷藥,被老田抓到了!我現在就過去看看!”宋鳳學罵道。

“周睿偷藥?不可能吧?”紀澤明有點愣神,在他的印象裡,周睿雖然沒什麼本事,但品性還是很好的。不偷不搶,老實善良。否則的話,他可能比宋鳳學還希望女兒和周睿離婚。

“怎麼不可能?老田就在診所,都抓他個人贓並獲了,你還想護著他!就你平時覺得他老實,現在可好,日防夜防,家賊難防!”宋鳳學罵個不停。

紀澤明也起身穿了衣服,道:“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周睿不像會偷東西的人啊。再說了,他想偷,幹嘛跑你診所裡偷?”

“膽子小,所以不敢偷別人的唄。行了,懶得跟你廢話,你在家呆著吧!”

話是這樣說,但宋鳳學還算有點理智,先去敲了紀清芸的門,一問周睿不在,二話不說轉身就出了門。

到現在還沒睡著的紀清芸納悶不解,出了臥室,剛好看到紀澤明也出來了,便問:“爸,媽她怎麼了?大半夜的跑來問周睿在不在。”

“你媽說,她診所的老田抓到了正在偷藥的周睿,所以去看看。”紀澤明回答說。

“周睿偷藥?不可能吧?”紀清芸也是一臉不信的樣子。

“我也這樣覺得啊,可你媽說的信誓旦旦,還說人贓並獲什麼的。”紀澤明說。

紀清芸皺起眉頭,她不相信周睿會沒事跑去偷藥,再說就算偷到了,他賣給誰啊?一個開書店的,難道還能賣給來買書的顧客?

“我去看看!”紀清芸說著,就回臥室穿了衣服。

紀澤明本也打算去,被她勸住。這麼晚了,天氣又冷,萬一凍著了怎麼辦。

此時的診所裡,田魯靜偷偷摸摸拿了幾瓶高濃度的酒精,趁著周睿還沒回來,快步跑到剩下的藥品前,把酒精全部倒了上去。

然後,她躲在旁邊,等周睿又翻牆回來。剛到藥品旁邊,田魯靜就舉著手機大叫一聲:“周睿,你竟然真敢來偷東西!”

說話時,她已經把準備好的火柴點燃,扔到藥品上,同時關掉了手機攝像頭。

一堆藥品迅速被點燃,周睿驚詫的看著田魯靜,她怎麼在這?

田魯靜冷笑著看他,道:“我說你白天來幹嘛呢,原來是要偷藥!”

周睿也沒想到這麼晚了還有人來診所,連忙解釋道:“我不是來偷藥的,只是想把……”

“我不想聽你解釋,等員警和老宋來了,你跟他們說吧!你也別想跑,我剛才已經把你偷藥的過程拍了照片,還錄了視頻,全部傳給老宋了。你就算跑了,也抵賴不了!”田魯靜得意洋洋的說。

周睿眉頭皺的更緊,如果田魯靜剛剛來到,說不定他真會逃跑。可是既然被拍了照片和視頻,跑已經沒意義了,只能等宋鳳學來了好好跟她解釋一下。

而且,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便狐疑的看著田魯靜,問:“你為什麼會在這?為什麼要燒藥?”

“不是說了嗎,就因為你白天鬼鬼祟祟的,所以我才特意來這守著。沒想到,真讓我抓住了!”田魯靜一臉鎮定的道。

周睿愈發覺得不對勁,他忽然想到,田魯靜是負責看守藥房的。倘若賣假藥的人不是宋鳳學,那又會是誰?

田魯靜出現在這裡的時機,以及她的行為,都很令人費解。就算真因為白天的事情想來蹲守,燒藥的意義何在?

抓賊不應該人贓並獲更重要嗎?燒了藥,和毀掉證據有什麼區別?

對了,毀掉證據!

周睿忽然明白過來,如果真是田魯靜在賣假藥,那麼她抓住自己,肯定會害怕藥物摻假被人發現。所以,燒了藥,就死無對證了。

這時候,田魯靜又問:“你剛才拿走的藥呢?全部交出來,說不定我還能替你在老宋和員警面前求情。”

周睿已經理清了一切,哪裡會信她的話。已經放進車裡的藥,就是最重要的物證!

他冷笑一聲,道:“你以為我是傻子嗎?你賣假藥坑診所,還想誣陷我?等員警來了,我就把藥交給他們!”

慌亂的神情在田魯靜臉上一閃而逝,她立刻就恢復了鎮定,道:“你以為會有人相信你?明明就是你想把診所的藥換成假的,被我發現,就想毀掉證據!”

周睿怒極反笑,這個女人還真會倒打一耙。可話說回來,自己現在手頭上除了那些藥之外,別的證據都沒有。宋鳳學會相信誰,周睿用腳指頭想都能想明白。

他心裡發沉,不斷思索著該怎麼辦。

正想著,警車鳴笛聲傳入耳中。員警剛進來,宋鳳學也來了。

兩方人進入大廳,正見周睿和田魯靜在對峙,面前還有尚未熄滅的火堆。

宋鳳學氣的肺都要炸了,直接沖過去對著周睿就是一巴掌:“你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竟然真的來偷藥!我養了你十幾年,你就這樣回報我的嗎!”

周睿後退一步,躲過這一巴掌,同時努力想解釋清楚:“媽,我沒偷東西,是她……”

田魯靜連忙沖宋鳳學喊:“老宋,他不光是來偷藥的,還想把一部分藥換成假的,結果被我發現,就把那些藥全燒了。你看,地上的藥就是他帶來的!”

宋鳳學低頭掃了眼火堆,更是憤怒,又要衝上去打。

正如周睿想的那樣,宋鳳學只會選擇相信田魯靜,周睿的解釋,對她來說就像空氣一樣。

此刻的宋鳳學氣的要發瘋,養了周睿十幾年,又在無數人的指指點點中把女兒嫁給他,結果就換來這樣的回報?

就算是養條狗,也不能這樣做吧!

員警來將她拉開,道:“不管怎麼樣,不要動手。”

“窩囊廢,沒出息也就算了,竟然還幹這麼下三濫的事情!我一定要讓你坐牢!真是白瞎了眼,才會養你,早知道有今天,當初就應該讓你和你爸媽一起死在車禍裡!”宋鳳學氣憤不已的叫駡著。

周睿聽的臉色發沉,拳頭不由握起來。

員警走到他面前,問:“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周睿抬頭看他,然後又把頭低下去,道:“沒有要解釋的。”

既然解釋沒人信,又何必解釋。

“那伸手吧,等什麼呢。”員警冷冷的道,雖然對周睿不瞭解,可是從宋鳳學的話裡,也能聽出一些東西。

另一個員警看著周睿被銬上,發出不屑的嗤笑聲:“看你這小夥子人模人樣的,人家養你十幾年,不報恩也就算了,怎麼還想害人啊。”

“他就不是個人,是畜生!”宋鳳學繼續罵道。

田魯靜在一旁勸說道:“老宋,別罵了,員警還在這呢。你放心,我們有充足的證據,他一定會受到該有的懲罰!”

員警把周睿押出診所的時候,紀清芸也剛好來到。

她下了車便看到已經被銬上的周睿,心裡一驚,連忙跑過來攔住,問:“怎麼回事?”